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绝望的味道

  枪声吵醒了公寓里的居民,有人好奇的打开了窗户,准备看一下情况,结果仅仅几秒钟之后,公寓里传来了一阵痛骂声。

  接着整天街道好像突然间都活了过来,所有的房子里都亮起了灯,紧接着人们像逃难一样的冲出了房子,向街道之外的上风口冲了过去。

  四个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干的事情,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东西这么可怕,隔着防毒面具都能闻到那股可怕的味道。

  米开朗基罗碰了碰身边的莱昂纳多,心有余悸的说道:“你说斯普林特老师会不会杀了我们?如果有人被臭死了,我们会不会坐牢?”

  多纳泰罗看白痴一样的看着米开朗基罗,生气的叫道:“你这个白痴毁了我们的作战计划。”

  说着多纳泰罗抱着脑袋,痛苦的看着楼下捂着口鼻,奔逃的人群,喃喃自语的说道:“我到底做出了个什么东西?”

  强壮的拉斐尔突然听到了一些动静,手上紧握着手叉,转身紧张的注视着几个人的身后。

  发现了拉斐尔的异常,几个小伙伴默契的掏出武器快速转身。

  太阳藤从公寓楼的另一侧的排水管里窜了出来,小孩胳膊粗的太阳藤化成一条长长的鞭子迅速的抽向了四个怪人。

  莱昂纳多作为老大,表现的非常合格,他将几个兄弟挡在身后,自己挥舞着双刀勇敢的迎向了太阳藤,可惜一向锋利的双刀对太阳藤完全没有杀伤力,锋利长刀甚至没法儿在太阳藤上留下伤口。

  很少失手的莱昂纳多有些吃惊,愣了一下结果被太阳藤缠住,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猛抽。莱昂纳多脸上和四肢被抽的啪啪作响,一向自诩硬汉的莱昂纳多发出一阵痛苦的惨叫。

  剩下的几个小伙伴挥动着武器冲上去想要救莱昂纳多,结果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到就被太阳藤一起捆住。

  儿臂粗的太阳藤带着阿尔文校长的怒火,劈头盖脸的打在几个家伙身上,将他们身上的面具、斗篷全部都打成了烂布条。

  他们是几只圆头憨脑的绿色乌龟人。丑萌丑萌的脸上绑着一根布条,那东西一定不是用来伪装用的。那东西还没有他们带着的简易防毒面具有用。

  以他们的样子,在眼睛上绑个布条什么也藏不住。最大的可能是为了让他们绿豆大的眼睛显得稍微大一些,小乌龟们为了让自己帅一点,还是花了心思的!

  被太阳藤五花大绑的小乌龟们,绝望的对视一眼。

  话痨米开朗基罗伤心的说道:“就知道不应该来这里,我们应该听老师的话的。

  这下我们完蛋了,希望他们不爱吃乌龟汤!”

  拉斐尔烦躁的喊了一声“闭嘴”,接着不停的扭动身体试图摆脱太阳藤的捆绑,可惜他强壮的身板儿这会儿完全使不上力气,越是挣扎太阳藤就收的越紧。

  就在四个小乌龟龇牙咧嘴的努力挣扎的时候。太阳藤调皮的在几个人的脸上晃了晃,在他们绝望的叫喊声中抽飞了他们的防毒面具。

  米开朗基罗抽了抽鼻子,大嘴巴开始发出干呕的可怕声音。面对面跟他绑在一起的拉斐尔,努力的憋住呼吸,不去看对面的米开朗基罗恐怖的表情,像个面对暴徒的无助小姑娘,嘴里不停的念叨,“不要,米基别这样,不要。”

  米开朗基罗是个开朗的孩子,他努力的压制呕吐的欲望,几次三番的将已经冲到喉咙口的呕吐物压回了胃里。

  看着内敛的硬汉拉斐尔害怕的样子,米开朗基罗忍不住哈哈一笑,随着笑声吸入了大量让人绝望的味道。他的表情巨变,然后是一阵排山倒海般的呕吐。

  拉斐尔绝望的喊了一声,努力的把头伸长,想让自己的脑袋躲过这场灾难。结果连锁反应一般,他自己也没有忍住,一口呕吐物喷了出来。

  多纳泰罗痛苦的闭上眼睛,他从没有如此痛恨自己,为什么要造这种东西出来?这玩意儿把自己可坑苦了!紧接着他就感到一大波浓稠的液体浇在自己的脑袋上。

  对面的莱昂纳多,努力的想要屏住呼吸,睁着花生大的小眼睛,艰难的给他道了个歉,“对不起!”

