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真实的夜魔侠

  阿尔文知道马特是谁,漫威里大名鼎鼎的夜魔侠。每天晚上穿着红黑色的战衣穿梭在地狱厨房的大街小巷,打击犯罪,保护普通人的安全。

  漫画里这是一个强悍,聪明,几乎无所不能的超级英雄。可阿尔文知道,现实里,这是一个遍体鳞伤的偏执狂。

  马特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地狱厨房居民,他偏执的想要改变地狱厨房的现状,他认为,是多如牛毛的黑帮和无休无止的犯罪,让地狱厨房变成了现在这个绝望的地方。他想要通过打击犯罪和黑帮交易,来改变地狱厨房的环境,却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黑帮和犯罪永远不会消失。

  他只是一个在阿尔文看来身手很不错的普通人,也许他还有个可以称之为超级听力的异能。可面对狗急跳墙的黑帮分子,很多时候他并不能完全的占据上风,受伤就在所难免了。

  不过马特的人格,精神,阿尔文是敬佩的。一个心里只装着其他人安危的家伙,怎么样也值得敬佩!

  阿尔文有些惭愧的,对马特道歉道:“对不起,马特,你知道我和金并达成了协议,不能插手其他街区的事情。”

  马特听了,无奈的笑了笑,显得特别的无助,有些茫然了说道:“阿尔文,我们都想地狱厨房变好,为什么你已经改变了三个街区,而我却什么也没有改变。其他街区的人们依然在被抢劫,杀害。我却无能为力,我有时候会痛恨我的能力,让我每天晚上都能听到陌生人的呼救声,我努力了,但是我帮不了每一个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阿尔文,重新给他倒了杯啤酒,在里面加了两小杯威士忌,放到他的面前。敲了敲酒杯示意他喝酒。接着说道:“马特,改变一个地方的环境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知道我为什么跟神盾局提的第一个条件,是要改善警察局的装备吗?”不用马特回答,阿尔文接着说道:“这样像迈克尔和斯科特他们就敢在晚上上街巡逻了,不是所有的罪犯都丧心病狂的敢于攻击警察。只要街上有警察巡逻,地狱厨房的治安会有改善的。”

  马特沉默的举起酒杯,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说道:“可总是有人再被伤害,而我却无能为力。”说着马特摘下墨镜,灰白色的眼睛似乎没有瞳孔,马特用力的挫着自己的脸颊,显得分外无助。

  阿尔文听了马特的话,有些愤怒,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不是上帝,上帝也拯救不了所有的人。马特你要让自己能够放松下来。我们都想让这里变好,我们需要一起努力。伙计,每天出门去做义务警察,不如帮助真正的警察,让他们能够回到自己的岗位上。伙计,我会找金并谈一谈,让他约束自己的手下,不要再找普通人的麻烦。你也不要在去找他的麻烦,这样只会让你自己受伤,而且有一个能够约束黑帮的家伙在,无论怎么样都比混乱的地狱厨房要强得多。”

  马特一口灌下剩余的啤酒,有点愤怒的说道:“那就让金并逍遥法外?”

  阿尔文无奈的解释道:“金并并不可怕,地狱厨房的现状也不是金并造成的。想要干掉他非常的简单,但是干掉他之后呢?数百个大小黑帮失去了管制,地狱厨房会变成什么样子?金并只要还在,这里最起码会有一点点秩序,哪怕是地下秩序。”

  马特趴在吧台上,无奈,迷茫,整个人好像就要被压垮了一样,轻声说道:“阿尔文,我不知道,你说的对不对,但是最起码你做的效果比我要强很多,但这并不代表我会放弃自己的做法,我会继续下去,直到我真的无能为力为止。”

  阿尔文知道他说的无能为力,指的是到他死去为止。阿尔文尊重他,所以不会阻止他去用行动践行“将社区变得更好”的理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支持你,但你最少要偶尔让自己休息一下。”说完示意,马特在来一杯,这次阿尔文换上了威士忌。

  很快马特就彻底的醉倒了,乘着福吉在跟人吹牛聊天的档口,一根红色的细小藤蔓扎进了马特的小腿,一股红色的能量顺着藤蔓注入马特体内,那是食尸藤的能力,吞噬尸体转化成生命力。阿尔文计算这时间,当输入的能量足以完全恢复马特受伤的身体的时候,阿尔文召回了食尸藤。若无其事的给自己到了一杯酒,一口干掉,看着脸色红润睡着了的马特,喃喃自语道:“为了高尚的人格!为了执着的努力!干杯!”

  欢乐的气氛持续到夜里12点,随着餐厅的打烊而结束。阿尔文安排JJ送马特和福吉回家后,自己回到了二楼的卧室,先去看了一下小尼克,发现他早已经睡着了,阿尔文微笑着给他掖了掖被角,替他关掉灯,走了出来。

  转头发现杰西卡,正倚走廊的墙上,看着自己。阿尔文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问道:“怎么了?有脏东西吗?”

  杰西卡注视着阿尔文的脸,羞怯中带着仰慕的眼神,让阿尔文有点不太适应。前世一个三十五岁的老男人,这辈子被一个十九岁的小丫头盯得有点不知所措,这太不应该了。于是开起了玩笑,“杰西,你有什么丢在我这里了吗?”

  杰西卡疑惑的摇了摇头。

  阿尔文装作失望的,叹了口气,“哎,我还以为,我们的杰西把心丢在我这里了,在这里等着要回去。”

  杰西卡的脸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红,红到阿尔文都开始有点担心她会烧着了。羞恼的杰西卡,重重的一跺脚,“咔擦”一声二楼木质走廊的地板被跺了个洞,她的整条右腿陷进了洞里,因为失去了平衡,上身自然后仰,让本来不怎么挺拔的胸部,显得稍微有了点规模。

  两个人都愣住了,阿尔文发誓,自己是对自己的房子这么不结实表示震惊,绝对没有嘲笑杰西卡糗事的意思。

  杰西卡的脸色由红转白,脸上的血色几乎是瞬间就退去了。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一条腿陷在地板下,一条腿搭在地板上,杰西卡能想象自己有多糗,不敢看阿尔文表情,双手撑地一用力,将腿从地板里拔了出来,因为太用力,她的一条裤腿被完全撕烂,露出了雪白的长腿,同时又带飞了一块地板。

  杰西卡捂住脸绝望的低声尖叫,然后冲进了自己的房间,重重的关上了门。因为用力太猛,整个房间门连同门框,一起飞了出来,砸到了对面的墙壁上。

  阿尔文看着需要大修的房子,暗自抱怨了一下,自己就是嘴贱,没事干调戏杰西卡干什么,尤其是他还是一个,力大无比,容易害羞的姑娘。这不,明天又将是忙碌的一天。

  阿尔文走到门口,瞄了一眼,杰西卡趴在床上,将头埋在枕头下面,发出懊恼的尖叫。不去招惹这个时候的女人,这是来自一个已婚男人的经验。

  扶起房门,将门框塞回去,又将听到动静,爬起来偷听的尼克赶回床上,自己也回了房间,准备好好睡一觉,结束这忙碌的一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