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弗兰克•卡斯特

  欢乐的气氛当中,一个落魄的中年男人,始终与整个餐厅氛围格格不入。

  当阿尔文抱着金妮逗她开心的时候,中年男人靠了过来,手肘支在吧台上,侧对着阿尔文,有些落寞的看着热闹的人群。

  “给我来杯威士忌。”

  男子的眼神阿尔文很熟悉,JJ刚来的时候就是他这种眼神,说不上杀气,就是很麻木,看谁都像在看一具尸体,像一台机器多过像一个活人,而且他受伤了,身上有很浓的消毒水和血腥的味道。

  阿尔文看了看他,在这个欢乐的气氛下,没有煞风景的提,今天只有啤酒免费。拿了个酒杯给他倒了一杯威士忌。推到他的面前。笑了笑,“希望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能聊聊吗?”

  “关于什么?”阿尔文好奇的问道。

  男子叹了口气,有些犹豫的说道:“关于那个孩子。”说着眼睛的视线朝天花板上指了指。

  阿尔文有些摸不着头脑,带着点戒备,冷声说道:“谁?尼克?你是谁?”

  男子一口干掉杯子里的威士忌,痛苦的捂住脸,说道:“我是谁?我是一个糟糕的丈夫,不负责任的父亲,一个不知道什么才是生命中最重要东西的傻瓜。”

  阿尔文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个男人,招呼杰西卡过来,照顾一下金妮,“金妮,跟杰西卡姐姐玩一会儿,好吗?爸爸有点事情。”

  杰西卡跑过来,脸上挂着兴奋的红晕。却发现气氛似乎有点不对,看到那个落魄男人,杰西卡说道:“是你,你又来了。”转向阿尔文说道:“他来了好几天了,下午我就想和你说了。他似乎有什么事情。”

  阿尔文点头表示知道了,将金妮交给杰西卡:“杰西卡,带我的公主去楼上,玩一会儿。我这里有点事情。”

  在金妮小脸上亲了一下,看着杰西卡带着金妮上了楼。

  “让我猜猜,您是尼克的那个只存在于电话里的父亲?”阿尔文无视了男子的痛苦,尖刻的问道。

  男子没有在意阿尔文的语气,低沉的说道:“是的,我就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说着把酒杯推给阿尔文,“请在给我来一杯。”

  阿尔文给他又倒了满满一杯威士忌,看着他一饮而尽,没有说话,阿尔文知道男子有很多话想说,而他只要做个好的听众。

  “我曾是这个国家最好的特种部队指挥官!我为这个国家出生入死!甚至不惜放弃了自己的家庭生活!我甚至没有在尼克出生的时候去亲眼看看!”男子在次将酒杯推给阿尔文。

  阿尔文能感受到男子语气里的愤怒,有对自己的,有对这个国家的。他需要一点酒和一个好的倾听者。将一整瓶威士忌推给了男子,示意自己在听。

  男子拿起酒瓶狠狠的灌了一口,“我在为这个国家出生入死,我的妻子和儿子却遭到了炸弹袭击,我的妻子死了,我的儿子失去了左腿。那些该死的政客向我隐瞒了噩耗,安排我去执行一件为期一年的任务。那些婊子养的只是把我当成机器,认为我们的生活、家庭不值一提!那些凶手,那些意大利黑手党的婊子养的,直到我找到他们把他们塞进绞肉机之前,都还在逍遥法外。”

  阿尔文咽了咽唾沫,这事儿他知道,港口区的意大利黑手党“切萨雷”家族,一家老小40多口人,全部被干掉,塞进绞肉机里,绞成了肉酱,一大家子最后装了两口棺材匆匆下葬。结果这会儿来个家伙,告诉他,是我干的!这有点太刺激了!切萨雷家族没有好人,这是公认的!可他妈连猫狗都杀了个干净,这他妈是个活阎王啊!

  男子没有理会阿尔文微变的脸色,狠狠的灌了一口酒,“让我最心痛的是,我曾经最好的战友,同样试图隐瞒事情的真相,并试图阻挠我去报仇。只是告诉我尼克还活着,并给了我这里的地址。”

  阿尔文心里吐槽,就你这阎王性子,是我也不敢告诉你啊!“切萨雷”家族直系46人,保镖、手下,还有他妈的去做客的16个人,全部被杀光了。一场小规模的战争也死不了这么多人啊!

  “我在这里几天了,谢谢!谢谢你!不仅因为你救了尼克的命,而且现在尼克很好,我从没想过尼克是这样。”男子眼里泛着光,“虽然缺了一条腿,但是开朗、阳光,没有一点自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伙计,谢谢!”

  阿尔文摆了摆手,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喝了一口,说道:“你的麻烦解决了吗?我的意思是切萨雷家族以外的麻烦。你知道我当尼克是我的家人,而你,只是曾经的电话父亲,你只存在于尼克的幻想里。如果你身上还有麻烦,我想我会阻止你接近尼克,你一定调查过我,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男子看了一眼阿尔文,没有因为阿尔文威胁的语气生气,而是很郑重给他敬了一个军礼,“我不会替尼克感激你,我看得出来,你们相处的像是一家人。我替我自己感激你,你让我免于沉沦地狱的痛苦,你让我的生命里保有了最后一丝光。”说着举起酒瓶和阿尔文碰了一下,又灌了一大口。“没有麻烦了,还记得我说的那个曾经的战友吗,我和他做了个交易,不在去找那些婊子养的政客的麻烦,他会替我解决我现在的所有麻烦。”

  阿尔文,松了一口气,他其实也很矛盾。就算这个家伙身上全是麻烦,难道他要见尼克,阿尔文还真能拦着吗?他知道尼克是多么渴望父亲的出现,他的父亲在他心里是个英雄式的人物。阿尔文虽然大部分的替代了父亲的角色,可他不是尼克真正的父亲。如果这个家伙不出现,那么时间久了也许尼克也就淡忘了,可是事情才刚刚过去一年。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个家伙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家伙。如果在华国,他就是军人的典范,十大劳动模范之类的人物。虽然阿尔文并不太能认可,那种抛开家庭为国家效力的行为。但是这种人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就得为他竖起大拇指,说声“辛苦了!”

  阿尔文,举杯示意,“能不能冒昧的问一下,您的战友是谁?能有这么大的能量。死那么多人,可是大事情。”

  男子拿起酒瓶,跟阿尔文一碰,“尼克•弗瑞,神盾局现任局长。”

  阿尔文脑子里瞬间出现了一个,丑怪丑怪的黑人独眼龙的形象。阿尔文喝了口酒,问道:“那么你的名字是~”

  男子看着阿尔文,“弗兰克”说着伸手和阿尔文一握,郑重的介绍自己道:“我是弗兰克•卡斯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