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黑带墨镜

  博图的表情变的凝重起来,他明白阿尔文不是他想的那种蹩脚的劫匪了。

  博图沉声说道:“那么,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找我?”

  阿尔文一般不太愿意跟敌人废话,但这个博图是个例外,他实在太恨他了,为什么不让他在死前感受更多的恐惧?为那些被他变成怪物的孩子收回一些利息?

  现在是凌晨两点,停车场里一个人都没有,昏暗的灯光将阿尔文的脸映照的有些可怕,阿尔文歪了歪脖子,抿了抿嘴,微笑着说道:“你好博图先生,我是阿尔文,你可以叫我阿尔文校长。

  我因为前一段时间有点忙,所以一直都没有来拜访您,幸好报复杀人这种事情不怕晚!您说是吧!”

  博图有些惊恐,没想到这个叫阿尔文的人居然能找到洛杉矶来。他有些怀疑是不是索旺达出卖了他。

  博图惊疑不定的说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你会杀光我们在纽约的人?”

  阿尔文微笑着向四周看了看,表情狰狞的说道:“你把我的学生送去了地狱,所以你得下地狱!”

  挥手制止了博图说话,没必要听他说话了,他只要一会儿负责惨叫就好了!

  阿尔文接着说道:“现在是信息时代,你拿着干坏事用的电话,到处跑,觉得我会找不到你吗?”

  博图飞快的转身想要逃跑,动作敏捷的远超常人,他不觉得自己能应付一个将手合会纽约分部连根拔起的家伙。

  当他跳过第二辆车,准备窜上停车场的围墙的时候,一根金色的藤蔓将他的腿缠住了。

  博图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撕扯那条金色的藤蔓,可是却毫无用处。

  一把小刀出现在他的手上,用力的划向藤蔓,可是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而且博图觉得藤蔓上有尖刺扎进了自己的身体正在抽取自己的精力。这让他很快就衰弱了下来!

  金色的藤蔓像是一条蟒蛇将博图缠住,然后收紧。无法站立的博图倒在了停车场的墙根,像只被蜘蛛网缠住的虫子,等待被吞噬的命运!

  到目前为止博图表现的都是个合格的坏人,发现自己没法儿逃走的时候,没有挣扎也没有求饶。

  博图冷冷的看着阿尔文,刚想张嘴说话,就被阿尔文一巴掌打掉了半边的牙齿。

  博图绝望的背靠墙壁坐在地上,嘴里吐出十来壳牙齿。他从未见过像阿尔文这样的人,完全不讲道理,不讲套路,现在连刺激他,让他痛快的杀死自己的话都不让说了!

  博图挣扎着,呶动有点歪斜的嘴巴,刚想说点什么,就又挨了一巴掌,他悲伤的将脱落的牙齿含在嘴里,想要跟它们做最后的告别!

  博图不怕死,手合会的五个首领都不怕死,可是阿尔文的态度让他很害怕,不怕死是有前提条件的,最少尸体得留下。可阿尔文怎么看也不像是会让他轻松死去的人!

  脸颊肿的老高的博图,瘪着嘴,像个没牙的老太太,他在做着最后的努力,想要让自己快点死去,可惜没了牙齿的他,连嚼断自己的舌头都做不到了!

  博图只能痛苦的用自己的后脑勺猛烈的撞击身后的墙壁,想让自己死的痛快点。他现在连阿尔文到底为什么要杀他都不想知道了!

  阿尔文有些佩服这个家伙,到现在他也没有发出一声惨叫,这不好,弗兰克会嘲笑自己的。

  从腰上拽出弗兰克借来的捕鲸叉,一刀刺进了博图的肩膀,生涩的搅动了半天,才把博图的一条胳膊给卸下来。连一墙之隔的地方发生了剧烈的枪战都顾不上了!

  阿尔文摸了摸脑门上的汗水,这种活果然还是适合弗兰克来干。

  博图看到自己的胳膊被阿尔文用这么业余的手法卸了下来,终于控制不住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这种手法卸下来的胳膊,在好的外科医生也没法儿把他接回去了!

  阿尔文满意的看着博图恐惧的惨叫,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他们的弱点,原来他们不怕疼,就怕缺胳膊少腿,这样很好!不然总是碰到比自己还要硬的硬汉,会让自己的自尊心受创!

  没有拖拉,阿尔文痛快的将博图的另外一条胳膊也给剁了下来。

  召唤出食尸藤,当着博图的面,将他的胳膊喂给了食尸藤。

  博图已经不行了,不管是谁被人用这么粗暴的方法剁掉两条胳膊,疼不死,流血也流死了!

  博图挣扎着用他的瘪嘴,想要说话,他想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阿尔文才不理他,都是做鬼,糊涂鬼和明白鬼有什么区别?

  不想在费力气的阿尔文让食尸藤从博图的脚开始,慢慢的将他嚼碎吞噬,在那之前博图还会活着。

  博图恐惧的嘶吼着用力的摇摆自己的身体,试图摆脱恐怖的食尸藤,可是完全没有用处,一直到他的腿也被嚼碎了,他才死去了。阿尔文认为他一定是被吓死的,硬汉也是有极限的嘛!

  直到博图瞪着眼睛被食尸藤完全嚼碎了吞进肚子,阿尔文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件事情总算了结了!在洛杉矶继续玩上几天就可以回纽约了,阿尔文有点想家了!

  驱散了食尸藤,阿尔文靠在墙上,给自己点了一根雪茄,抬头看着洛杉矶凌晨的天空,他在想着,有个叫科比•布莱恩特的家伙是不是该起床了?

  阿尔文抽了两口雪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远千里的跑到洛杉矶来剁了博图,成功了之后,好像也没有那么高兴!或者是自己的残忍程度还是不够,下次这种事情还是换弗兰克来干,肯定比自己要强的多!反正阿尔文没看过有落在弗兰克手上的家伙能有个好下场的!

  正在阿尔文想心事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高墙上跳了下来。

  阿尔文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很眼熟,自己一定见过!

  大半夜的,一个黑人,戴着黑色墨镜,在加州的夏季,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还搭一件皮质的黑色风衣,这家伙怕是脑子不好。

  这哥们很酷的在后背插着一把长剑,看长剑的位置,阿尔文觉得这位一定是个用剑的高手,因为阿尔文自问把剑插在那个位置,自己一定拔不出来!

  当这位黑人高手冲阿尔文咧开嘴露出了两颗尖利的犬齿,冷酷的笑了笑。阿尔文终于想起他是谁了,他是吸血鬼猎人刀锋啊!

  想了一下,刚才墙那边的枪战应该就是这位老兄干的。因为他身上七八个还在流血的弹孔还是很明显的。

  这位老兄看来也是个要面子的家伙,身中七八枪从那么高的墙上跳下来,第一件事居然是跟阿尔文耍个酷!

  阿尔文笑了笑,对着刀锋说道:“需要我给你叫个救护车吗?”

  接着指了指刀锋皮衣上的破洞,说道:“你看起来可不怎么好!”

  刀锋紧了紧自己的风衣,挡住了受伤的地方,没有理会阿尔文的调侃,抽了抽鼻子打量了一下地上的大片血迹,冷酷的说道:“你最好马上离开这里,这里马上会变的很危险!”

  阿尔文哈哈一笑,说道:“好的,那我就不打扰你了!祝你玩的愉快!

  说实话,你是我见过的最酷的家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