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一对一,地狱厨房的规矩

  教学楼门口,弗兰克站的笔直的像一杆标枪。最近几天弗兰克完全替代了阿尔文的职责,负责“恐吓熊孩子”。

  看到这些孩子,视弗兰克如同洪荒猛兽的眼神,阿尔文觉得自己过去在学校干的,跟弗兰克一比,简直不值一提!也许未来学校可以改名叫做,地狱厨房“西点”社区学校。

  尼克这个小子,坐个轮椅被邻居嘉文推着,听身边的人吐槽弗兰克,“这就是个恶魔,不,地狱厨房最坏的恶棍都比不上他。”尼克这小子装作一副不认识弗兰克的样子,附和的点头,并一起吐槽弗兰克这个让他们上学的快乐指数,大幅下降的家伙。

  尼克拿自己老爹不当亲爹的作死样子,让推着他轮椅,了解他和弗兰克关系的嘉文,瞪大了眼睛。

  阿尔文笑着走到教学楼门口,在弗兰克的胸口锤了一拳,说道:“伙计,干的漂亮,我就知道惩戒处主任,是一个能让你发挥能力的地方。不过伙计,待会儿我们得谈一谈,我给你找了个帮手。”

  弗兰克昂着头,眼睛都没看阿尔文,森冷的眼神盯着每一个走近的学生,挥手示意阿尔文快滚蛋,自己非常忙。这帮小子这两天很不安分,居然打赌,谁能把违禁品带进学校,这让他压力很大。毕竟他不是索尔它们,嗅嗅气味就能找到违禁品。

  阿尔文不明所以,不过还是没有打扰弗兰克的工作,手底下的打工仔这么努力,作为老板实在不好意思在这个时候给他添乱。

  ………………

  凯奇教授的超级计算机买回来了,正在安装调试。阿尔文跑过去凑了凑热闹。

  这台超级计算机,虽然是二手货,不过把它安装起来,也占了教学楼里面的好几间教室。效果不知道,阿尔文不懂计算机,可看机房里,那密密麻麻的机器,闪动着光点。很好,非常高科技,体积也大,对得起花掉的200万美元。就是开机测试的时候,那狂奔的电表,让阿尔文有些心疼,冲凯奇吩咐,用不了这么多的机器,以后只准开三分之一。

  被凯奇教授一通口水喷的抱头鼠窜。

  学校人手有限,凯奇教授拉来了几个老朋友,带着几个手底下的研究生,帮忙调试设备。

  老家伙拉着一个长的很像,小萝莉玛蒂尔达的姑娘,搞东搞西,看他热情的样子,老家伙动了春心了,回头就让奥利维亚给他老婆打小报告。

  ………………

  校长办公室,阿尔文抱着胳膊,冷眼看着眼前的几个,在地狱厨房很有地位的黑帮老大。

  几个家伙说什么,阿尔文一句都没听进去,只是冷眼看着他们,小样,你们几个后进生的家长,跑来我一个校长办公室撒野,我要是理你,我还有面子吗?

  几个人看阿尔文脸色不好看,有点害怕,商量了一下,让俄国佬阿列克谢作为代表,出来和阿尔文交涉。

  大白熊一样的军火贩子,有些拘谨的站在阿尔文面前,说道:“阿尔文,我的朋友,你得帮帮忙,我的孩子安东。”说着指了指一个站在门外,满脸络腮胡子看起来比阿尔文年龄还大的,没有眉毛的,光头小子,“这几天天天做噩梦,伙计,你得管管你的惩戒处主任,在这样下去,我儿子要疯了。”

  阿尔文抱着胳膊,有些好奇的问道:“弗兰克怎么干的,我要给他发一面锦旗,我可不知道安东这小子能变的这么安分。”

  阿列克谢恼怒的说道:“弗兰克这个狗屎,把我儿子关了禁闭。”

  阿尔文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阿列克谢,说道:“你儿子怕关禁闭?上半个学期他在禁闭室里的时间,比在课堂上多。伙计你被你儿子骗了。”

  阿列克谢看了眼自己的倒霉儿子,恼火的说道:“可弗兰克这混蛋,用一把捕鲸叉把我儿子身上的毛发刮了个干净,除了胡子。”

  阿尔文能想象的到,被一个刽子手一样的家伙,拿着把一尺长的大刀,把身上的毛都刮干净,那是多么可怕的经历。想想就要打冷颤,怪不得这个曾经的校霸,现在表现得像个瘟鸡。不过刮个毛,你用捕鲸叉就有点过分了。

  阿尔文有点尴尬的看着阿列克谢,说道:“伙计,弗兰克是有点过分了,不过我相信安东这小子肯定没干好事儿。听说他最近在足球队表现得还不错?”

  阿列克谢有点得意的说道:“没错,安东最近的表现不错,成绩好了,现在还是足球队的主力近端锋。”说着脸又沉下来,“可这两天他都不愿意来学校了,怕别人嘲笑他。”

  阿尔文听着阿列克谢聊自己的儿子,成绩不错,球队主力什么的,特别别扭。你一个卖军火的聊这些,很不符合你的人设啊!你不是应该带着抢手,找到弗兰克,一言不合就崩了他吗?你跟我聊这些,我都不好意思跟你发脾气了。

  阿尔文有点无奈的说道:“那安东这小子,到底干了些什么?让弗兰克这么对他?”

  阿列克谢,想了想,犹豫的说道:“据说是把他的一个队友,剃成了秃瓢。不过那就是个孩子之间的玩笑。”

  阿尔文冷笑着看着阿列克谢,才不相信他的鬼话,仅仅是剃个光头,弗兰克肯定不至于这样,冷笑着说道:“玩笑?你把这事儿,当成玩笑?伙计,我们可以凶狠,残忍,但我们得讲道理。现在我觉得安东是自己罪有应得。或者你也可以把这件事情当成是弗兰克的玩笑,嗯~冷面笑匠弗兰克,你看这个绰号怎么样?”

  阿列克谢有点局促的说道:“伙计,我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其实我觉得学校现在不错,可是弗兰克太严厉,他没来之前,我都看到了安东能去上大学的希望。可现在他甚至不想来上学,这可怎么办?”

  阿列克谢这么说,阿尔文就有点不好意思了,社区学校讲究的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弗兰克把孩子吓得不敢来上学,这就不好了。我们说到底还是个学校,不是监狱。

  阿尔文觉得,自己上午安排老帕克来给弗兰克打下手的决定,非常英明。

  阿尔文想了想,说道:“学校是你想不来就不来的?被你儿子剃成秃瓢的孩子来上学了吗?

  赶紧让安东滚去上课。没几个月就要毕业了,我们学校的足球队成绩不错,安东ATC能有个十几二十分,就能找个不错的大学。

  你们想要找弗兰克的麻烦,没问题,我这个人很公道,下午三点就在体育馆,就你们几个,想找弗兰克替自己孩子报仇,那就过来,一对一,用我们地狱厨房的规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