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好人卡

  福克斯不敢相信的看着阿尔文,嘴里有些结巴的喃喃自语,“这,这,这不可能!”一张绝美的脸上流露出绝望的神色!

  阿尔文没有在刺激她,这就是一个被洗了脑的蠢女人,不过一个这么漂亮、性感的蠢女人,男人应该都喜欢!

  克罗斯就淡定多了,听了金并的介绍,也没有让他有太多的改变,他肯定的说道:“这都是斯隆造成的,他的名字最早出现在了命运织布机上,是他让刺客联盟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斯隆必须死!这是我的使命!”

  阿尔文撇撇嘴,没有说话,他觉得去改变一个不想改变的人很可笑,尤其他还是个成年的男人。

  一旁的韦斯利终于爆发了,不顾大腿上的伤口,冲到克罗斯的身边,一把将他推的歪倒在地,愤怒的叫道:“这就是你从来没有看过我的原因?

  就为了那台该死的织布机?

  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你知道我和妈妈是怎么生活的吗?

  妈妈死的时候你在哪里?

  你这个自私的混蛋,你从来都不是一个父亲,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这个小屌丝这会儿表现的有那么点男子汉的意思了,最起码他敢大声的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表达出来了。

  克罗斯愣住了,他没想到韦斯利的反应这么剧烈,手肘支撑在地上,甚至忘记让自己坐起来,他有些难过的说道:“我不能让你们陷入危险,斯隆的人一直在追杀我,而我其实一直在你的身边,我一直在看着你!

  我住的那间公寓的顶楼,能看到你住的那间轻轨下面的小房子,我每天看着你7点出门,8点回家。”

  韦斯利愣了一下,接着是更加愤怒的叫道:“那你还每天看着我的女朋友和我的同事偷情,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为什么我要过这样该死的生活,每天要忍受那该死的心脏的折磨!

  为什么不来看看我~~”

  说着韦斯利哭的像个未成年的孩子,那凄惨的样子好像这个世界都欠他一个拥抱!

  克罗斯坐起来,抱住自己的儿子,难过的说道:“我有我的使命,那是我存在的意义,很抱歉,韦斯利,是我让你陷入了危险。

  你说的对,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很抱歉,没有给你一个美满的童年。

  但是我是爱你的,这是真的,我不敢靠近你,因为这会让你成为他们的目标!”

  韦斯利靠在父亲的怀里大声的嚎哭,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他的模样很糟糕,也不知道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下,才能培养出这么个极品屌丝?

  克罗斯确实要为此付很大的责任!这么多年了他的使命还只是使命,只停留在他的想象里。一边是他认为的责任,必须完成,一边是自己的儿子,他只能偷偷的观察。他两件事情都没有做好。

  这很不男人,换了弗兰克,管你什么刺客联盟,美利坚总统也早就被埋进土里了!

  如果是阿尔文面对这种情况,老子打不过你,我就带着儿子跑路了,世界那么大,你上哪儿找我去?

  所以阿尔文并不同情这父子俩的遭遇,很多悲剧都是性格造成的,没有办法,这也许就是世界如此残酷的原因!

  坏人们贪婪的活着,活的肆无忌惮,痛快淋漓!当然,下场一般都不怎么好!

  好人们只能拼命的抵挡这个世界的恶意,在犹豫摇摆间,挣扎着去获取那一点点的美好!也许最后还一无所获!

  现在这两父子最起码团聚了,也算是一种收获不是吗?

  阿尔文有些感慨的看着福克斯姣好的面庞,空洞的眼睛,他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不然面前的三个人都会是一场悲剧!

  将太阳藤驱散,还了福克斯自由,这只是一个被洗脑的女人,虽然当杀手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人,但她杀的那些人跟自己有什么关系?有她长得好看吗?

  福克斯突然被松绑,身体仿佛失去了支撑,就要从躺椅上歪倒,还是杰西卡好心的去扶了她一下,才没让她摔倒在地!

  福克斯像是一个丢失了灵魂的漂亮躯壳,就那么靠在躺椅上,她那生无可恋的样子,让阿尔文想提醒她走光了都没好意思开口!

  一个人信仰崩塌的时候,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

  虽然阿尔文作为一个两辈子的无神论者,并不是太认可他们的想法。阿尔文觉得一个人不能自己去思考,还要靠所谓的信仰去支撑自己生活,那有点太蠢了!

  人类的一切起源不就来源于“思考”吗?

  如果他们愿意去思考,去怀疑,去求证,哪里会坠入“命运织布机”这种可笑的信仰陷阱!

  还是要读书啊!

  看着好奇的盯着福克斯看的小金妮,看她披头散发的可爱小模样,阿尔文狠狠心,这趟“旅行”回来,九月份一开学就让她开始上幼儿园,撒娇卖萌也不行,很聪明的小姑娘,养成个野小子可怎么得了?

  ………………

  晚餐是几条很大的亚洲鲤鱼,这帮老外不会吃,所以不爱吃,不过阿尔文是个厨子出身,摆弄几条大白鲢还是没有问题的!

  五条四五斤重的大白鲢洗剥干净,腌制一下裹上调料,锡纸一包,小火烤制。

  两条剁去鱼头,炖一锅鱼头汤,鱼身子去骨剃刺,切成鱼片一会儿汤里涮洗涮,在来点耗油一沾,没治了!

  杰西卡和金妮的胃口很不错,两个姑娘吃的稀里哗啦的很没形象。克罗斯父子就不管他们了,让他们去聊吧,总有残羹剩饭给他们吃!

  阿尔文走到躺椅的边上,努力的让自己的眼神像个正人君子。伸手在福克斯的脸上晃了晃,轻声说道:“想起来吃点东西吗?”

  福克斯的眼睛动了动,有那么一点回神,但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阿尔文看了看手表,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已经有八个小时没有动弹了,你确定你不想做点什么?

  还是你们刺客的生理结构和我们有点不一样?”

  阿尔文话音刚落,福克斯就从躺椅上弹了起来,敏捷的像一只漂亮的狐狸,飞快的窜进了远处的一片树林。

  看,人就是这样,你在难过,吃喝拉撒还是要干,干完之后在回复先前难过的样子就会很尴尬!尤其是在有人看到的情况下!

  作为一个过来人,阿尔文得说一句,当你请你的生气女友吃了顿饭,吃完饭她还是很生气,说明让她生气的是你这个人,趁早离开是个好的选择!

  福克斯并没有趁机逃跑的意思,也没有因为自己尿急失态而尴尬,很自然的坐在金妮的旁边,跟她一起吃起了晚饭。

  阿尔文有些难受,你吃我的饭难道一个笑脸都没有吗?回头就要你买单!

  金妮看了看福克斯,又看了看自己的老爹,傻乎乎的给了老爹一个大大的笑脸,埋头对付起面前的烤鱼。

  阿尔文慌忙上前,找了双筷子,帮她把鱼刺剃干净,这荒郊野外的卡到了喉咙就糟糕了!

  福克斯看到阿尔文忙碌的样子,轻轻的说了一句,“你看起来像个好人!”

  阿尔文鼻子都要气歪了,什么叫看起来像个好人,老子就是好人!如果地狱厨房有好人奥林匹克,我一定是冠军!

  你一言不合就给我发张好人卡,你想干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