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相亲

  双向双车道的盘山公路如蛇纹绕山一路向上,前两天的雨水冲洗得深色的柏油路面一尘不染,只有几片枯叶随风飘落,盛放而开的繁茂枝叶牵手一路昏黄灯光成群成片拥抱着道路。

  姚灵几个弯一转车头已经上了山,视野下方只剩万家灯火的城市夜景,灿烂而热烈。

  姚衣忙了一顿,总算是整理好了一身行装。他姐看了看中央后视镜里的青年,许是因为最近出门在外有所劳累,嘴边的几搓绒毛如今已经成了短粗的胡须…这次再见到真像是大人了,时间也该到了。

  “小衣,江叔叔的女儿你还记得吗?”

  她突然问这么一句,姚衣也没多想,沉吟下微微想了想,“…是那个话少安静的小姑娘么?”

  “现在可不是小姑娘了,据说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了。”

  姚衣正要接话,却顿有所悟,眼神瞥了下她的侧脸,很快已经想通是什么事了,之前倒也和他提过,此刻了然悠悠道:“我说呢,你不经提醒主动就给我带好了衣服,原来是有这个想法,咱妈和你说的吧?”

  姚灵也不否认,只淡淡笑道:“甭管怎样吧,上次你可是答应了要看看,今天来的都是咱爸的好友,就算有什么不乐意,也不能乱来。”

  “明白,”姚衣说的有气无力,偏头看向车外,眼神绵绵,脸色沉静,“我知道怎么做…刚刚让咱爸觉得我成熟点,我不会怎样的。再说结婚本就不是个简单事,可能会因为任何一个原因就成不了,既然如此我干嘛非得让这个原因是我的强力抵抗呢?”

  姚灵略有意外,心中有些矛盾,喜的是这个弟弟忽然聪明机智了许多,一言一行俱是区别,主见、思虑都不像是不久前的毛头小伙子了;不喜的是这样也太滑头了点…

  姚衣自己则胸有成竹,这算个啥事,根本不在话下。

  倒是这个江姓女孩儿,他细细想了想,应该还是好多年前见的呢,当时只觉得家里来了个一点都不调皮的女孩儿,其余的却没啥印象了。

  也难怪,他小的时候可不喜欢这样的人,因为和她玩不起来。

  这一趟二十多分钟的路程很快接近尾声,半山腰上的姚家庄园渐渐露出了脸,庄园依山而建,坐分三处,漏出来的方向正是大门,开车进去便进入中庭,花坛、喷泉样样精致,车子绕着花坛到正门口,姚家正有人迎接。

  不过姚灵不必,她载着自己的弟弟往右驶去,家里的人自然认识她的车,看到姚衣下来也不意外,“小姐,少爷,夫人已经在等了。”

  车自会有人去停好,这姐弟俩则径自拾阶而上,眼前的楼并不高只有区区四层,但台阶整洁而宽阔,大门厚重不失奢华,真的走进里面也当然不乏金碧辉煌。

  姚衣上身是定制的西装,要说这种衣服和几百块的有啥区别,比较容易看出来的是从肩至臂从无一丝褶皱,至于如何合身那本不必多说,皮鞋有规律的敲击地面发出‘噔噔蹬’的清脆声。

  大气不缺精致,细节中也不输壮观,姚衣伴着姐姐行走于此,他们本就属于这样的地方。

  不过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因为…他都习惯了,所以到这儿来他的表情不是这样(^∀^)ノシ,而是这样(-᷅_-᷄),小场面而已。

  入客厅上二楼右转,门口相熟的佣人告诉他们姚母就在里头。

  “妈,”姚灵推门而进。

  姚妈妈马上展开笑颜,这一家人钱财已经不是主要问题,可毕竟孩子成年了,家里的事业又大,忙起来后见的也不多,这次也算是个好契机。

  不过没时间絮叨,家里毕竟有客人,看到两个孩子都挺好,也就放心了,“还担心你们会晚呢,现在正好,一会儿和我去主厅,你们李叔叔先到,其他几位也差不多了。”

  虽然她这么说,但也神色轻松,毕竟这次只是家宴。

  至于李叔叔也就是李鸣的父亲,姚家是开发,李家是承建,多少年来都是合作无间。

  姚灵这么先带过来也是姚母有话和儿子说,果然她转身过来,先打量了一番,“精瘦了,是不是吃了不少苦?”

  姚衣抿嘴而笑:“放心吧妈,我心里有数。”

  姚母暗暗叹气,知道自己是劝不住了。

  “爸呢?”姚灵问。

  “回来了,和你们李叔叔在谈事儿。”

  相比于姚衣,李鸣的离家出走就是典型的二十岁小伙子了,实际上他想要的状态和姚衣差不多,但处理方式的不同带来了完全不同的效果,今晚他就没能跟着李叔叔来了。

  姚母问了些他在外面的情况,大体上她是知道的,可有些话从姚衣嘴巴里出来毕竟不同,于是母子聊了少许,也没很多,因为姚妈妈有更重要的事。

  “江律师是你爸很好的朋友,你爷爷那辈关系也不错…”

  姚衣没想着听过去的故事,直接问道:“人到了吗?”

  “来了,”姚母却怕孩子有抵触,所以又添话道:“今晚主要还是你爸过生日,和几个亲近的朋友吃顿家宴,不是给你相亲,所以你不必想太多。”

  姚衣单手插兜,嘴角一弯,“知道,凭着老人们的交情,认识认识总是应该的,何况小时候还见过呢。”

  姚灵心说现在是真鸡贼了,明明路上表现出不愿,到了妈面前,这态度展示,一点毛病都挑不出。

  她抬眼撇了姚衣一眼,发现他一副正经无邪的神色,回应她眼神的时候没有一丝眼色的波动。呵,还真能装!

  就这稳住劲儿的样子以前就没见过。

  搁以前肯定毛毛躁躁的。

  略过这个小子不提,姚灵自个儿都有些对这个江姑娘感兴趣了,其实长什么模样,她也是不知道的,只是知道随父亲多年在美国读书,也就最近才刚刚回国。

  她回忆着江律师的模样,想着女儿像父亲多,这样来看,她应该不会丑到哪儿去,不过也说不准,万一就是又矮又胖的…

  想到这儿姚灵忽然觉得有趣了不少…

  一是要瞧瞧什么模样,二一个,也要看看自己这越来越机灵的弟弟一会儿怎么应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