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宝贝睡觉

  事情虽然解决了,可阿尔文的心情并不是太好。因为死了太多的人,虽然这些家伙死有余辜,可难保没有什么厨师、保姆之类的被一块儿干掉。

  阿尔文当然不会因此去找金并的麻烦,因为这是黑帮的仇杀。前面就说,跟金并别苗头,还起个名字叫血腥詹森,一看就活不长。

  不过看JJ的表情,恐怕阿尔文要背这个黑锅!这可不行,阿尔文想着,如果他把这个黑锅背下来,金并这个校董每年的捐款是不是能多上500万。毕竟大苹果城的毒品大佬,只剩他一个了不是吗?

  “JJ给金并打个电话,把我今天跟黑熊说的话跟他说一遍。告诉他,学校的捐款每年多一倍,他知道为什么!”阿尔文有点生气的交代道。

  推门进了餐厅,今天经历的事情有点多了,阿尔文稍微有些疲惫。坐在吧台边上,跟认识不认识的人喝了一杯。

  正要宣布今天的第二个好消息,尼克找到了父亲。就看到,吧台内的小门被“砰~”的一声推开,尼克一条腿蹦跳着,出现,大叫道:“阿尔文,快去看看弗兰克,他做数学题,做的晕倒了!”

  阿尔文一口酒,喷在了JJ的身上,看着一脸无辜的JJ,老子就是故意的,怎么样吧?

  挥手宣布,今天的欢乐时间到了!让JJ安排他们回去,住的太远的还要送一送。阿尔文跟着尼克上到了餐厅的阁楼。

  阁楼挺大的,将近60个平方,尼克的床摆在靠近窗户的地方。弗兰克脸色青紫呼吸急促的躺在床上。

  阿尔文进来的时候,他已经醒了,看到阿尔文,弗兰克尴尬的转过头看着墙壁。

  阿尔文松了口气,能动说明没事,不然喜事变丧事太难受了。他就是受了重伤,太虚弱了,在加上之前喝了很多酒,这会儿确实没有力气了。不然以他铁血硬汉的风格,绝不会像个委屈的小姑娘,扭着头不敢看人,而是直接从窗子里跳出去,学好数学在来认儿子。

  阿尔文抓了抓尼克的脑袋,说道:“去找你杰西姐姐玩一会儿,金妮也在,把让弗兰克晕倒的罪魁祸首拿来我看看,弗兰克可是LA大学毕业的!他可能还是受伤的原因,才会晕倒。你去吧,我来治好他。”

  床上躺着的弗兰克,尴尬的急促咳嗽了几声。阿尔文从善如流的将尼克赶了出去。似笑非笑的看着弗兰克。

  小样,这才哪儿到哪儿啊?老子当年不会做儿子的家庭作业,还在家长会上被点名批评,老子不也扛过来了。你一个杀人机器铁血硬汉被二年级的数学题难倒了,还好意思晕倒?

  弗兰克努力的让自己坐起来,尴尬的看着阿尔文,欲言又止的的样子看的让人心烦,阿尔文挥手示意他别说话,安慰道:“我们学校呢,和其他学校有点不一样,孩子受的教育是不同的,所以家长如果对孩子的作业力不从心,也不用担心。你只是LA大学毕业,我见过学校里有哈佛毕业的老师都不会做这些题。你也不用自卑。”

  弗兰克急了,表示自己没有自卑,如何如何~~

  阿尔文才不理他,指挥着窗口探进来的猛毒花藤,对弗兰克脸上喷了一股绿色的气体,将他放倒。接着一根红色的藤蔓,分出数十根细须扎进了弗兰克的身体。

  一股红色的能量流进了弗兰克的体内,修补着他的伤势。

  没敢输太多的能量,看弗兰克脸色变好了,就停止了。

  挥手赶走了食尸藤,阿尔文抓着弗兰克的脚,将他的靴子脱下来扔到地上,自己儿子的床也不注意点,一看就是个脏鬼。

  让弗兰克休息,阿尔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心没肺的尼克正在和金妮胡闹,笑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杰西卡捂着头,显然被小家伙们吵的快疯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尼克大声的喊着“看我天残脚!”整个人蹦起来,单腿在空中蹬了蹬,然后摔进了阿尔文的床里。床上的金妮,小小的身子被弹得老高,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

