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一念之差,万事皆休

  ps:感谢书友老铁老牛了、我心中尚未崩坏的温柔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楚休拄着刀站在原地,鲜血忍不住从口中溢出。

  他摸着自己的胸口,那里传来了阵阵剧痛,骨头恐怕都已经断了数根。

  不过看着眼前李忠那无头的尸体,楚休则是在心中感慨,这一次他胜的属实有些凶险,这李忠比他想象的要更强。

  原本楚休以为这李忠只是普通的武者,谁承想对方昔日竟然是大光明寺的弟子。

  虽然他在大光明寺只是一个火头僧,那也是大光明寺的火头僧,伏虎降魔棍练的纯熟无比,根本就让楚休找不到丝毫的漏洞。

  如果继续拖下去,就算楚休因为修炼了先天功而导致内息深厚,但也比不过已经踏入了凝血境的李忠。

  也幸亏最后这李忠着急了,转守为攻,被楚休抓到了破绽,最后以伤换命,这才以袖里青龙将其斩杀。

  不过这伤受的值得,不光是斩杀了李忠,在跟李忠交手时,楚休也感受到了他身上那股气血澎湃的韵律,这给楚休很多感悟,这一战过后楚休再去闭关,凝血境便已经不远了。

  而那边马阔等人的交手也是决出了胜负,李家商队那边都已经被屠戮一空,李昭则是被马阔的重剑砸碎了胳膊,被马阔压着来到了楚休的面前。

  看着地上李忠的尸体,马阔惊讶道:“大光明寺出身的和尚都被楚公子你干掉了,了不得啊。”

  楚休擦去嘴角的鲜血,往嘴里扔了几颗伤药道:“你也见过大光明寺的和尚?”

  马阔点点头道:“南北二佛宗嘛,谁人不知道?而且大光明寺就在北地燕山郡大光明峰之上,离我北地三十六巨寇也不算太远。

  不过庞虎大当家和其他北地三十六巨寇的大当家都交代过了,其他的武林宗门可以碰,但看到大光明寺的人绝对不能惹,那帮和尚可是不好惹的很。”

  说着马阔又瞧了一眼地上的尸体道:“当然这个没关系,脑袋上连个戒疤都没有,连大光明寺的正式弟子都算不上。”

  而此时李昭看着地上李忠那无头的尸身,眼中露出了一抹悲痛之色。

  他们父亲早逝,这几年来只有忠叔对他们不离不弃,守护着李家,没想到就因为当初他的一念之差,想要去跟楚休为敌,便死在了这里。

  不过李昭也算是个人物,虽然他心中悲痛欲绝,但他却并没有叫嚷要跟楚休不死不休之类的话,而是用嘶哑的嗓音沉声道:“楚休公子,这次是我李昭输了,你放我一次,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来日里你想要争夺楚家家主继承人的位置,我李家也会对你全力支持!

  你也不用担心事后我会报复你之类的,现在我李家吃了一个大亏,就算是想报复,也没有那个实力了。”

  楚休看着李昭,忽然摇了摇头道:“在这种时刻你还能保持冷静,李昭,你也算是个人物了,只是可惜啊,我要的东西你给不了。”

  “你想要什么?”李昭挣扎着问道。

  拿起自己手中的短刀,楚休来到李昭身边,淡淡道:“我想要整个李家,你给得了吗?原本我还没注意到你李家,不过现在你李家竟然自己跳出来要掺合我的事情,那也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一念之差,万事皆休。李三公子,一路走好。”

  话音落下,楚休已经一刀捅进了李昭的胸口,等李昭带着不甘之色倒在地上之后,他这才把刀拔出来,甩了甩刀身上的鲜血道:“把货物都带着,准备回城。”

  马阔诧异道:“这些尸体呢?就不用处理伪装一下?”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锐利之色道:“处理什么?这些尸体我本来就是准备要让人看的。”

  殇邙山很大,但进入殇邙山的道路却只有那么几个,所以李昭等人的尸体在第一天虽然没被人发现,但第二天便被其他商队发现了,有认出李昭的人连忙派人去通知李家。

  李家大堂内,李承和李云看着白布下李昭和李忠的尸体,眼神呆滞,但心中却是已经悲痛欲绝。

  一个是他们从小到大最为照顾的弟弟,另一个则是在关键时刻不离不弃,虽然是外人,但却跟亲人没什么区别的老管家,结果一天之内竟然全都死在了这里。

  “是谁!到底是谁!?”

  李云忽然厉喝了一声,双目赤红,面色疯狂。

  李承神色阴郁,但却没像李云那般疯狂,他声音沙哑道:“是楚家的楚休!

