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阿尔文爸爸生气了

  凌晨的地狱厨房非常的安静,几条街区以外的一个下水道出口。

  一个戴着面具的大脑袋鬼鬼祟祟的探了出来,发现街道上没有行人和车辆。这个大脑袋飞快的蹿出了下水道,他的身材很高大壮硕接近二米,身上罩着一件灰色的大斗篷,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

  跟在他的后面,又有三个相同打扮的家伙跟着大脑袋从下水道里窜了出来。

  几个人顺着路边一栋公寓的消防楼梯爬上了楼顶,在楼顶上快乐的奔跑跳跃,朝阿尔文所在的街区跑去。

  一路上几个人嘻嘻哈哈的高兴,只有领头的一个家伙一直在埋头赶路,似乎对身后的三个人很不耐烦。

  三人当中的一个,一边跑一边笑着说道:“拉斐尔,慢一点,不要太着急,多纳泰罗给那三个混蛋准备了大礼物。

  你只是被尿在了脸上,没有必要这么生气,我的披萨被毁了,我不也好好的吗!”

  三人中的一个,奔跑中踢了说话的家伙一脚,严肃的说道:“别总刺激拉斐尔,他够倒霉的了。”

  第一个说话的家伙明显是个话痨,不服气的回踢了一脚,叫道:“莱昂纳多,别总说我的问题,昨天可是你要从那个倒霉的地方出去的,你为什么选那么偏僻的地方?

  这里是地狱厨房,偏僻的地方都很危险你不知道吗?”

  落在最后的一个人用手里的两颗小石子打在了前面两个争吵的家伙的脑袋上,轻声说道:“小点声,尤其是你米开朗基罗,整个地狱厨房都要被你吵醒了。”

  莱昂纳多挨了一下就不吭声了,米开朗基罗转头放低音量说道:“我说错了吗?多纳泰罗,我们很久没有吃到好吃的披萨了,昨天完全被搞砸了。

  拉斐尔总是那么冲动,我们偷偷的跑出来报仇,回去老师会生气的。

  他警告过我们不要靠近这几个街区,那里有奇怪的东西会杀死下水道里所有的生物。”

  多纳泰罗一边小跑着一边说道:“我研究过,那是一种生物毒素,每过三天那三天街道的下水道就会充满那种生物毒素。

  每当下水道里的生物被杀死了,那种生物毒素就会迅速消失,很神奇。”

  米开朗基罗不满的说道:“很神奇就是很危险,我们为什么要冒险?

  昨晚那几个家伙可不好惹,我的一颗槽牙到现在还有些晃动。”

  几个人一番奔跑终于到达阿尔文餐厅对面的公寓顶楼。

  四个人趴在楼顶的边缘,鬼鬼祟祟的观察着对面“仇人”的房子。

  多纳泰罗有些得意的拿出几个拳头大的小瓶子,对米开朗基罗轻声说道:“我们今晚不打架,我们只要把这几个小瓶子砸进他们的房子里就可以了。

  这是我能找到的最臭的东西了,十倍浓缩,它会让那几个混蛋终生难忘的。”

  说着这位多纳泰罗小心的将几个小瓶子放在地面,让它们离自己稍微远一点,显然这东西让他自己也有些害怕。

  拉斐尔扣了扣脸上让他难受的面具,仇恨的瞪着对面的一栋小楼,任谁莫名其妙的被人一泡尿淋在脸上都会生气。何况昨天那个猩猩怪还蛮横的打破了自己的鼻子。

  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四个人觉得时机差不多了。

  满腔仇恨的拉斐尔率先拿起一个小瓶子,掂了掂试了试分量,摆出一副棒球投手的姿势,准备把小瓶子砸向对面的房子。

  米开朗基罗兴奋的往前凑了凑,想要看的清楚一些,结果粗大的手肘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小瓶子,小瓶子顺着楼顶的边缘掉了下去。

  多纳泰罗轻轻的喊了一声“不”,四肢并用的爬到楼顶的边缘,向下看了看。

  无奈的拍了拍脑门,多纳泰罗从包里掏出四个简易的防毒面具,交给同伴。

  在米开朗基罗的脑袋上揍了一拳,多纳泰罗生气的说道:“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你就不能干点正经的事情。”

  拉斐尔被耽搁了一下,重新摆动手臂将瓶子砸向对面的房子。

  小瓶子在空中飞行了一小段,正要准确的命中对面房子的窗子。

  结果窗口突然打开,一个头上裹着纱布的大胡子白人壮汉,轻巧的一把接住了小瓶子,在手上抛了抛,冲着对面楼顶四个蒙面怪人咧着嘴笑了笑。

  史蒂夫刚想冲对面比划个“你们完了”的手势,就闻到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从街道上传来,这个尸山血海膛过来的硬汉就嗅了一下,然后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忍了几秒,史蒂夫很丢人的一口吐在了窗外。

  米开朗基罗看到差点打掉自己牙齿的壮汉狼狈的趴在窗口呕吐,兴奋的在地上打滚发出“哈哈”的怪笑!

  莱昂纳多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蠢货队友把剩下的两个小瓶子碰到了楼下。

  闻到了这股让人发疯的臭味,愤怒的阿尔文打开窗子冲对面的楼顶竖了个中指,嘴里大骂着“F”打头的脏话。转头就被这股,陈年臭鸡蛋混合臭鼬体液发酵十年在浓缩十倍的味道,臭的跟史蒂夫一样吐在了窗外!

  反应很快的福克斯捂着嘴,迅速的叫醒了隔壁的杰西卡,抱着金妮和尼克冲进了地下室的冷库里,房子里活人已经待不下去了。

  喉咙比较浅的杰西卡拎着尼克往地下室跑的时候就一口吐了出来,这味道实在太臭了。

  最惨的还不是阿尔文他们,街道上,几个小瓶子落地后的几秒钟。一个个子不高,黑色的长头发留着齐刘海,穿着黑色小短裙,白色中筒袜,上身一件黑色小西装的姑娘从空气中显出身形,抱着个路灯吐的稀里哗啦的,样子非常可怜!

  十来个红衣忍者被臭的显出了身形,痛苦的在地上掐着自己的脖子翻滚。

  三个小瓶子相当于在他们中间炸开了,几个身上粘上瓶子里液体的红衣忍者翻滚了两下,就不动了,看他们没有化成灰的样子,应该是没死,只是被臭晕了。

  反应很快的弗兰克和JJ脸上绑了块湿毛巾,拿着自动步枪枪冲到窗口,打了好几个弹夹才把街道上的红衣忍者全部打成了灰,解除了他们的痛苦。

  弗兰克这种老刽子手也被臭的枪法大失水准。本来1个弹夹20发子弹就能干完的事情,结果整整打了五个弹夹。

  他们对今晚的袭击有心理准备,可是谁也没想到,那几个操蛋的小子会用生化武器来制造这么恐怖的袭击。以后这里还能住人吗?

  那个穿着黑色小西装的姑娘,挨了两颗流弹,身上震动的两下,发出一阵凄惨的痛叫。可就是这样挨了枪子儿,也没有打断她呕吐的节奏。

  阿尔文机智的从床上捞起一件福克斯的内衣捂在自己的脸上,心疼的看着街道上的那个长相秀美的制服姑娘。

  阿尔文感觉这姑娘已经要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了,哪里还有一点手合会杀手的风范?

  想了想自己倒霉的遭遇,阿尔文本来对那几只小乌龟的好感瞬间荡然无存,愤怒的指挥太阳藤去找几只小乌龟的麻烦。

  他决定要给这些小混蛋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阿尔文爸爸生气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