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阳奉阴违

  韩豹是一个粗人,但他却不是白痴,楚休提出的计划他自然能看出好坏来。

  昔日北地三十六巨寇当中便有这种专门给他们出谋划策的,甚至有几位北地三十六巨寇的头领便是这种心机深沉,精于算计之辈。

  如果不是之前马阔告诉了他楚休的身份,韩豹都有心把这楚休招揽进他们山寨来了。

  这楚休的实力虽然不值一提,但就凭他今天这番话,这楚休便有资格跟他韩豹提条件了。

  “对了楚休小子,你给我出了这么一个主意,我到现在可还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呢。”

  楚休沉声道:“很简单,我在楚家也有一个商队,我希望我的商队能出入殇邙山畅通无阻,还有我既然跟韩老大你合作了,那我也希望,我需要让韩老大你帮我杀人时,韩老大你能出手。”

  韩豹略显凶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道:“第一条没问题,我北地三十六巨寇虽然底子还是盗匪,但却也是讲究江湖道义的,你既然给我出了这么一个好主意,我自然也会答应你的条件。

  但这第二条,你是准备把我韩豹当你的打手吗?就凭这么一个消息,可还不够!”

  楚休淡淡道:“有来有往才算是合作,我能给韩老大的当然不止这么点。

  我楚家乃是通州府的地头蛇,在通州府内也有客栈生意,来往通州府的商队有大部分都要在我楚家的客栈内居住,他们的情报我都可以打探出来,包括他们准备走的路线,所携带的东西等等。”

  韩豹的眼睛顿时一亮,若是有了这些情报,那他的山寨只要出手,便不会扑空了。

  就在这时,楚休忽然道:“对了,过几天我便会传给韩老大你一个楚家商队的消息,你们出手劫杀,就算我给韩老大你的见面礼了。”

  韩豹皱眉道:“你让我劫你们楚家的商队?这什么意思?”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芒道:“那是楚家的商队,而不是‘我’的商队!”

  韩豹和马阔对视一眼,心中齐齐一凛。

  论起下手狠毒,他们这些盗匪都比不上这些所谓的世家弟子,对自己人下手都如此狠毒,更别说是对其他人了。

  韩老大那里答应了楚休的合作条件,楚休便跟对方约定了一下联系方式之后回到了通州府,高备也是被马阔手下的人给送了回来。

  再一次看到楚休,高备差点没哭出来。

  整日里面对这些盗匪,高备可以说是度日如年了,生怕自己惹到对方不高兴,被对方给一刀砍了。

  看到高备这幅模样楚休不由得摇摇头,这高备办事虽然够兢兢业业,但胆子却是太小了一些。

  进城之后,楚休直接回到楚家,但此时楚家大门前却有一群人在忙碌着,将一箱箱的货物装到车上,好像即将准备出发一样。

  看到这一幕,楚休的神色顿时便阴沉了下来。

  最近楚家没有什么商队进出,只有通往燕国的一条商队,那这些人不用问就知道是谁了。

  但问题是现在这条商队归自己管,结果自己不在,这帮人就准备要出发了,还真是像高备说的那样,这商队内的人,恐怕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听自己的话。

  “谁让你们走的。”楚休脸色阴沉的问道。

  一名四十多岁的商队管事,小跑着过来,脸上带着谦卑的笑容,对着楚休一礼道:“小人张全,乃是商队管事,见过二公子。”

  这张全的态度可算不上是嚣张,甚至都有些低三下四了,不过楚休还是冷然道:“现在这商队归谁管?”

  张全笑着道:“当然是归二公子您管。”

  楚休的目光直视着那张全,森然道:“既然是归我管,那现在是谁允许你装货起程的?上批货卖了多少银子,又带回来了什么,这批货又准备运的是什么,这些你可曾跟我商议过?”

  张全低着头,摆出一副谦卑的姿态道:“二公子请恕罪,不过那时候二公子不在府内,小人也找不到人商量,所以便去通知了家主,得到家主同意后这才走的。

  时间不等人,耽误了商队的时间,那耽误的可就是银子了,不过二公子您放心,小人掌管商队这么多年,可从来都没有出过一点岔子。

  当然您要是真不满,那等小人这次回来,任凭二公子处置。”

  此时楚家的大门内已经围了不少楚家的人,所有人都是用戏谑的目光看着楚休。

  白痴都能看出来,这张全的态度虽然低调谦卑到了极点,但摆明了就是不给楚休面子,也是一样不给他插手商队的机会。

  不过跟之前那态度嚣张的柳管家比,这张全虽然只是商队管事,但他走南闯北,态度可是圆滑的很,老油条一个,油盐不进。

  现在当着众人的面,他的态度都已经放的如此低了,并且还拿楚宗光和整个商队的利益说事,楚休能将他怎么样?

  没有道理的将他殴打一顿?他可不是柳管家,因为说错了话被楚休抓到把柄。

  况且楚休就算是真的疯狂到毫无理由的便对他动手,大庭广众之下可是会有人拦着的,而楚休甚至也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情丢掉他商队管事的位置。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走过去拍了拍张全的肩膀,低声道:“张管事是吧?很好,你干的很好,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才是。”

  张全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得意之色,谦卑的一笑道:“多谢二公子夸奖,为楚家办事,小人永远都不会后悔的。”

  楚休淡淡道:“不会后悔就好,张管事,祝你一路走好。”

  张全皱了皱眉,‘一路走好’这个四个字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不过他也没在意,他早就已经是三公子那边的人了,注定跟这位不得宠的二公子不是一路人,得罪了也就得罪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余围观的楚家人也是都暗中笑着摇了摇头,这楚休也还是嫩了点,被张全这种老油条给挤兑的说不出话来了。

  人群散了之后,楚休直接阴沉着脸带着高备回到了自己的院落中。

  高备刚想说什么,便见楚休那阴沉的面色瞬间恢复如常,他对高备问道:“商队的行进路线你能不能打听出来?”

  高备愣了一下,这才点点头道:“当然能,商队每次出发都要在楚家内留着备案的,这样我们才能估算出商队在每个时间究竟到了哪,一旦超时归来我们也要即使去寻找,这东西又不是什么秘密,很容易就能看到。”

  楚休拿出一张纸,写了一封信,在上面划出了一个奇怪的印记交给了高备道:“去把商队的路线图拿到手,放到城外北方三里外的乱石堆当中。”

  高备虽然人老实,但他却不蠢,他大约也能猜到楚休想干什么,这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但他已经是楚休这边的人了,楚休让他干什么,他就只能去干什么,要不然,后果他已经从楚休那狠辣的行事方式当中感觉出来了。

  此时张全的商队已经出城,其中一名管事凑到张全身边,皱着眉道:“老张,你今天可是把二公子给得罪死了,我可是听人说过,二公子当初在家族议事当中是怎么对付柳管家的,这位二公子自南山矿区回来之后,可跟以前的那位二公子不一样了。”

  张全毫不在意道:“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也别忘了,我们这些年来收了三公子多少的好处,包括那次我们被人诓了一次,买回来一堆假药,那件事情可是三公子和二夫人帮我们遮掩下来的。

  我们都是楚家的下人,但楚家将来是谁的楚家却是还不一定,既然已经站了队,那就不要三心二意,出了事情,二夫人和三公子会帮我们扛下来的。

  就像今天这样,我的态度可是挑不出毛病来,他楚休敢杀我?楚家是大家族,既然是大家族,那就要讲规矩,我们只要别坏了规矩,那楚休就动不了我们。”

  那名管事点了点头,不过心中还是感觉有些不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