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上辈子的债,这辈子来还!

  从椅子上转过身的姚衣长长出了一口气。

  他自己的经历从第一天就被他改变了,记忆中二十年前,他没有退学,毕业了还去美国进修,进修回来才相的亲。

  所以他以为来的姑娘不是那个人。

  其实他本来就没抱什么期待,毕竟有些事还是被他改变了,所以今天来的谁他进门之前还真不确定。不过现在看来,一切刚好。

  姚衣跟上姑娘的脚步,看着她的背影,只觉聘聘袅袅,轻若灯影。

  光影伴随着她延展到阳台,大理石台的冰凉与晚上山间的凉风让她稍稍平复了些心情,这种场面她真是应付不来,若不是生来是个听话的孩子,今晚连来都不会来。

  隔着一扇玻璃门,姚衣正站在门外。

  江静姝趴在栏杆上的样子扯出了他不少的回忆,那些回忆里,静姝也常常会这样子。

  今天在里面,他表现的所有不认识的样子,都是装的。

  除了打量一眼她,那是真想看。

  因为20年过去了,姚衣自己都不太记得20岁的江静姝是什么样子,他也担心会有什么蝴蝶效应,比如江静姝不来了,又或者她长变了,又或者虽说是江律师这个家族那个大她三岁的江静敏。

  还好,一切都和记忆里一样。

  画面让姚衣觉得有某种温暖,他看着看着忍住轻笑出声。

  小声响惊动了江静姝,她马上转头来看,眼色骤然而紧,“你怎么来了?”

  姚衣得想办法让她放松下来,恰好,他也有办法。

  所以他有些调皮而无理的说:“这是我家,我怎么不可以来?”

  江静姝语气一滞,她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并不会生气,相反,太正经会让她局促害怕丢人,不正经她就舒服多了。讲那么多其实就八个字,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你比小时候调皮多了。”

  姚衣双手插兜,低头一笑,走近了两步,“你还和小时候一样,不肯说话。”

  这么一说倒生出了几分老友重逢的感觉。

  江静姝转过身来,风扬着她的秀发,她迎着晚风微笑,这个时候她会说…

  “我没事的,你其实不必跟出来。”

  然而这句话是姚衣说的。

  真真切切是姚衣说的。

  江静姝平静的脸色生出讶然,扬起头盯着满是笑意的姚衣,他充满自信的表情让她觉得有些神秘,“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因为这是个非常善解人意的人,就怕自己给别人添麻烦。

  不过刚刚见面,姚衣可不会这么说。

  “我猜的。”他说道。

  江静姝有些疑惑了,“你这人奇奇怪怪的…”

  “哪有,”姚衣笑着道:“以后你就会了解了,其实不怪。”

  但是很帅,嗯。

  江静姝也不纠结于此,她问道:“你为什么不要花家里的钱?”

  姚衣说:“因为我是男人啊,男人是要挣钱养家的人,不是让家养着的人。”

  这些矫情的话都不是随便说的…换个人可能觉得他大男子主义,但江静姝是百分百的小女人。

  所以她听了会很受用,果然她更加温柔的说:“你和我所知道的富二代不太一样。”

  “其实我压根不喜欢富二代这个词。”

  “嗯?为什么?”江静姝撩开被风吹进嘴巴里的秀发,疑惑的问。

  姚衣道:“这不是个好词,社会也不喜欢我们这样的人,其实只是个描述事实状态的名词,但一说出来,就让人觉得这个人很不懂事,很没用,除了投胎,啥都不会。”

  最后的八个字让江静姝噗嗤一笑。

  姚衣继续说:“其实哪是那么回事,我认识的大部分家庭,对孩子的教育都很重视,虽说又有钱又是名校毕业让人很气,可事实就是如此。”

  “那你干嘛退学?”

  “985我可以读完,但没必要。”

  江静姝忽然觉得有些羡慕这人了,相比起来,她就只会按部就班。

  “我们回去吧,出来太久不好。”

  “好,听你的。”

  “谢谢你能出来,我感觉现在放松多了。”

  “不客气。”

  江静姝走两步身子顿了一下,她有种玄妙的感觉,“我为什么感觉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样?”

  姚衣抿着嘴唇,神秘的笑了笑,没有作答。

  江静姝跟上他,追问道:“嗳,你怎么走了?”

  姚衣说:“今晚过后,你来找我,我就告诉你。”

  其实理由很简单的,

  因为你是我前世的老婆啊。

  ……

  ……

  江静姝的确是这样的性格,善解人意到逆来顺受。

  可惜那会儿的姚衣完全不是什么感受过生活滋味的良人,他感受的都是女色的滋味。

  因为父亲的威严,因为江静姝蛮漂亮的,他接受了相亲的安排。很年轻,25岁,一个抢手的富二代就是已婚了。

  暴殄天物。

  而且是绝不会离婚的那种,因为静姝的性格很招姚爸姚妈喜欢,姚衣敢提一句离婚,老爷子就敢踹他。

  然而25岁的姚衣用句俗话就叫小伙儿全身都是火,身体倍儿棒,又没有贫穷限制他,所以怎么会一直只让一个人替他擦枪?

  而且针对他的诱惑也多,毕竟是姚家公子,即使结婚了,也挡不住那些莺莺燕燕飞蛾扑火,这种情况下只有意志特别坚强的人才会守住道德底线。

  姚衣完全不是、

  于是,从人妻少妇到制服少女,从OL白领到模特空姐,姚衣是走南闯北,起早贪黑的找人给他擦枪,什么办公室里,车里,都是基本操作,但凡出差那都是打炮之旅,只要加班那少不了红袖添香。

  要不说,再次年轻回来,弥补遗憾是一回事,重活自我是一回事,最开心的大概还是老二恢复了……醒则如枪出如龙,蛇纹绕身;眠则似怒蛙待鸣,肾水绵绵,这比多挣多少钱都给劲!

  说起来,这么描述那一段可能稍显夸张,但这的确就是姚衣生活的写照。

  至于江静姝,或瞒或骗,或哄或吵,总而言之,她这个性格是被姚衣吃定了。

  碰上贤者时间的时候,姚衣也会暗自懊悔,叼着烟想着自己媳妇儿,人长的漂亮,性格那么好,她真的不应该被那样对待。

  人家常常说这辈子你的恩我只能下辈子还了,

  是了,上辈子姚衣欠的债,这辈子的姚衣来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