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你好,我叫江静姝

  姚起老爷子今年五十又五,富一代,小时候饿过肚子,文化水平也不是很高,为生计,十七岁进社会,于是十年结基础,十年创集团,十年高歌进,十年看天下。三十八年来,终于挣得了这煌煌宏大的姚氏集团。

  主位上坐着的人,这一生大概可以如此概括。而且在姚衣得记忆里,往后的二十年,自家父亲尽管暮年却依然拥有壮志,譬如再过不就移动互联网大行其道,姚氏业务虽说涉及不深,但并未如睁眼瞎一般对此一概不知。

  身为他的儿子,是很多人梦想的事。若是他想混,大概也没什么难的,可他已经决定不再当父亲的影子,这条路可就压力巨大了,都说什么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殊不知智商不够的话,牛顿的屁股都爬不上去,更别说肩膀了。

  时隔多日,姚起再见到自己的儿子,心里有观察其变化的心思,但表面上还是没啥变化,依旧威严十足。

  掌管那么大的集团,他已经习惯了强势与严厉,姚灵和姚衣从小时候到现在,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怕他。

  姚衣好一点儿,毕竟他不是那个二十来岁的姚衣,姚灵还是不敢随意的。

  佣人们打开门就能看到一间偌大的屋子,视线正前方是靠墙摆放着的乌金木真皮弧形沙发,屋顶中央的法式水晶灯照的地板反衬着晶莹的亮光,周围的墙壁上多有一些欧洲古典化作,这里的风格整体也偏西方,所以倒也合适。

  姚衣离开了一阵子如今再回来,略微对两个世界做些对比就会发现还是很不一样的,别的不说就是头顶这一盏水晶灯,怎么也得50万人民币,以前觉得没什么,现在倒是发现,许多人挣这几个灯泡都得花上好多年,想想都扎心。

  当然,扎的是别人的心,不是他的。

  “小灵和小衣都回来了,来,”姚爸语气不重,意思明了,很简单的一说,

  但姐弟俩还是很知趣,脸带笑容的向几位来客问好,今天来的人,除了李鸣爸这个生意上的伙伴,还有一些官方人员,房地产不可避免的会接触的,比如姚起右手边的便分别是尚京市的副市长以及建委的主任。

  这两个人往这一座,姚衣今晚酒就少不了。

  对方自不会故意灌他这后辈的酒,不过人家灌不灌是人家的事,你喝不喝是自己的事。

  好在只是家宴,可以随意一点,两位领导也会放松点儿——如前文所提,这里没有一个摄像头。

  除了这两位还有另外两个公司的董事长,还有一位今天姚家人心中的重点——江律师。

  律师的收入也是很可观的,更何况做到了江律师这种在美国开律师事务所的程度,一个高收入人群的标签是绝对可以戴得起的。

  江律师名江瑞,而他的女儿……

  去打招呼的时候,姚灵多注意了一下,姚衣……当然也不是漠不关心。

  姚爸和其他几位在聊,江爸这边他将自己女儿介绍给这对姐弟,“静姝,你们小时候还见过的,这是姚衣,这是姚灵。”

  姚灵表情含笑,心中思虑泛起。

  静姝……

  应该是叫江静姝了,这么多年不见,原来是生成这番模样了……

  ……

  至于姚衣,他看到了真人后,脑海中尘封的记忆之弦则被拨动了几根。

  早些年,他还比较调皮,姚爸虽然严厉,可毕竟很忙,一周能瞟他几眼就不错了,有那么几年他和他姐都在寄宿学校了。

  应该是小升初的暑假,又或者初一的暑假,姚衣记得不大清楚了,但江律师到家里来肯定是哪一年的夏天。

  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江静姝。

  穿的是白色的小连衣裙配白色的露背小鞋,扎着双马尾,留着少许刘海,嘴巴嘟嘟,有点儿婴儿肥,眼睛大大的,却一直低着眼皮,一双手一直抓着自己的爸爸。

  小姑娘胆子小,跟着爸爸过来,爸爸走到哪儿她就到哪儿,好像好多小孩子走亲戚都会这样,当时的江静姝就是其中之一。

  现在想来倒是有一点可爱。

  后来江爸说她不必害羞,可以去和姚衣哥哥玩。

  当久了弟弟的人一听有哥当立马就向姚爸自告奋勇,小江静姝有些不敢,江爸说了好几次,她才跟着姚衣去别处玩。

  地点是在姚家的另一处别墅,具体是哪儿,姚衣不大记得住,因为实在太多了。

  不过还记得那日阳光猛烈,蝉声扰人,屋外面蓝天白云,不远处绿树幽幽,姚衣想向她展示最新的游戏和自己买来的动漫人物手办之类的,不过江静姝对此都没什么兴趣。

  她憋了半天问姚衣:“你有没有去过美国?”

  鲜衣怒马少年异常钢铁直男,姚衣非常干脆的说:“没有。”

  江静姝奶声奶气的说:“我马上就要去了。”

  姚衣没啥反应,因为他不明白这个有什么可聊的,所以只是简单的回应一个‘哦’字。

  可怜小江静姝对于去到陌生的国度有些担心,所以捏着小手指道:“那……你想不想去?”

  姚衣:“不想。”

  江静姝:“我也不想。”

  姚衣:“你不想也没用,反正马上就要去了。”

  到此结束,小江静姝根本不想看他那个什么游戏,宝宝要回到爸爸身边,外面人太坏了,还说什么带我玩。

  时光流转,那时的孩子后来经历少年慕艾,慢慢成长为今天进退有据,拿捏准确的姚衣。

  那时被气走的双马尾女孩更加温柔清纯,右侧颧骨旁的那颗淡淡的小痣还留在记忆里点缀着。

  “你好,我叫江静姝,安静的静,女朱姝。”姑娘站在江瑞的身侧,看起来一如当年,还是有些害羞,讲话时,声若细蚊,音似春风,轻柔绵絮,仿佛一阵春风袭来,吹过耳畔,略过心弦,带起阵阵涟漪。

  姚衣想起了诗经·静女的开头,想来这个名字也是取自那里的: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意思是娴静姑娘真漂亮,约我等在城角旁。

  再抬眼细细看了眼江静姝,心中生出和姐姐同样的想法,原来她生成这番模样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