第四十六章 沈白

  楚休在楚家的那一战堪称凶险,他一个凝血境的武者乃是所有人当中实力最弱的,若不是那帮内罡境的武者和先天武者自己拼了一个你死我活,最后的得利者也绝对不会是他楚休。

  不过这一战虽然凶险,但这些收获加起来却也足够多了,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惊喜。

  那些外物也就罢了,最主要的便是那琉璃金丝蛊了,让楚休那原本只能说是中等的天赋得到了一个质的提升。

  当然琉璃金丝蛊也不是万能的,作为共生体,宿主能够供给琉璃金丝蛊多少的气血,琉璃金丝蛊才会反馈宿主多少的力量。

  如果跟琉璃金丝蛊共生的是那种不思进取之辈,那效果也是不大。

  将那两部功法和从楚家搜刮来的财物都放入空间秘匣当中,楚休便先决定闭关一段时间。

  一个是为了养伤和冲击先天境,还有一个则是为了避风头。

  楚休敢肯定,现在的通州府都已经炸了。

  楚家被灭门,沈家家主也死在了楚家,偌大的通州府,拿得上台面的势力一夜间全灭,事情不闹大才怪。

  而随着事情闹大,沈墨那位已经拜入沧澜剑宗的哥哥沈白一定会回来的,不管这件事情查没查到自己头上,楚休都不准备继续留在魏郡了。

  沧澜剑宗位列魏郡第一大派,在魏郡的影响力绝对是十分惊人的,哪怕就算是放到整个江湖上,沧澜剑宗也算是顶尖的大宗门。

  江湖上宗门世家等武道势力无数,但真正排得上名号的也就只有那么一小堆。

  江湖上最大的情报风媒组织名曰风满楼,意为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意,江湖上大大小小的风声和情报都瞒不过风满楼。

  眼下风满楼便给江湖上那些真正位列顶尖的宗门做了一首歌诀,道尽了江湖上那些强大的武道势力:

  东西两重天,南北二佛宗。

  道门化三清,四灵合神通。

  五剑分天地。六帮聚人和。

  七宗演天下。八派动乾坤。

  九家传千载,江湖万古流。

  这歌诀当中,七宗八派加起来人数最多,虽然不算是站在巅峰,但在江湖上的影响力却是最大的,沧澜剑宗便是七宗之一,堪称是魏郡的土皇帝。

  以楚休现在的实力,他没傻到非要跟沧澜剑宗过不去,反正他现在孑然一身,不在魏郡呆着,大不了换一个地方,而且就在不久,北燕那里便会有一桩大机缘现身,楚休也准备去凑个热闹。

  至于现在嘛,楚休则是准备先闭关,积累实力。

  没有实力,哪怕就算是机缘摆在眼前,楚休都不敢去拿。

  就在楚休闭关的时候,整个通州府的确是炸了。

  当天夜里其实便已经有人听到了楚家的动静。

  只不过楚家的大宅单独占据一条街,其他人就算是听到了些许的动静,也不敢轻易过来查看。

  毕竟谁都知道楚家的二公子杀了沈家管家沈容一事,万一今天晚上的动静跟沈家有关呢?所以他们便没有去多管闲事。

  直到第二天早上,沈家的人疑惑沈墨一夜未归,他们这才去楚家询问情况,结果敲门无人答应,并且还隐隐从宅院当中飘散出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来。

  沈家的众人暗道了一声不好,连忙推开门,看到的就是满地尸体的场面!

  通州府楚家,一夜之间被灭门,其中死的还有沈家的家主沈墨,这在通州府这种地方,已经是天大的事情了。

  沈家的人在惊骇之后,连忙派人去沧澜剑宗通知沈白,这么大的事情,也只能让沈白亲自来处理了。

  七日之后,沈家的族人在城门口等候着,过了一会,远处有马蹄声传来,五骑快马赶来,其中一人身穿白衣,身后背着一柄幽蓝色剑鞘的长剑,相貌几乎跟沈墨一模一样,不过跟沈墨相比,沈白的脸上有着一股浓烈的冷漠之感,让人望之生畏。

  其中一名沈家的长老战战兢兢的走到沈白旁边道:“大公子,您总算是回来了。”

  沈白走下马,脸上的表情依旧冷漠,好像还不知道沈墨已经死了一般。

  他看着那名沈家的长老,直到把对方看的浑身发抖,沈白这才冷冷道:“我弟弟死了,你们为什么还活着?”

