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思虑

  “你好,我是姚衣,欢迎你,还有江叔叔来到我家来。”

  当着众人面,毕竟不能盯着人家姑娘看,所以按礼节握手微笑,短短的几秒钟基本也就这样,做不了什么,也说不了什么。

  但他看清了。

  这不是什么技术,这是本能。

  上帝给了每个男人一杆枪,只要你不整天想着拿它当搅屎棍用←_←,

  都会有这个本能。

  所以她到底长什么样?

  应该说,在姚衣多年的基于男性审美视角下异性容貌多样性及其优劣势的学术研究生涯中,江静姝算是很特别的那种。

  特别的让人有娴静之感。

  目测下,她有着一米七的身高,黑长直发,冰肌如玉,年轻的东方女孩儿皮肤确是颇有光泽,洁白的额头看着便让人很有食欲。

  不过要说最特别的,还是右侧眼角下的淡淡小痣,在微笑时候更添了几分俏媚,那一双明眸也更加有神,一眼望来,只觉得嘴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

  便是不那么相熟,凭着直觉,也有温婉可人,俏丽横生的感受。

  姚灵长相不错,不过看了几眼也觉得有些被比下去,女人鲜有不在乎容貌的,不自觉的撇了弟弟一眼,看看他是不是看呆了。

  而对于姚衣来说,只觉得很幸运…

  这要是来个芙蓉姐姐之类的,多闹心。反正上头来了话,最近他是躲不掉这一出,那还是给他好看的吧,起码养眼啊。

  说实在的,他倒不担心爸妈故意给他找个丑的,他是担心上一辈人的审美——竟然说他不算帅,这是典型的审美有问题才会得出的结论。

  江爸爸多打量了两眼姚衣,显得多一分关心。

  “小衣,我们刚刚聊起了你们,听你爸说,你退学了?”

  姚衣点头回道:“嗯,退掉了,我心思不在学习上,干脆就出来了。”

  “对学的东西没兴趣?”

  “有一点,但也不完全是,我是想要找一个更好的老师。”

  江律师觉得有意思,挑眉一问,“出学校…去找更好的老师?是谁?”

  姚衣答道:“是生存。”

  人少距离近,这些话谁都能听见。

  几位年长者听了略一琢磨都心生认同,尤其是他们这些,都可以算得上人杰,但有今天无不是拼杀上来的。

  身在高位,但依然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社会也是自然界,那些技能,除了生存,又有谁可以教你呢?

  姚起脸色稍稍缓了缓,看来当初那个决定是对的。

  儿子真的不一样了。

  简单的家宴开始,主家和客人全部入桌列坐,姚衣和自己的姐姐跟几位叔叔的孩子坐的近,长辈的坐得近。

  最近的姚氏集团没什么大事,江律师新回国,算是与以往的饭局有些不同,于是大家多说了点,剩下的,便是姚家公子非要去体验民情了。

  互相敬酒闲聊,他们还是会问起,李叔叔说:“好像确实比之前懂事了不少,看来这方法是有效果的。”

  姚起一看不对,道:“他才哪儿到哪儿,你们不要给他夸的飘飘然了。”

  姚衣才没有,他在看江静姝,因为他感觉小姑娘在瞧他,不过很快便躲了目光。

  直到有人问他:“小衣,那你想好自己做什么了吗?”

  姚衣回道:“之前巧合认识了朋友,在卖些小东西,先把肚子喂饱再说吧。”

  “嘿,老姚,你也来的真的,真是没给钱?”

  姚爸还有些得意嘞!

  李叔叔这时候劝说:“第一桶金很难挣,有时候往往要靠一些运气,从小做起是不错,但也没必要从零做起。”

  “最终的目的是要有所作为,只要这个目的达到就可以了。”

  姚衣若有所思,忽然有了一点感触。

  这话他记了下来。

  自己是不是因为太不喜欢富二代这个身份所以有些矫枉过正了?

  刚刚重生那会儿的确是一门心思想着摆脱这个身份。

  毕竟受累颇多。

  他心中有了思虑,吃饭其实也就是应付了。

  热闹的一桌上,姚妈给他使眼色,要他去和江静姝说两句。

  他是男生,要主动,难道等着人家姑娘找你吗?

  姚衣懂,自是端上酒杯与她碰了一下。

  “小时候,我们见过,你还记得吗?”姚衣隔着姚灵向她举了举杯。

  姚灵也得以零距离看自己的弟弟撩妹。

  江静姝抿了一口红酒,微微点头,“有一点印象的,现在就记得房子很大。”

  姚衣没那印象,“不大不大,小别墅吧。”

  姚灵默然,赞同的点点头,虽然她也不清楚具体是哪一处,不过按时间推算,当时她家住过的,的确都只是小别墅。

  江静姝头皮微麻,记忆中隐隐的出现当年和他的那一段对话,这人是魔鬼,而今晚的见面,到现在第一次让她有了稍负面的印象。

  不过真不怪姚衣,你没看姚灵也点头吗?的确是不大啊。

  这是几十年的生活概念给的。

  这没有办法,当了那么多年姚起的儿子,许多概念他都不太正常,比如物价,他也很无奈¬_¬。

  好在,如今他懂得察言观色。

  一看不对劲,马上转话题问道:“你这次回来,还走吗?”

  “不会了,金融危机后,美国的经济环境很差。”她一字一句,道明缘由。

  姚衣顺势接话,“那好,尚京我熟,以后有什么需要就联系我。”

  江静姝含蓄的点点头。

  她始终有些不好意思,怕是江爸也和她说明了来意。这种事,不是泼辣性格的人多少都会有些拘束。

  而姚衣看她始终放不开也就没盯着,回过头来吃了点东西,而姚灵也附耳过来说:“好看吧?是不是心里乐开了花?”

  姚衣面无变化,“赶紧吃点东西吧,我有什么可乐的?”

  姚灵白了他一眼,“这时候再装就是伪君子了啊。”

  姚衣小声道:“如果不装那就是真小人了。”

  江静姝应该没听清,但她心思聪敏,又一直在注意他俩,因而大概也能猜到肯定是在讨论她,一时间,不由多了些害羞。

  再抬头,看到姚母笑意盈盈的看着她,心头小鹿更加乱撞。

  于是慌不迭的起身寻了个借口离开一会儿。

  姚灵盯着自己的弟弟,“你屁股镶金就是抬不动是么?”

  姚衣无奈,看着姑娘的背影,起身跟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