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兄弟阋墙

  ps:感谢书友我真的没钱贫道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傍晚时分,二夫人将楚家在外的一些管事都叫回了楚家内,明着说是要宴请他们,顺便拉拢,暗地里却是不想让他们知道李家对楚休动手的消息,免得他们报信。

  楚家这几位公子经常会对手下这些管事进行拉拢,别说是宴请了,就算是直接塞银子,许诺权力什么的都经常做,这些管事也没有在意,只是有少数人奇怪这次二夫人的手笔好像大了些,竟然找来了这么多人。

  等楚生陪着楚家这些管事喝了一圈之后,他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回到自己的院落内,二夫人也是一样没睡。

  “娘,李家这次当真能够解决掉楚休?”

  计划都已经安排好了,不过事到临头,楚生却忽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二夫人此时倒是自信的很,道:“别小看李家,李家昔日的威势可是要比我楚家都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李家现在衰弱了,但也不是一个楚休能挡得下的。

  看着吧,楚休这一次不说是必死无疑也差不多了。”

  楚生点了点头,揉着发胀的脑袋准备睡觉去,如果明早一醒来,他便能听到楚休的死讯,这才算是好消息。

  而此时李家内,李承和李云都已经准备妥当了,那些真正李家忠心仆人和一些武功不错的旁系族人都已经带着兵刃整齐的站在院落当中,准备好了一切,只等李承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出手的。

  通州府虽然有官府,但因为魏郡的特殊性,都只是北燕朝廷派来的文官,处理一些普通人的事情,像是通州府内的这些大族,官府是管不着的,甚至通州府内的一些武林中人的秩序都是沈家在维护,比如巡街之类的事情。

  沈容已经打过招呼了,凌晨时分街上很干净,不会有人来打扰李家出手的。

  就在李承和李云准备动手时,李泽来到二人身前道:“大哥、二哥,我毕竟也是李家的人,这次行动也带上我吧。”

  李云瞥了他一眼道:“就你现在点实力去了能干什么?别跟着添乱,回去睡觉去!”

  李泽低头道:“我也只是想要为三哥和忠叔报仇尽一份力而已。”

  李云还想要训斥,那边的李承想了想道:“行,你要来便也跟着来吧,你呆在家族内,我还要分一部分人来保护你。

  不过记住了,等下动手的时候不要离我太远,这次我们可是杀人去了,不是去游玩的。”

  李泽连忙道:“多谢大哥!”

  李云撇撇嘴没吭声,不过李承说的也在理,他留在李家内,总要留一些人在这里保护他,那还不如一起出手呢。

  只不过此时无论是李承还是李云,他们都没注意到李泽眼中那抹阴狠之色。

  时辰到了之后,李承一挥手,大约三百多名李家真正的精锐跟着李承离开李家,疾行在寂静的长街之上,平添了几分肃杀的感觉。

  而与此同时,楚休所在的院落内,马阔手下的正在摆弄着一些弓箭和弩箭,等着李家的人前来。

  酒楼里的人已经事先都被楚休给打发走了,这一次死的人估计不会少的,那些寻常人在这里只能碍事。

  马阔有些无聊的拉开一张强弓,随后便扔到一旁道:“轻飘飘的,比我祁连铁骑的弓差远了。”

  楚休倒了一杯黄酒,慢慢品着道:“知足吧,弓弩这种东西只有朝廷才会经常用,江湖上很少有人动用。

  这些弓弩还都是我从楚家的兵器铺里面翻出来的,已经打造出来很长时间了,但却没卖出去多少。

  对了,以前你们北地三十六巨寇都很擅长弓弩?”

  马阔摇摇头道:“当然不是,北地三十六巨寇联合之前都是各自为战,各有擅长的地方。

  庞虎大当家以前乃是北燕军方出身,在祁连山建立山寨之后也教了我们不少骑术和弓箭的用法,所以外界也称呼我们为祁连铁骑。”

  楚休了然的点了点头,大江湖的世界背景那么大,他能记住一些剧情,但却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人和事。

  况且眼下他所在的已经不是游戏了,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在游戏里概括一个人只用一句话就足够了,但在真实的世界当中,人才是最为复杂的。

  就比如北地三十六巨寇中这位‘赤面天王’庞虎,没想到他竟然还是北燕军方出身。

  这时楚休的耳朵忽然一动,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精芒道:“人来了,准备动手吧!”