  金妮看到阿尔文进来,兴奋的在床上,腾腾腾的几步助跑,一个腾越,跳进阿尔文的怀里,“咯咯”笑着说:“尼克,厉害,天残脚,好厉害。咯咯~”

  阿尔文单手抱住金妮,怒视了尼克一眼,熊孩子是一种恶性传染病,看看我的小金妮,这才多一会儿就被传染了,离着老子还有一米远就敢朝我蹦。都怪尼克这个捣蛋的小子,把我的宝贝女儿都带坏了。这要是摔了可怎么办。

  抱着“咯咯”笑的金妮,阿尔文笑眯眯的用额头抵住金妮的小脑袋,“我的宝贝可是淑女,不能学这些捣蛋鬼,刚才那样太危险了。”

  金妮双手捧住阿尔文的脸颊,“嗯啊”在阿尔文脸上亲了一口,“爸爸,厉害!金妮,喜欢,爸爸!”

  这就没事了,女儿这么懂事,调皮一点也是可以的!阿尔文高兴的抱着金妮,高高的一跳,后背砸在了床上。柔软的床垫将床上的尼克弹的飞了出去,一屁股栽在了地板上。

  尼克这熊孩子就是皮实,蹦蹦跳跳的,大叫着,冲上床,想要报复。阿尔文怀抱着“咯咯咯”笑的金妮,左躲右闪。陪着两个孩子胡闹。

  玩了一会,尼克可能有些累了,三个人就这么坐在床上。杰西卡早在阿尔文进来的时候就溜走了。

  尼克难得安静下来,躺在床上,双手枕着脑袋,说道:“阿尔文,我爸爸找来了,是不是我要离开了?”说话的时候语气里透着“犹豫”“担心”“不舍”

  金妮听了,趴在阿尔文的胸口,有点难受的说道:“尼克,不走,金妮,喜欢,不走。”

  阿尔文,在金妮脑袋上亲了一口,安慰了她一下。

  尼克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阿尔文的大手在他脑袋上一通倒腾,揉的他眼歪口斜,嫌弃的说道:“走~往哪儿走?你爸爸一个穷酸打工仔,能带你到哪儿去?明天把旁边的房子租下来,让弗兰克住,还有把JJ也赶过去,这个混蛋把我的杂物间折腾的进不了人了。”

  尼克听到不用走,爸爸也能留在身边,心里高兴,转头用明亮的眼睛看着阿尔文,说道:“谢谢!阿尔文,谢谢你!”

  对熊孩子阿尔文一向没有好脸色,用力的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别用这么恶心的眼神看着我,快滚去照顾你的爸爸。他受了伤,我给他治的差不多了。不过有个人看着最好。”

  尼克立刻蹦了起来,出门的时候,回头冲阿尔文做了个鬼脸,笑道:“阿尔文,我的老爹可比你强壮的多了,你得加油了!”

  阿尔文,做势要起来揍他,尼克大笑着往阁楼蹦去。

  阿尔文看着怀里的金妮,柔声说道:“金妮,我送你回房间睡觉好不好?”

  金妮摇了摇头,睁大眼睛看着尼克,说道:“金妮,看,爸爸,金妮,不睡,睡了做噩梦,爸爸,不睡。”

  阿尔文觉得自己的心,莫名的被一股酸楚浸泡在里面。紧了紧怀里的金妮,狠狠的亲了一口,说道:“金妮,睡觉,爸爸,厉害,噩梦,赶走。”

  金妮幸福的抱住阿尔文,强烈的安全感包围着她。伴随着阿尔文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慢慢的睡着了。

  黑黑的天空低垂,

  暖暖的繁星相对。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