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德库拉是只鸭子?

  弗瑞局长听到阿尔文略带挑衅的语言,咧着完全不成比例是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笑着说道:“冤魂混合鲜血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阿尔文抿着嘴,歪了歪脑袋,从善如流的给他分别上了一杯啤酒和一杯威士忌,说道:“那就赶紧喝完,离开这里。说实话,伙计,我很难让自己对你产生好感。”

  弗瑞哈哈一笑,说道:“为什么?因为我没有一个性感的大屁股?”说着可能觉得自己说了个了不得的笑话,自己在那里哈哈大笑。

  阿尔文有点冷漠的看着弗瑞局长,笑的不那么有温度了,说道:“我是个好客的人,但你一定不在我的客户名单上。”

  弗瑞感兴趣的问道:“为什么?因为这两天斯塔克在电视上的滑稽表演?或者你有种族歧视?”他表情夸张的瞪着唯一一只眼睛,像个很有求知欲的孩子,好奇的看着阿尔文。

  阿尔文给自己倒了一杯加了冰的威士忌,冷冷的看着弗瑞,说道:“弗兰克告诉我,他的一个亲密的战友,一个很有影响力的人,神盾局局长,尼克•弗瑞。

  在他对黑帮完成复仇之后替他解决了麻烦。代价是不要在去找一些政府官员的麻烦。”说着阿尔文一口干掉杯子里的威士忌,看着,一脸怎么了?样子的弗瑞。

  “弗兰克信任这个家伙,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取名叫做,尼克。可当弗兰克的妻子被炸死,儿子失去一条腿的时候,这个很有影响力婊子养的在哪里?”

  阿尔文一拳重重的砸在吧台上,“当弗兰克被蒙蔽,被派去执行任务的时候,这个婊子养的,在哪里?”阿尔文双目像鹰隼一般注视着,弗瑞的唯一一只眼睛,“当尼克残废躺在病床上的时候,这个婊子养的,在、哪、里!”

  弗瑞脸上嬉皮笑脸的笑容消失了,冷硬的看着阿尔文,愤怒的说道:“那我来告诉你,那个婊子养的在哪里。”

  看了一眼神色复杂的弗兰克,“爆炸发生的时候,这个婊子养的在欧洲追着一帮恐怖分子的屁股。尼克躺在医院的时候,这个婊子养的,在中东解决化学武器危机,弗兰克报仇的时候,这个婊子养的在给他擦屁股。”

  弗瑞愤怒的盯着阿尔文,“为了保护尼克。这个婊子养的,改了收养他的家伙的资料,让他手下最好的特工在这里,出了个大丑,到现在还是笑料。”

  弗瑞用力的砸了一下桌子,冲阿尔文怒吼道:“你说,这个婊子养的在哪里?”

  阿尔文嘲讽的看着弗瑞,冷声说道:“这个婊子养的,身居高位,忙的连个电话都不能打吗?明知道自己的战友,妻子去世,儿子受伤,连牌个人看看都做不到吗?明知道在那种时候,在派弗兰克执行任务有多残忍,这个身居高位的婊子养的,不能为他说句话吗?”

  弗瑞没有示弱,怒声说道:“我们都是公职人员,为国效力是他的职责。我也是,我的所有时间,都在为保护整个地球努力。”

  阿尔文摊摊手,冷笑着说道:“看,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区别,所以你不是我的朋友,请你下次不要在我的家人聚会时间闯进来。现在!”看了一眼弗瑞和手足无措的科尔森,伸手指向门口,“滚出去!”

  发现自己和阿尔文有着完全不同观念的弗瑞,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说道:“我不想说服你,阿尔文,我只是来提醒你,吸血鬼是个大麻烦。趁着还没有陷得太深,赶紧抽身。”

  阿尔文玩味的看着弗瑞,说道:“我很难理解,为什么神盾局的局长,会来跟我说这些话。我以为,最起码在吸血鬼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是同一阵营。神盾局的职责,不就是对付这种东西吗?”

  弗瑞局长看了一眼正喝着闷酒的弗兰克,有点无奈的叹口气,说道:“我很难跟你解释其中的复杂问题,你可以干掉你看到的所有吸血鬼,然后面对可能到来的报复。你有这个能力。但是你不能将他们曝光在公众面前。神盾局本身就有一个专门追杀犯罪的吸血鬼的部门,用来节制吸血鬼对人类的伤害。”

  阿尔文不懂政治,其中的复杂问题,他不太想去思考。只是他有一个很朴素的想法。狼和羊永远不会是朋友,它们是天敌。人类和吸血鬼之间的关系是一样的,阿尔文很难理解,上辈子的社会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喜欢吸血鬼,觉得它们很酷。又为什么,这辈子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多的“哈鬼族”。

  可阿尔文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斯塔克,不也是因为外界压力,逃跑似的去了阿富汗,实验他的新式导弹。

  思考了一下,阿尔文说道:“对付它们是你们的职责,我只负责在它们出现在我周围的时候,杀光它们!因为~”说着从吧台里抄起一杆雷明顿朝门口轰了一枪,“这里是我的地盘!”

  一个英挺的身影被从空气里轰了出来。

  深棕色的卷曲短发,刀刻斧凿般的英俊面孔,两撇性感的小胡子。稍显瘦削的硬朗身材,一身明显出自大师之手的定制西装。

  阿尔文的一枪并没有给他造成伤害,一片黑色的波纹在他的面前闪动一下,就将子弹挡了下来。

  小胡子丝毫没有因为被从空气里轰出来,而感到尴尬。手中的手杖舞出一个杖花,表现得像一个极富修养的英国绅士。冲在座的所有人点头致意。

  迈步走到吧台前,首先和弗瑞点头致意,接着看着阿尔文,微笑着说道:“也许,你可以先给我来一杯鲜血威士忌。”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神色。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家伙,阿尔文表现的很镇定,这种出场方式还没法给他压力,他要是穿个蓝色紧身衣,把红色内裤穿在外面,也许阿尔文会很害怕。

  阿尔文微笑着,给他倒了一杯威士忌,递给他,问道:“我是阿尔文,和平饭店的老板,不知道您是什么人?”

  小胡子帅男,接过威士忌,放在嘴边抿了一口,轻笑着,说道:“你可能没有听过我的名字,我叫弗拉德•德库拉。一名匈牙利伯爵。”

  阿尔文惊讶的捂住嘴,说道:“我一直以为德库拉是只鸭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