  院落外,李承带着众人直接将楚休的院落围住,他叫来两个人道:“你们进入试探一下。”

  李云直接拔剑出鞘,冷声道:“还试探什么,直接冲进去杀了那楚休就好了,对方只有几十个人,还能翻了天不成?”

  就在李承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院落的大门却是忽然被推开,楚休跟马阔施施然的走出来,淡淡道:“李二公子说的在理,杀人就杀人,干脆利落点,还用试探什么?”

  看到楚休,李承和李云顿时双目通红,露出了一抹杀机来。

  楚休杀了他们三弟,但这还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第一次见到楚休本人。

  李承还在心中惊疑,看楚休这幅模样,他好像早就知道了自己等人要来,否则大半夜的,他为何会穿的如此整齐,看到他们还如此的淡定?

  李云没像李承想的那么多,他只是赤红着双目对楚休厉喝道:“楚休!我三弟只不过是动了你一批矿石,你为何要下手如此狠辣,竟然连他和忠叔都杀了!”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之意道:“李二公子,你是第一天出来混江湖吗?这么天真!

  西极的荒凉之地,那里的人为了一个馒头都能拼死残杀,更别说李昭直接动了我一批价值数万两的矿石了。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原因,若是按照我的本来计划,杀了李昭和你们李家那个老管家,我楚家便能够顺势灭掉你李家了,可惜啊,最后我的计划却被自己父亲给挡下了。”

  李云和李承顿时浑身一冷,直到此时他们才反应过来这楚休一连串的计划竟然是如此的恶毒,他的目的压根就不是那一批矿石,而是他们整个李家!

  若不是最后楚宗光不同意,把这件事情给压了下来,那他们李家现在说不定都已经被灭了!

  李云冷笑了一声道:“是很可惜,只不过我李家还在,但你楚休却要死了!

  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何我们李家这么大的动静,结果你楚家却是连一个人都没有发现?

  放心吧,今天晚上这条街上都不会有楚家的人出现了,顶多明天早上他们会为你收尸的!

  家族内斗,兄弟阋墙。今天你楚休死的也会一样可笑,你虽然是死在我李家的手中,但其中也少不了你楚家的功劳!”

  这时楚休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来:“家族内斗?兄弟阋墙?我死不死不知道,不过你们李家,却肯定是要先死一个了。”

  李云还没反应过来,李承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身后一股危机感传来,他手中的长剑出鞘,剑势仿佛细雨一般的刺出,只听铿锵两声,几个铁锥被他斩落,但其中却是有一个铁锥直接刺入他的腹部,让李承顿时捂着肚子,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身后拿着机括暗器,一脸狰狞扭曲之色的李泽。

  李承嘶哑着嗓子厉喝道:“为什么!你竟然跟楚休联手!?你虽然是庶出,但你也一样是我李家的嫡系!”

  李泽一脸的狰狞之色:“我也算是李家的嫡系?你们三兄弟什么时候把我当作是李家的人了?

  从小到大,什么好东西都是你们三个的,在李家我就好像是个透明人一般,没有丝毫的权力。

  外界都只知道李家有三虎,还有几个人记得,李家其实有四子!”

  抬手晃了晃自己手中那机括暗器,李泽冷笑道:“还记得这个吗?唐门暗器夺魂锥,当初我们都还小时,父亲托人买了三个,你们三人一人一个,用来防身用,只有我没有。”

  李承用嘶哑的声音道:“那时候你才不到十岁,家门都不会出,哪里能用得到这东西?况且这夺魂锥还是后来我给你的,你现在竟然用他来伤我!”

  李泽脸上的表情一愣,不过他随后便冷笑道:“你那也只是在惺惺作态而已!

  这夺魂锥顶天只能伤到凝血境的武者,还是在偷袭的情况下,你把夺魂锥给我的时候你都已经到了凝血境了,这东西对于你来说根本就是一个鸡肋。

  用一个鸡肋在父亲面前彰显你作为大哥宽厚?打的倒是好主意!”

  李承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漠道:“好好好!好的很!没想到我李家十几年,竟然养出了一只白眼狼来!早知道如此,在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就应该废了你的!”

  李泽冷笑道:“废了我?现在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夺魂锥上原本没有毒,但我可是在上面加了产自南蛮的毒藤汁液,先天之下,沾血必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