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生命如此宝贵

  阿尔文诚恳的给这位路西法•晨星道个歉,我可以不认同你,但是我不该揍你。你来找我不也是因为我长的比较帅吗?

  为了表达歉意,阿尔文表示愿意请这位路西法先生或者小姐进酒吧喝一杯。

  同性恋不是艾滋病,没必要害怕成那样。

  酒吧内出乎阿尔文的意料,没有想象中的群魔乱舞似的吵闹,每一个超级英雄或者超级坏蛋都显得那么的彬彬有礼,三五个人聚在一起低声谈笑。这让阿尔文很有好感。

  酒吧的装修极其现代,每一寸地方都非常具有科技感,阿尔文没怎么去过这种酒吧,他朴素的认为很光滑,会发光的就是科技感,比如斯塔克的豪宅。

  那个长相帅气,性格小受的路西法,拿了一杯阿尔文请的啤酒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阿尔文在吧台找了个座位,给自己要了一杯威士忌,他需要镇定一下心神,两辈子加起来去酒吧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何况还是个同性恋酒吧!他有点紧张!

  酒保是个肌肉发达的“女人”或者女同性恋的“男朋友”,阿尔文也不知道怎么定义她。就是他知道光看胳膊的粗细,上辈子的自己一定打不过这个酒保!

  酒保看起来脾气不错,把威士忌递给阿尔文,微笑着说道:“你看起来有些紧张!放松点,这里的人都很不错,希望在这里你能够找到真正的爱情!”

  阿尔文一口干掉了威士忌,微笑着说道:“我确实是来找人的,但不是因为爱情,不过还是谢谢你!”

  酒保做了“你很坏呀”的表情加手势,给阿尔文添了一杯酒,说道:“那你随意,有事就叫我!”

  虽然老被人当成同性恋很不爽,但是这个酒保的性格阿尔文很喜欢,她对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把握的很有分寸,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阿尔文拿着酒杯,在转椅上转过身子,手肘向后搭在吧台上,仔细的打量着酒吧里的人。

  阿尔文看过博图的照片,是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白人,可惜今天来的真不是时候。今天这里是DC漫画英雄大聚会,基本上所有的人不是带着面具之类的东西,就是把自己化妆成漫画里的人物。

  这里很有看点,猫女和小丑女凑成了一对,非常性感。但是蝙蝠侠和企鹅人搂搂抱抱的就让人有点吃不消了!

  观察了一下,阿尔文实在没法儿把博图从这些人里找出来,不过好在办法还是有的。掏出电话,阿尔文找到了博图的电话打了过去。

  阿尔文将电话放在耳边,眼睛盯着酒吧里的客人,看看谁会在这个时候掏出手机接电话。

  结果出人意料的,一阵电话铃声从阿尔文的身后响起。

  转过身体,阿尔文看到吧台酒柜上的一只小箱子里,传来了一阵电话铃的声音。

  阿尔文不放心的又拨打了一遍,电话铃的声音还是从小箱子里面传出来。

  这就放心了,等着吧,你总要来拿手机的,对吧!

  阿尔文在酒吧里一直坐到了凌晨两点,期间打发了七八个前来搭讪的,或娘或MAN的家伙,被人请了好几杯酒都没有敢喝。他表现得像个禁欲系的男神,表示不会搭理这帮庸脂俗粉!

  还好这里没有小说里的那种,你不理我就是看不起我,我要教训你的桥段。这里的客人,他们表现的很有风度。阿尔文猜测是不是这里的客人都是高素质的精英人士,他们来这里或许真的是为了寻找爱情,或者认同,而不是那种寻求刺激的蠢货。

  ………………

  博图在地下的吸血鬼酒吧呆到了两点,他和这里的吸血鬼老大迪肯•费斯有些生意上的来往,他最近经常来这里,想要寻求一些帮助,最近他的日子非常的不好过。

  纽约的事业被一个名字叫阿尔文,绰号叫“校长”的人连根拔起,所有的组织人员都被杀了个干净。连高夫人都死在了那个人的手上,只能把尸体运回岛国等待复活。

  博图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那个叫阿尔文的人到底发了什么疯要对手合会赶尽杀绝,那种斩草除根的果断,让博图内心都在发寒。

  你要开战你得说说是为什么呀!一言不合就赶净杀绝,这不和规矩呀!

  博图曾经试图打电话给金并,想要打听事情的原委,好做打算。结果金并接通了电话,听到是自己的声音,直接就挂断了电话。似乎想要和自己撇清关系。

  这让博图明白手合会招惹了一个了不得的敌人,所以他留在了洛杉矶,想要打听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等待总部的援军到达,在决定什么时候回到纽约。

  那里有对手合会来说,有比命还重要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

  洛杉矶这里有手合会的分部,首领是他的同伴索旺达。在他的带领下手合会在洛杉矶发展的很好,几家毒品工厂的产品占据了西海岸将近30%的份额。

  不过这些和博图都没有关系,他没法儿动用索旺达的人,手合会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

  所以他来到这里向洛杉矶的混血吸血鬼老大迪肯•费斯求助,他需要一些不怕死的人手,而他能付出迪肯•费斯无法拒绝的价格!

  只是来了几次了,迪肯•费斯这个疯子都在敷衍他,似乎他遇上了什么麻烦。

  博图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两点了,迪肯•费斯还是没有露面。

  博图失望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群魔乱舞的地下酒吧,轻蔑的笑了笑。在杯子下面压了一小叠美元,整理了一下衣领,向着那个隐秘的出口走去,他还得去取回自己的手机。这里是吸血鬼开的酒吧,没有一个人类能带着通讯器材下来。

  博图打心眼里看不起这帮混血吸血鬼,除了不怕死,他们几乎一无是处。要不是岛国的总部好像出了状况,没法派出人手过来,博图绝对不愿意坐在这种肮脏的地方,太恶心了!

  为了追求悠长的生命将自己变成这种东西,博图是绝对不愿意的,他自问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把自己变成另外一种不能见到阳光需要靠血液生存的恶心生物,他也是绝对不愿意的!何况手合会还有更好的方法!

  但他首先得要能够回到纽约,这需要力量,而这帮吸血鬼是他能够找到的最廉价,最好用的力量了。

  阿尔文坐在吧台边上,跟那个强壮的女酒保聊的火热,她正在向阿尔文传授她的独门健身食谱。

  女酒保不时的把她纹着漂亮花纹的胳膊,露出来给阿尔文看看,表示她没有撒谎!而且她的“丧钟”女朋友也向阿尔文证明了这一点!

  阿尔文微笑着点头,赞同了“丧钟”的观点,开玩笑,不赞同有可能会被她剁掉的。

  直到看到博图到吧台这里取走了手机,阿尔文笑着递给女酒保一百美金的小费,跟她挥手告别。跟着博图走了出去!

  阿尔文完全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就那么跟在博图身后。一直快要到停车场的时候,博图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阿尔文。

  这个中年男人很镇定,表情轻松的微笑着说道:“如果你想找一点零花钱的话,我想你找错人了!

  我要是你我就转身离开,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阿尔文对自己被认为是个劫匪表示无所谓,反正你要死了。

  “您说的对,博图先生,生命比什么都重要,您既然如此在乎生命,那么我拿走它应该会更有快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