  房子里的阿尔文实在是受不了这股臭味了,福克斯的内衣都没法儿阻挡那股地狱般的味道。

  从隔壁冲过来的弗兰克,手里拿着几个防毒面具,路过那个西装女孩的时候还冲她的脑袋开了两枪。

  那姑娘虽然吐的腿软脚软,但是在弗兰克冲她射击的时候躲闪了一下,她的身体里爆出一团黑色烟雾将她整个人都罩住了,子弹射进烟雾里什么也没有打到,穿过烟雾打在了后面公寓的围墙上。

  可惜烟雾没有持续多久,浓重的黑色烟雾在扩张到方圆十米左右的距离似乎就在也没有了动力,就在这个范围内剧烈的翻滚,仿佛一团被烧开的开水。

  阿尔文站在窗口示意弗兰克赶紧去地下室,带着姑娘孩子们快撤。两个姑娘和两个孩子万一被臭死了这个故事也就结束了。

  弗兰克恼恨的把手枪里的子弹全部打进了黑雾里,这把专门针对不死生物的手枪似乎完全没有起到效果,黑雾没有给他一点点的反馈。

  没有办法的弗兰克觉得还是儿子比较重要一些,拎着防毒面具就冲进了餐厅的地下室,那里还有两个姑娘和两个孩子等待他去拯救。

  阿尔文一手捂着嘴,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在吐了,一手拿着手枪冲黑雾猛烈的射击,弗兰克已经证明了镶嵌着符文Eld的手枪没有用,那么自己就换成镶嵌着符文Ort的电击手枪。

  枪法一般的阿尔文隔着二十几米,打直径十几米大的东西还是没有问题的。

  剧烈的蓝光在黑雾中肆虐,翻腾的黑雾像是烧开的油锅被浇上了一瓢清水,翻滚着爆炸开了。

  几秒钟后,黑雾散去那个西装女孩显出了身形,之前挨的枪子儿似乎没有对他造成伤害。这姑娘用杀人的眼神怒视了阿尔文一眼,嘴里想要冲阿尔文喊些什么。

  可惜刚张嘴就吸入了一口臭气,这可怜的姑娘铁青着脸吐出一口绿色的胆汁。然后发出一阵悲愤至极的尖叫,转身逃入了公寓侧面的阴暗小巷。

  早就守在那里的鬼狼“雅典”和“罗马”在西装女孩冲进小巷的一瞬间发起了攻击,大长的狼嘴在要咬中女孩的一瞬间犹豫了一下,没下的去嘴。因为实在太臭了,这姑娘一定被那种奇臭无比的液体泼到了身上。

  两头烦躁的鬼狼奋起狼爪在西装女孩身上一阵乱刨。几乎将这个女孩撕成了碎片。

  西装女孩敏捷的挥动一把短刀劈砍两头鬼狼,对身上的可怕伤口完全不在意。每当鬼狼撕出伤口,伤口上就会泛起一阵黑雾,将伤口包裹起来,当黑雾消失了伤口也就复原了,很神奇!

  可惜现在的这种作战环境对生物的影响是巨大的,尤其是鬼狼们的嗅觉还非常灵敏的情况下。

  这姑娘身上的恶臭反而保护了她,让鬼狼们下不去嘴,无可奈何。

  攻击不起效果,“罗马”和“雅典”果断的退走,这个鬼地方对它们来说伤害实在太大了。

  西装女孩长出了口气,卖步朝小巷深处逃去,这里和自己身上的味道实在太可怕了,每一口呼吸都会减轻自己五脏六腑的重量,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