  有人看到昨天那楚休带着人出城去,结果当头下午便带着一车车货物回来,那车上还有着我李家的印记!

  只不过我不明白,明明有着忠叔在,为何还会出事?忠叔可是大光明寺出身的武者,同阶当中都少有敌手,怎么会被楚休一个淬体境的武者所杀?”

  李云直接站起来,拿起手边的剑就要出去,但却被李承一把抓住。

  “你要干什么去?”

  李云厉喝道:“当然是去楚家,讨一个公道来!”

  李承直接抢下他手中的剑大喝道:“二弟!冷静点!楚休怎么说也是楚宗光的亲儿子,你上门讨要什么公道?楚宗光还能杀了他儿子给三弟偿命不成?

  现在我们应该担心的应该是李家本身,以前有着忠叔帮衬,我们三兄弟这才可以撑起李家。

  现在忠叔死了,下面的人,跟我们李家有仇的人难道会视而不见?

  而且我最担心的还是楚家,他们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对我李家动手?”

  “那我们怎么办?”

  李承神色阴沉道:“等!等楚家那边传来结果,我们再做决定!我李家虽然没落了,但底蕴还在,楚家若是真敢动手,那我李家便豁出去一身家财,请外人出手,也一定要让楚家元气大伤!”

  此时楚家内,这么大的消息都已经传遍了通州府,李家都能够知道是谁动的手,楚家自然也是知道的。

  楚宗光知道这个消息,当场便气的摔了茶杯,怒骂道:“这个逆子!把楚休给我叫过来!”

  楚宗光如此愤怒其实并不是因为楚休杀了李昭,楚家比李家强,就算楚宗光这些年来不想惹麻烦,没对李家动手,但楚家也不会怕了李家的。

  他愤怒的是楚休竟然不听他的话,自己都告诉他这件事情已经了结了,结果他却是依旧暗地里行动,带着人去劫杀李家商队,他到底有没有把自己这个父亲放在眼中?

  楚宗光原本就不喜欢楚休,他喜欢的是楚伤那种乖巧听话的儿子,可惜现在楚伤已经废了,剩下这三个儿子就没有一个省心的,其中就属楚休最能惹事!

  议事厅内,楚宗光和楚家的长老还有楚开等人都在,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其他楚家之人都到才行。

  楚休面色略带一些苍白,硬接了一招金刚罗汉拳,碎了几个骨头,这种伤势可不是一招就能好的。

  看着楚休踏入议事厅,楚宗光冷哼了一声道:“楚休,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当初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你竟然还敢擅自动手!”

  楚休低头一礼道:“父亲大人请恕罪,实在是机会不等人,来不及向父亲大人你禀报,不过这一次我劫了李家的商队,除了把我楚家的那匹矿石都拿回来了之外,其中还有大批李家要运往燕国的货物,这些东西,我都愿意上交家族。”

  在场那几名长老闻言眼睛都是一亮,楚休这件事办的倒是挺讲究的,拿到了这么一批财物也没有选择独吞,而是选择上交给族内。

  原本他们也是想要跟着楚宗光斥责楚休几句的,不过现在楚休这么识趣,他们倒也不好说什么了。

  不过在一旁的楚开则是添油加醋道:“二弟,不是我说你,通州府就这么大,我楚家也不是其中实力最强的,牵一发而动全身,你这也未免太能惹事了一些。”

  楚休淡淡道:“那按照大哥的意思,是要我把东西还回去,还是准备给李昭赔命?”

  楚开刚想说什么,便见楚宗光烦闷的摆摆手道:“行了,闭嘴吧。”

  看着楚休,楚宗光皱眉道:“这次的事情下不为例,功过相抵,不过下次你准备要出手时,必须要禀报我才行,就算我在闭关,你也要先行通知陈管家,得到我的允许之后再动手。”

  楚休乖巧的一礼道:“谨遵父亲大人教诲。”

  原本楚宗光的打算是楚休若是敢顶嘴,他定然要家法侍候,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安分的儿子。

  但楚宗光也没想到上次强硬无比,敢跟他硬顶的楚休这次竟然变得乖巧了起来,主动把劫李家的东西上交,这倒是让他没了发火的理由。

  楚宗光这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李家的李忠是你杀的?你究竟是怎么杀的他?”

  以淬体杀凝血,这种事情在江湖上有过,也不稀奇。

  但能够做到这点的无一例外都是那些大派俊杰,他楚宗光的儿子竟然也能做到这一点?楚宗光心中还是有些疑惑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