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斯普林特的烦恼

  阿尔文没有在理会棍叟,转身走回餐厅,准备把所有的衣服鞋子都找出来扔掉。之前给福克斯和杰西卡也打过电话,她们也是这个意思。

  这会儿,这两个姑娘应该在重新采购自己和两个孩子的衣服了,希望价格不要太离谱,小乌龟们的债务已经要爆炸了。

  棍叟无奈的转身离开了这里,他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待,这里的味道对一个感官灵敏的盲人来说有些刺激。

  阿尔文在他心里就是一个蠢货,一个社区学校的校长凭什么看不起手合会?看不起自己?就凭你那个身手很不错的餐厅服务员?

  他从来没有考虑过阿尔文为什么不在乎手合会,他甚至没有仔细的跟马特打听过阿尔文。他大概知道阿尔文扫掉了手合会的纽约分部,杀掉了高夫人。

  可是在他心里这都没什么,因为他是真正了解手合会底细的人。他知道被扫掉的那些都只是手合会的外围力量。

  在他的心里手合会已经是最强大的坏蛋组织了,而他自己就是那个唯一能对抗坏蛋的英雄。能打垮手合会的只能是“纯真会”,只能是“棍叟”。

  他却不知道阿尔文的敌人从来都不是什么手合会!

  就这是一个被“理想”“使命”困住的可怜人!从他接手“纯真会”开始,他就没有自己的生活了。如果他把这份对手合会的心思用在他的太太身上,那他的太太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阿尔文感叹着走进餐厅,却看到上气从地下室里冲出来,想要跑出门。看他的脸色不是很好,身上还受了一些伤。

  一把拉住上气,阿尔文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了,伙计,那些小乌龟跑出来了?”

  上气有些焦急的看了门外一眼,跺了跺脚,有些生气的说道:“不是,刚才有人闯进了地下室,我跟他过了两招,然后他就跑了。”

  阿尔文有些疑惑的左右看了看,说道:“不可能吧,我一直在门口,没看到有人跑出去啊!”

  上气估摸着自己是追不上了,叹了口气说道:“他是从地下室上面的小窗子跑出去的,那个窗子太小了,我出不去。

  对不起老板,我没能拦住他,他很厉害。纯论灵活性,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

  阿尔文大概能猜到是谁来救那些小乌龟们,除了斯普林特那只大老鼠应该没有其他人了。

  看着上气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阿尔文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看清他长什么样子了吗?”

  上气有些犹豫的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对不对,因为他穿着大斗篷,带着面具,不过我觉得那应该是一只大老鼠。他的手脚和尾巴都像老鼠。

  老板,才抓住几个乌龟人,又来了一只大老鼠,他们一定有联系的。”

  阿尔文哈哈一笑,说道:“没关系,我们反正也没想把那几只小乌龟怎么样。这只大老鼠应该不会是敌人,不过你怎么在一只老鼠身上吃亏了?

  地狱厨房的功夫高手吃了老鼠的亏,这说出去可不好听,哈哈!”

  上气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那是我没有准备好,那个大老鼠很狡猾,我才让他跑了,下次我一定能抓住他!”

  阿尔文拍了拍上气的肩膀,说道:“那就去地下室等着,说不定他还回来。你有的是证明自己的机会。

  说句老实话,你让我对华国功夫刮目相看,有空教我两手,让我也威风一下。”

  上气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高手的风范还是有的,这家伙矜持的说道:“如果老板需要,当然可以,不过可能会很辛苦!而且可能收效不大。毕竟老板你年龄大了,想练好不容易!”

  阿尔文瞄了上气一眼,对他的不开眼很不满意,什么叫想练好不容易,什么叫年纪大了。你这是歧视啊!老子站着不动你能打过我吗?

  挥手将上气赶回地下室去当牢头,阿尔文有些不爽的上楼收拾东西去了。

  光扔东西还是很快的,垃圾车就停在餐厅门口,阿尔文只要负责把东西从窗子里扔出去就可以了,剩下的自然有人收拾。

  看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被人装进垃圾车,上辈子做惯了小市民的阿尔文心疼的直抽抽,虽然最后都是小乌龟买单,可他们得有钱啊!

  大老鼠斯普林特蹲在一条街外的一条巷子里烦恼的拽着自己的胡子。

  自己的四个孩子被人抓住了关在冷库里,自己想去救他们。可是那里一直坐着一个超级高手,自己都尝试三次了,都被那个家伙打退了。

  那个家伙一开始还着急想要抓住自己,后来好像不急了,就在那里等着自己。

  似乎跟人交手让他很高兴。自己好像成了他练功的靶子,明显能感觉到他最后一次放水了,不然自己不一定能逃的出来。

  斯普林特站起身,无奈的转了一圈,决定还是先回下水道,等晚上再来试试。自己的孩子无论如何都是要救的,虽然那些人看起来好像也没有那么大的恶意。

  走了几步刚到一个下水道入口,一个盲人老头拿着导盲杖出现在巷口。

  斯普林特看着那个老盲人手里的导盲杖,看他的动作,那根导盲杖怎么看也不像是用来指路的。

  棍叟有些高兴,前面的这个人应该是手合会的杀手,自己亲耳听到这个家伙闯进了那家餐厅三次,都被那个服务生揍了出来。自己只要治住他,就能问出手合会这次在纽约的布置,也许还能有些其他的收获。

  斯普林特敏锐的感觉到对方的来意不善,他认为对方应该是餐厅的人来找自己的麻烦。没有说话,斯普林特戒备看着棍叟。

  两个人的交手很突然,也很安静。除了一根手杖和一根导盲杖挥舞的风声,两个人始终一言不发。

  斯普林特是不能见人,棍叟是想拿下他逼供,都不适合有其他人旁观。

  两人的格斗术都是出自岛国,风格非常接近,棍叟越发肯定自己找到了手合会的重要人物。

  斯普林特却有着害怕,不是害怕打不过棍叟,而是担心他是“那个”帮派派来抓他的人。现在他能肯定对方不是餐厅那一方的人,因为餐厅那边的人用的是华国功夫。

  眼前这个老盲人的招数刁钻狠辣,明显是岛国的路数。

  地下室里的那个人,功夫堂堂正正,势大力沉,如果不是仗着体型和灵巧,自己根本就逃不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