  一听这话,那名沈家的长老竟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地,颤抖着道:“大公子,真不管我们的事情啊!家主要去楚家是他自己的决定,我们怎么敢去拦着家主?”

  当初沈墨继承家主,辣手斩杀数名沈家长老,按理来说沈家这些长老怕的应该是沈墨才对,但实际上他们最怕的却是沈白。

  因为当初沈白曾经跟沈墨说过,沈家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既然他们不服管教,那就全都杀了,反正他可以带着沈墨加入沧澜剑宗。

  沈墨的心中起码还有着沈家,但是在他们这位沈家大公子的眼中,沈家真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了。

  听话就留着,不听话,那便都杀了!

  看着这名已经被吓到涕泪横流的沈家长老,沈白淡淡道:“带我去见尸体。”

  听到这句话,那名长老这才仿佛是如蒙大赦一般,立刻带着沈白等人去义庄看尸体。

  七天过去了,尸体自然不能留在沈家内,要不然早就发臭了,所以沈家的人将尸体全都处理了一下,安放在义庄之内。

  到了义庄之后,沈白揭开白布,看着尸首分离的沈墨,沈白脸上依旧是那副冰冷的表情,不过此时众人却能明显感觉到,沈白身上的冷意又浓烈了几分,在场的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半晌之后,沈白这才对着他身后一名五十多岁,穿着好像个普通江湖武者的中年人拱拱手道:“陈捕头,麻烦你了。”

  那陈捕头点点头道:“沈公子客气,应当的。”

  说着,那陈捕头便净了净手,开始挨个查看那些尸体,并且仔细的询问沈家人一些情况,比如楚家的人员实力,他们有没有得罪人之类的事情。

  沈白带来的五人当中,有三名都是沈家的族人,他们是去沧澜剑宗给沈白报信去了,只有这位陈捕头他们不认识。

  一名沈家的长老拉过来一名报信的族人,小声问道:“这位陈捕头是何方神圣?”

  那报信的族人小声道:“这位陈捕头的来头不小,乃是关中刑堂老资格的江湖捕头,巅峰时期可是御气五重当中内罡境的高手。

  只不过因为旧伤复发,不能再在关中刑堂内呆下去了,所以这才回到魏郡准备养老的。

  大公子知道家主死的消息,特意将这位陈捕头请来帮忙的。”

  沈家那名长老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是关中刑堂出身的江湖捕头,怪不得大公子如此客气。

  即使沈家在魏郡这种小地方,也是听说过关中刑堂的大名的。

  关中之地位于三国中央,属于三不管地带,秩序混乱。

  在三国暂时休战后,关中武林合力组建关中刑堂,维护关中秩序,不属于任何一个宗门,也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保持绝对的公正。

  关中刑堂不管不普通人,只负责维护关中秩序,处理江湖仇杀,追剿一些江洋大盗、凶贼恶徒等事务,所以也被称之为是江湖捕头,处理这种事情经验丰富。

  半晌之后,那陈捕头站起来,指着那三名龙骑禁军的尸体道:“楚家全家被屠,出手的是这三人。

  这三人当中两人用枪,一人使刀,看其手上老茧以及身上的伤痕和练功的痕迹,我敢肯定对方乃是军阵出身的武者。

  只不过他们身上没有腰牌,所以我看不出来他们究竟是哪一国出身。

  按照伤痕和贵府下人在发现尸体时的场景来分析,主要交战的交战的乃是五人。”

  陈捕头指着楚宗光的尸体和那脸上带着鞭痕的武者尸体道:“这位楚家家主出手够狠辣,直接以五毒教的化血神丹偷袭对方,导致对方血毒入体,双目失明时将其斩杀。

  还有一人应该被令弟用留有强者剑意的兵器催发剑芒后斩杀。”

  陈捕头看着最后一名龙骑禁军的尸体和楚宗光的尸体,面色略有些古怪道:“至于这最后一个人嘛,则是在跟这楚家家主交手时,被令弟偷袭,将两个人一起斩杀,贯通伤都在一个位置上,也是被剑芒所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