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们不一样

  交代好事情,发现已经快要3点了。抱着金妮,走进吧台,给金妮倒了一杯柠檬水,抱着她一起上了楼。

  阿尔文的房间里,金妮站在地上,双手十指交叉,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小脸上的表情,有些自卑,有些焦虑。阿尔文,将身上被划破的格子衬衫脱掉,卷成一团,在胸口擦了擦。蹲下身,平视着金妮,指着自己的胸口,对金妮说道:“看,我没事,爸爸很厉害!”

  金妮惊讶的扑到阿尔文的面前,小手在阿尔文的胸口四处摸了摸,想要寻找自己造成的伤口。最后只找到了四道细细的伤疤,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金妮如释重负,笑容在次回到了脸上,结结巴巴的说道:“爸爸,厉害,爸爸。”交流有些障碍的金妮,有些词语憋在心里说不出来,让她有点焦急,可爱的抓了抓脑袋。

  阿尔文怜爱的为她整理了一下,有些散乱的头发。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安慰道:“金妮,很聪明,我们以后可以慢慢来。”说完又亲了一下。

  将金妮的双手拉过来,抚摸了一下她的指缝,那里还有没有干的血迹。有点心疼的问道:“会疼吗?”

  金妮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明白阿尔文是在关心她,开心的笑着说道:“习惯,不疼。”说着还懂事的用手指抹了抹,阿尔文皱起的眉头,“金妮,好,爸爸,不怕。”

  阿尔文觉得自己的心就要化了,女儿会关心爸爸了,别说就是手上带两把刀子,带两把手枪他也喜欢!用力的抱了一下金妮,走到窗边,示意她过来。

  金妮好奇的走了过去,阿尔文发现,金妮小小的个子,站到窗边却看不到外面,好笑的看她,双手扒住窗台,用力的向上蹭,好不容易才能露出眼睛。

  一把将金妮抱起来,指着窗外,说道:“金妮,不一样,爸爸,也不一样。”窗外的巷子里这时没有人,一根墨绿色的粗大藤蔓,从一条水沟里窜了起来,伸直身体来到了阿尔文的窗前。

  阿尔文捏了捏藤蔓尖细的头部,猛毒花藤,受用的抖动了一下身体,似乎在高兴。接着阿尔文指挥着藤蔓跟金妮打了个招呼,金妮小嘴张大,惊讶的看着阿尔文。

  阿尔文笑着用额头顶了顶金妮的脑袋,说道:“看,爸爸也不一样,所以金妮是阿尔文的女儿。我们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金妮笑的纯真,享受着阿尔文的亲昵,死命的点头,“金妮,爸爸,其他人不一样。”

  阿尔文亲昵的跟金妮碰了碰鼻子,挥手赶走了猛毒花藤。将金妮放到地上,摸了摸她的脑袋,“爸爸换件衣服,爸爸带金妮去买衣服好不好?”

  金妮看着阿尔文,笑道:“金妮要爸爸,不要衣服。”

  上辈子见到啥都想要的胖儿子,跟金妮比起来,简直不在一个位面。

  阿尔文将一件新的格子衬衫套在身上,又穿了一件灰色的夹克,配上一条深蓝色牛仔裤,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北方的农场主。很土,很朴实,却也很踏实。将一顶棒球帽扣在金妮的脑袋上,笑着说道:“出发,我的公主。”牵着她的小手,跑到了楼下。

  到了楼下,发现餐厅的人走的差不多了,只有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满脸落魄的坐在角落里,手上抱着一杯咖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不关阿尔文的事,这里是餐厅,你爱坐就坐,心情不错的阿尔文,让杰西卡给这个男人上了一杯啤酒,看他的表情,啤酒比咖啡应景。

  然后笑着对杰西卡说道:“跟我走,老板发福利,给你买衣服。”

  刚给中年人送去一杯啤酒的杰西卡,欢呼尖叫一声,问道:“去第七大道吗?”

