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得活的久一些

  地狱厨房的和平饭店门口,勤奋的老成一如既往的将早点摊放在这里。从早上五点就开始做起了早点生意。

  老成打听过,嘉文以后要去上大学,那可需要一笔大钱,虽然在餐厅干厨师,阿尔文给的薪水还不错,可是老成依然觉得自己可以更努力一些。

  只是今天有些不同,往日里这个时间餐厅的老板阿尔文已经起床出门晨跑了。可是今天餐厅的大门紧闭,还总能听到里面阿尔文的怒骂声,听起来他和那个托尼•斯塔克的父母都有交情!

  嘉文幸灾乐祸的看着表哥上气脸上挂着熊猫眼被赶出了餐厅,他一直很崇拜阿尔文,还有点暗恋餐厅大姐大杰西卡,但是自从表哥来了之后能直接进到餐厅工作,自己却只能老老实实的上学,这让他有些嫉妒。

  上气站在老成身边,很自然的接过了他手里的活儿。一边给包子打包,一边懊恼的锤了锤自己脑袋,抱怨自己为什么要笑的那么明显,嘲笑老板的惩罚一般都来的非常快,尤其是那个老板还有点小气的情况下。

  这不,买车的预算又被削掉了一万,为此还挨了老板一记封眼锤。

  老成看了一眼餐厅紧闭的大门,好奇的问上气,说道:“怎么回事?”

  一旁的成婶笑眯眯的用一块毛巾包了两个鸡蛋,递给上气,示意他敷一下眼睛。

  上气客气的接过了鸡蛋,龇牙咧嘴的敷在了脸上。对着老成用华语说道:“叔儿,今天老板的脾气有点暴躁,你可得小心点儿,小心吃挂落!”

  老成虚踢了一下上气,说道:“毛还没长齐呢,就在背后说老板的坏话,找打呐。我问你的是老板为什么生气!”

  上气叹了口气,说道:“老板昨晚出去打蝙蝠精被那个斯塔克用太阳灯照坏了脸,现在黑的像个煤球,这会儿见人就发火。

  我就笑了一声,就被揍了一拳赶出来了!”

  老成摇了摇头,没有在理会自家的倒霉侄子,你在老板倒霉的时候往枪口上撞,挨揍是应该的。

  餐厅里,阿尔文脸上涂满了福克斯提供的滋润美白的护肤品,唉声叹气的看着眼前咧着嘴冲自己傻笑的小金妮。

  这姑娘一大早起床发现自己的老爹变成了黑炭头,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哈哈傻笑着溜到杰西卡的房间找了一瓶不知道什么玩意儿,把自己也涂成了一个小黑人。

  然后跑到阿尔文面前顶着张小黑脸表示自己跟老爹一样,大家都是黑人。

  阿尔文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个贴心的傻姑娘,把她抱在怀里用力的亲了一口,长长的叹了口气,姑娘傻就傻一些吧!只是自己这个老爹一定要尽量活久一些,别让她被人欺负了就行!

  福克斯微笑着站在吧台边上,一边的手肘支撑在吧台上,身体斜斜的靠在吧台边上,端着一杯咖啡笑嘻嘻的看着阿尔文和金妮嘻嘻哈哈的打闹。

  这时候的阿尔文哪里像一个昨天晚上还在下水道跟怪物厮杀的硬汉,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儿奴老爹。

  阿尔文顶着满脸的滋润美白霜,抱着黑炭头小金妮,凑到福克斯身边,一手搂着她的细腰,怪模怪样的做着鬼脸。

  福克斯挑着眉毛一把推开了阿尔文伸过来的脸,从他怀里接过金妮,小姑娘可不能顶着个黑炭头到处跑,这会儿时间差不多了。脸上的深海泥可以洗掉了,这东西不便宜,可也不能用太久。

  看着有些失望的阿尔文,福克斯最后还是忍不住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口,才抱着金妮上楼洗脸。

  阿尔文看着福克斯上了楼,转头冲着一大清早就在吧台边抱着杯威士忌,喝的痛快的拉塞尔说道:“你可以走了,伙计,回去告诉尼克•弗瑞,不管他想搞什么阴谋诡计,那里面都不应该有无辜的人为此丧命。

  说实话我现在很讨厌你们神盾局,比过去还要讨厌。”

  拉塞尔咧着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我会的,阿尔文,我欠你个人情。但有件事我要说清楚,我不太知道他们想要搞什么,但我能保证他们一定不知道有手合会这回事。

  虽然那结果区别可能也不是太大,但是,这会不会让你好受一些?”

  阿尔文看着这个出色的混蛋,他知道昨天之前的下水道里的环境有多恶劣,拉塞尔敢一个人闯进去,追查那些变异的吸血鬼,他是好样的!

  可拉塞尔个人和神盾局是两码事,他表现的在好,也没法儿抹除神盾局给自己留下的坏印象。

  给拉塞尔的杯子里添满了酒,阿尔文说道:“我从不否认你们为世界做出的努力,但是那是你们的职责。无辜的人不该为此丧命。

  伙计,我最不喜欢你们的一点是你们总是以为你们自己才是世界的中心,所有人都必须无条件的配合你们。

  知道吗,有最少六个警察为了追查下水道里的人口失踪事件而牺牲了。如果你们肯通报一下,就能少死很多人。”

  拉塞尔无奈的笑了笑,低着头摆弄着手里的酒杯,说道:“神盾局必须强硬,它是这个世界的最后一道防线。所以它注定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阿尔文,你没有看到这个世界真正的样子,不然你会理解神盾局的一些做法的。

  当然,这不包括有关吸血鬼的事情,在这件事情上我同样觉得独眼龙昏了头了。”

  阿尔文摇了摇头,说道:“其实这没什么好说的,神盾局的归神盾局,其他的~”阿尔文耸耸肩,对着拉塞尔摊手示意,自己不想在跟神盾局有交集。

  拉塞尔点了点头,一口喝掉杯子里的威士忌,整理了一下身上有些狼狈的西装,昂着头离开了餐厅。

  阿尔文看着这个出色的西装牛仔推开餐厅的大门,抬着头面对阳光的方向露出灿烂的笑容。仿佛一切都无所谓,只要有阳光在,就能有一份好的心情。

  一边给老成帮忙的上气有羡慕拉塞尔,自己在能打,但是没有人家帅感觉就是会差那么一些意思。

  …………………

  马特的公寓里,棍叟的左臂上绑着石膏,他昨天和斯普林特交手被打断了胳膊,这会儿只能老实的做个残疾人了。

  他的正对面坐着一位穿着一身得体西装的老绅士,他满头的白发并没有让他显得苍老,而是显得睿智。湖蓝色的眼睛像是安静的湖面,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影响到他的平静。

  马特有些紧张,他被一把小刀顶在下巴上,贴着墙站立着。

  用小刀控制他的是那个被他“绑架”回来的姑娘。

  马特很紧张,对着眼前这个依然全身裹着保鲜膜的姑娘说道:“小心点,别把你身上的保鲜膜弄坏了,出了问题这个房间就待不住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