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客栈内,楚休对着铜镜揉了揉自己的脸,方才他干脆利落的杀了一个人,表现的狠辣无比,但自己却是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

  前世的楚休为了寻找刺激看过地下黑拳,杀人游戏,但他自己并没有亲手杀过人。

  方才自己的表现多半还是因为这一世的记忆。

  之前在楚家时,楚休表现的确实是很窝囊,但在南山矿区那种地方,面对各种罪犯凶徒,楚休的原本的性格都会被环境影响,从懦弱变得暴戾疯狂,甚至在他的记忆里,自己之前在南山矿区好像还打死了几个不听话的罪犯。

  现在楚休算是隐隐明白了,为何在原本的世界当中自己这具身体会从一个懦弱无比的家族庶子成为第三版的最终大反派,在南山矿区这段经历对于楚休的影响可是很大的。

  可能就连楚家自己都想不到,就是因为他们的家族斗争,结果却是造就出来一尊惑乱天下的大魔头。

  入夜之后,楚休忽然喊来了他手下的一名下人高备。

  高备是负责管理他手下这十多名下人小头目,当然虽然名为小头目,但实际上也是下人,并且在楚家内部的地位很低,要不然也不会被派来跟着楚休了。

  在楚休的记忆当中,这高备本事平平,十来岁就来到楚家当下人,一直都是打杂的,虽然不会溜须拍马,但表现却是兢兢业业,差不多用了十年的时间这才被传授了一些粗浅的武功,达到了淬体境,跟着商队历练了几次,不过在楚家内也是默默无闻。

  一年前楚休被他那位三弟陷害犯下大错,被贬到了南山矿区,不过他也毕竟是楚家的二公子,就算是再不受重视,但起码也要给他准备一些靠得住的下人,所以一直以来这兢兢业业的高备就被扔到了楚休的身边。

  不过他为人老实,倒也没什么怨言,这一年来在楚休的身边倒也跟在楚家那里没什么两样。

  “公子,您找我?”

  高备小心翼翼的走进来,看着楚休,他眼中还露出了一抹惧意,显然白天的事情带给了他很大的冲击。

  楚休看着高备淡淡道:“高备,你来我楚家十多年了,兢兢业业的办事,结果还是下人,每个月拿着二两银子的月钱,只比打杂扫地的高一些。

  跟你一同进入楚家的人,要么调入了商队,要么成了各个店铺的掌柜,甚至还有的成了楚家内的管事,你有没有感觉不甘?”

  高备抿了抿嘴,他又不是真的傻,看着跟自己一同进楚家的同伴走的都比自己远,就他因为最笨,不会溜须拍马,还是老得罪人,所以一直都处在最底层,他心里当然会有不舒服。

  不过高备唯一的优点就是有自知者明,他对着楚休苦笑道:“公子,我高备嘴笨人也笨,这么多年楚家也没把我赶出去,还让我从扫地打杂的下人变成伺候二公子的侍卫,小人已经知足了。”

  楚休直视着高备的眼睛道:“不,你不知足。就算是条土狗,你喂了他一年精肉,它也不愿意再去吃剩菜拌饭,狗都如此,就更别说人了,人,永远都没有知足的时候。”

  楚休的目光好似能够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他的心底,这让高备不禁后退一步,嘴动了动,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收回了目光,楚休这才缓缓道:“我在楚家是什么地位你知道,你被派来我身边,那我们就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高备连忙道:“小人明白。”

  楚休摇摇头道:“不,你不明白,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什么东西都是要靠自己去抢,自己去搏。

  当初跟你一起进入楚家的那批下人,有的成了掌柜,有的成了管事,但更多的却是死在商队当中,死在我楚家跟其他家族的斗争当中。”

  说到这里,楚休的语气变得幽深道:“前途、富贵,这些都是要拿命去搏的,以前你根本连搏命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去元宝镇外的殇邙山,找到那里的盗匪头领,帮我带一句话。成了,一百两银子是你的,以后你高备便是我的心腹。”

  说着,楚休直接将一百两的银票放在了桌子上,淡淡道:“按你在楚家的月钱,就算是不吃不喝,一年能攒几两银子?

  我可还记得,你父母双亡,但还有个年幼的弟弟托付在叔叔的家中,现在也该成年了吧?想在通州府内讨个老婆,价钱可不低。”

  高备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挣扎之色,元宝镇外的殇邙山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都是荒山一片没有大路,但却遍布盗匪,全都是一言不合便杀人的主儿,现在二公子竟然要自己去找他们?

  不过眼前楚休开出的价格却是让他无法拒绝。

  他是个老实人,但正因为老实,这辈子才看不到出头的机会和希望。

  现在楚休把一个机会摆在了他面前,就算有送命的危险,高备却也不舍得放弃。

  最终他还是咬着牙,将那一百两的银票拿在了手中。

  若是以前的楚休,高备百分百不会答应,但今天看到了楚休那狠辣的一面,他心中却是又惊又敬,不敢不答应。

  楚休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将高备叫过来,附耳吩咐了他几句,便让他直接连夜出发。

  看着高备离去的背影,楚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来,就这么让高备拿着钱走人,他也并不怕高备直接一走了之。

  一百两银子他损失得起,毕竟他之前怎么说也是楚家的二公子,南山矿区的管事,每个月楚家发给他的月钱都足有数百两。

  还有就是他确定高备不敢。

  他还有个弟弟在通州府内,从小被他养大,甚至跟亲儿子一样的弟弟,他若是敢逃,楚家可不是善男信女,祸不及家人这句话,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第二日清晨,楚休等人出发时,月儿没看到高备,她不禁疑惑道:“公子,高备呢?”

  楚休随口道:“高备先回通州府,准备告诉府里我们已经快到的消息。”

  月儿也没有怀疑,毕竟楚休怎么也是楚家的二公子,回家族之前的确是要事先通报一下位置的。

  不过月儿却是在心中冷笑了起来,这次你是否能顺利的回到通州府可都是一个未知数!

  马车在殇邙山的小路上艰难的行走着,跟大路相比,殇邙山的确要近很多,能省好多天的时间。

  不过这里盗匪层出不穷,一些有着强大力量护卫的商队倒还罢了,遇到单人的行商或者是弱一些的商队,那些盗匪通常是杀人越货,手段狠辣至极。

  马车内,或许知道事情即将开始,月儿的脸上带着一丝不自然的神色。

  这时一直都在闭目休息的楚休却忽然一睁眼,将月儿吓了一大跳。

  “月儿,你说我们会不会遇见盗匪?”楚休神色平静的问道。

  月儿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公子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东西,况且就算遇见了盗匪,他们也肯定不敢动公子的,毕竟公子你可是楚家的的人。”

  这时楚休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始终是要来的,况且有些时候天灾不可怕,人祸才恐怖。”

  还没等月儿说话,外面便传来了一阵喊杀声,楚休一边走下车一边道:“你看,人祸现在不就来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