  阿尔文摸摸口袋,想了想,“去27街区,雪莉成衣店。”

  杰西卡失望的“哦”了一声,不过很快就高兴起来,毕竟老板送礼物了不是吗?赶紧脱掉围裙,背着手蹦跳着跟阿尔文出了门。

  阿尔文抱着金妮站在门口交代老肯特,“老肯特,叫两个伙计,把我的阁楼收拾干净,把我们尼克•卡斯特先生的东西全部搬到阁楼去,卡斯特先生想要住阁楼已经很久了,这次要让他如愿了。因为我们的小公主需要他的房间。还有找老胡安给我们的小公主弄一套家具,要粉色的,今晚睡觉前弄好。”

  老肯特高兴的答应下来,凑趣的拿着不存在的帽子躬身行礼,“乐意为您效劳,公主殿下!”说完招呼几个年轻人,去了餐厅的二楼。

  没人注意到,当阿尔文提到尼克的时候,那个落魄的中年男人,脸上的表情是,“内疚”“渴望”“害怕”各种表情混杂的奇怪神情。听到阿尔文要将尼克赶到阁楼时,是愤怒,听到阁楼是尼克的愿望,是高兴。似乎尼克的喜怒哀乐总会牵动他的心。听着阿尔文得意的显摆着自己的女儿,他表现的无比羡慕。

  让JJ把黑小子杰森看好,开上车子,拉着金妮和杰西卡,兜了个圈子,开到了一条街区以外的“雪莉成衣店”,这里专门经营各种女士衣服,当然儿童女装也是有的。

  老板娘雪莉是个四十来岁的漂亮女人,穿着打扮虽不奢华,但永远精致,一点点精心搭配的廉价饰品总能将她点缀的荣光四射。阿尔文能看出来,这是个有故事的女人。不过这和阿尔文没关系,进了店里,阿尔文大手一挥,豪气的示意杰西卡,“买~”

  老板娘好笑的拦住了阿尔文的土鳖行径,先是拉着杰西卡,为金妮挑选了几套衣服,试了试。

  公主裙,漂亮,一种颜色来一套!

  运动装,漂亮,粉、黄、绿荷来一套!

  ……………………

   T桖衬衣配背带牛仔裤,加牛仔外套,太帅了,在来个棒球帽,太棒了!阿尔文跟金妮碰拳,嘻嘻哈哈的和她站到大镜子前。两人看起来就是一对父女,没有因为肤色不同而显得怪异。

  看金妮特别喜欢,更喜欢的阿尔文大手一挥,来十套。

  其他零零总总的鞋子,袜子,内裤,睡衣之类的在杰西卡的帮助下全部买齐了。

  之后杰西卡挑衣服的待遇就差的多了。

  牛仔短裤加露脐短袖,“老板,好看吗?”

  “天又不热,露个肚皮给谁看?”

  碎花小短裙,“这件呢?”

  “裙子那么短干什么,腿不冷吗?”

  …………………………

  牛仔裤加T桖,“这件?”

  “嗯,蛮好,就他了,来两套!”

  杰西卡生气的冲到阿尔文身前,抱怨道:“老板你太过分了,这是我来时穿的衣服。”

  阿尔文愣了一下,“是挺好看的啊,多来几套换着穿。”

  杰西卡生气的在阿尔文的脚上跺了一脚,转身跟老板娘雪莉说道:“除了这件,其他的全部包起来,嗯~不同颜色来两件。全部记老板的账。”

  姑娘你这样给自己加戏,真的好吗?

  不得罪生气时的女人,是阿尔文上辈子用血泪换来的经验,看在你帮我女儿挑衣服的份上,忍你了。

  在杰西卡的偷笑中,捏着鼻子付了钱,还好不贵,一共才九百多美元。嗯~等以后有钱了带女儿去,第那个几大道逛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