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织布机?

  出了纽约不远的一座公园内,阿尔文正坐在一个躺椅上,耍着一根简易的手杆,在一片小湖边钓鱼。

  小金妮挥舞着一把塑料小铲子,正在帮爸爸找蚯蚓,这东西很有意思,每次把软踏踏的蚯蚓放到杰西卡姐姐的身上,她都会发出好玩的尖叫!

  那个坐在爸爸旁边的漂亮女人就不会叫,还总是鼓励自己,把爸爸的捕鲸叉拿去给她看看。

  克罗斯在一个帐篷里给韦斯利处理伤口,阿尔文没去看,听韦斯利惨叫的那么有精神,估计不严重!那个位置要是真的实打实的挨上一枪,过了这么久应该打电话定棺材了!

  杰西卡很不高兴的坐在阿尔文旁边的地上,不时的向水里扔几块石头捣乱。

  阿尔文无奈的将手杆交给金妮,让她自己玩一会儿,这鱼是没法儿钓了。

  大手在杰西卡的脑袋上揉了揉,阿尔文当然知道杰西卡喜欢自己,可这姑娘才19岁啊!她真的知道什么是喜欢吗?在说这姑娘真的不是自己的菜啊!

  阿尔文加上上辈子已经活了40来岁了,你要她对一个小姑娘动心思有点太为难他了。

  正常社会下,老夫少妻或者老妻少夫,都是一个爱钱或者一个好色,不绝对,但一定是大多数!

  阿尔文觉得但凡有一方是以“财”或者“色”作为在一起的基础,这一定不幸福!

  为什么大家不能找个合适的人,真挚的过一辈子呢?

  杰西卡的长相一定是无可挑剔的,就是身材差了点。可这不是阿尔文下不了嘴的理由!

  这是阿尔文的道德底线决定的,你如果不爱她,就别和那个喜欢你的人上床。这么干的一般来说都算不上愉快,而且结果一般都很糟糕!

  阿尔文能感觉到杰西卡所谓的喜欢,更接近于一种感恩和对父亲的钦慕。

  这姑娘很小就死了爹妈,又是阿尔文将她从“紫人”那个变态手里捞了出来。带她到自己的餐厅,给她工作,帮她从噩梦中走了出来!

  小姑娘因此“喜欢”上阿尔文很正常,不过不一定健康。

  你得为自己活一下,世界很大,趁年轻还是要多看看。多谈几次恋爱试试,每次都全身心的投入,这样结果有可能很痛苦,不过与痛苦相对的是收获的欢乐也很多,不然你的人生都不完整!

  虽然阿尔文现在只有二十来岁,但是整个地狱厨房没人觉得阿尔文是个年轻人!你一个小姑娘老想往一个老干部身边凑,这不好!

  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杰西卡年龄太小,她的想法完全不成熟,总会把对亲人的喜欢当成对爱人的喜欢。

  她要真是爱阿尔文的情况下,这荒郊野外的,作为地狱厨房出身的姑娘,福克斯早就被三刀六洞了!

  对,女人真的爱一个人,占有欲就是这么可怕!只是可能表现的方式有些区别而已!

  别信那些什么,我只要你为我留个位置什么的,那都是屁话!你信了这些屁话,你就要付出代价!

  从长相上来说,阿尔文的菜正被五花大绑的放在旁边,不过阿尔文还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菜到底是好是坏?所以还是等克罗斯忙完了,在决定怎么对待这美女!

  阿尔文的当务之急是先解决了杰西卡的问题,不然这一路要十来天的时间,总这样他会疯的!

  想了一下,阿尔文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杰西卡坐上来。

  杰西卡回应他的是一记老拳,差点把阿尔文打的跳起来。

  阿尔文捂着生疼的肋骨,真诚的笑着说道:“我就是想要你试一下,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真的!”

  杰西卡面对阿尔文的主动邀请,反而变的局促起来,不过这姑娘也是个果断的性子,咬了咬牙,一屁股就坐在阿尔文的大腿上。

  可怜的躺椅发出凄惨的呻吟,提醒着阿尔文,它就要死了!

  阿尔文看着坐在自己大腿上,双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的杰西卡,双手环住杰西卡的细腰,感受着她的僵硬。笑着说道:“你可以试着来吻我一下,看看是什么感觉,真的,我发誓,我不是想占你的便宜!”

  杰西卡瞪着漂亮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阿尔文,不敢相信他居然会提出这种要求。

  心理挣扎着想了半天,有些不甘心的杰西卡闭着眼睛飞快的在阿尔文的嘴上亲了一下,然后触电般的弹开了。右手还本能的在嘴上擦了擦,口红擦糊了都不知道!她过去亲吻过阿尔文的脸颊,但绝没有今天的感觉,很奇怪!

  阿尔文摊着手,笑着说道:“看,你这一定不是亲吻了一个爱人的正常反应。”

  阿尔文说完不在理会正在想心事的杰西卡,一把接住了扑过来的小金妮。小姑娘“咯咯”笑着拽着自己老爹的两个耳朵,在老爹的嘴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杰西卡嫌弃金妮可不嫌弃,爸爸最棒!

  阿尔文被金妮甜的觉得自己的糖尿病要犯了,也不管金妮脏兮兮的小手将自己的脸弄的乱七八糟,一把将金妮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在湖边的草坪上卖力的奔跑,想让小姑娘笑的更大声一点!

  鱼没了,只能拿面包之类的东西凑合吃一顿了,看了看杰西卡的表情,凑上去挨了两记老拳,看她神清气爽的样子,下午应该能安心的搞两条鱼上来,这里的华国鲤鱼应该是很好钓的,阿尔文决定要为美利坚的环境保护做一点力所能及的贡献!

  克罗斯也不知道跟韦斯利说了些什么,两个人一会哭一会笑的。韦斯利这个小屌丝,鼻涕眼泪糊了一脸,让人看了想笑,一点没有让人为他鞠一把眼泪的冲动!

  克罗斯安顿好韦斯利,走到阿尔文身边坐下,望着平静的湖面,感慨的笑了笑,说道:“谢谢!阿尔文,你相当于救了我的命!”

  阿尔文看了克罗斯一眼,微笑着说道:“邻居嘛,应该的!就是你最好能把事情跟我说一下,我好决定怎么面对这个美女。”

  福克斯怒视着阿尔文,说道:“你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你在帮助一个恶魔!”

  阿尔文看着福克斯笑了笑,说道:“那也不是你拐带一个恶魔的儿子的理由,对吧?

  虽然那家伙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出色的地方!”

  福克斯没有在和阿尔文争论,转而看着克罗斯,轻蔑的说道:“快杀了我吧!你这个背叛自己信仰的叛徒,很快会有人赶来杀掉你,让你下地狱去忏悔!”

  克罗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光看着福克斯,有怜悯,有痛恨,还有怀念!

  “我曾今和你一样,我相信命运织布机能保证世界运转的轨迹不会偏离轨道,我现在依然相信!

  所以刺客联盟应该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从命运织布机上出现斯隆的名字就该消失了!”

  克罗斯用一种类似宗教狂热的殉道者的目光看着福克斯,好像要拿她作为祭品,这让阿尔文有点不舒服。

  阿尔文喜欢那些虔诚的信徒,因为他们普遍善良!

  可是他不喜欢那些过于狂热的信徒,尤其是那些不拿自己的小命当命的那种。

  因为通常这种人也不太拿别人的生命当一回事!

  阿尔文不耐烦的皱着眉头,看着克罗斯问道:“这个什么刺客联盟,到底他妈的是个什么情况?

  什么组织的老大会取个“织布机”这么蠢的外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