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不好受

  熙珑山坐落于尚京郊区,风景秀丽,绿林成荫,说是山倒也没多高,自是没有华山的险峻,泰山的挺拔,不过却有三分娇姿蕴含其中。

  这样的地方空气清幽如兰,花草树木成景,远离喧嚣,不近人烟,若是选为居住地,离城市太远未免不便,大多数城市人这么想,不过也正是取人少隐蔽的特点,类似姚氏集团这样的巨富大多都在此兴建自家庄园别院。

  没有出售的打算,也不作为经营商业的场所,大多时候只为自己家用,就像有些会所不进某个圈子进不去,姚衣今天去的地方若不是相熟的,或受邀请的,大多人也没来过。换句话说,能来的,非富即贵,在他的记忆里,这儿的确也是招待领导的地方。

  房地产是权力密集型产业,出淤泥而不染是最令人钦佩的,可这行业毕竟是审批性质的,现实如此,因而需要这么一个地方,安全隐秘,表面上作为休闲之地,实际上也可以作为最隐蔽的场所。

  隐蔽到一个摄像头都没有,相信我,尽管21世纪了,可真的有这样的地方——小民受穷,大佬恐变。

  大多数人每每都觉得那些上面的人指不定把日子过成啥样呢……实际上嘛,那的确是真的很不一样…

  姚衣生来属于那不一样的地方,他也没办法,毕竟没得选择。

  他常常想富二代有什么好,做什么,成了都说是祖辈余荫,不成,那你简直是废物中的废物,的确是不缺钱,但也少了许多快乐。

  话虽如此,老爹的生日该去还得去,只是姚灵提了一句穿回自己的衣服…这很难办。

  倒是有一件意大利手工定制的西装,可没合适的鞋,应聘时候唬唬人就算了,说不定看的人可能觉得你衣服是假的呢,可回家不一样,都是识货的人,别搞的身上几万,脚上几百,真富二代才不屑玩暴发户那一套,呵。

  不过他穿近日这风格也不合适…那个场合都是老爷子的企业家朋友,能喘气的谁不是眼睛一闭一睁几千万进出,那些二代朋友们也都不是朴素的人。

  他要太朴素了,那就跟穿大裤衩逛金銮殿一样,太稀奇了,到时候平白搞出许多噱头出来,无聊无趣也无必要,最烦的是肯定人人都问你咋想的。

  这段日子他解释腻了。

  还是按回归姚少爷的宗旨穿,然而要穿得和之前没区别的…有一个很现实的难度——买不起啊卧槽!

  那些衣服原材料是布料嘛?那分明是人民币啊!

  盯着出租房里的地摊货,姚衣真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向金钱妥协…

  “算了,”他想了想,还是不能将定制西装和地铁口的那双鞋穿在一起,一个电话拨给老姐,嘟了两声之后有人接通,他开口,“姐,我记得之前我有衣服落在你那儿是不是?”

  “要我带着?”

  “你带了?!”他略有意外的欣喜。

  “我没有。”姚灵说的干脆。

  脆到姚衣差点没一口老痰呛死自己,“那我实在做不到体面,只能说抱歉了。”

  “骗你呢,我知道你是真的净身出户,怕你出啥情况,给你拿着呢,不过我可能到的晚点儿,五点…三十,差不多四十。”

  “那没事,你时间紧的话别绕路来接我,我打车到上山的路口等你。”

  放下电话姚衣这才觉得可以收心,于是再略作整理之后捏好时间出门去了。

  米萌倒是有问他去哪儿,他就直说回家给父亲过生日,没毛病,可小姑娘大抵不会想到他会为衣服发愁之类的心思,说了句生日快乐便没有多想。

  下了楼,他自己打车出发,这个钱还能出得起的。

  随手拦了一辆,坐上车便讲:“师傅,去熙珑山。”

  师傅抬眼看了他一下,眼神中微微含着打量和审视。

  姚衣眼看六路,观察入微,自是知道他的想法——目的地属于某种意义上的富人区,在路上跑的司机肯定知晓的。

  可他现在看着并不很像。

  懒得多说,路人无视。

  倒是开着开着师傅和他聊了起来,“要说这熙珑山风景确实好,不过这都傍晚了,还上山?”

  顿了一下又解释道:“我意思是这个时间点,那地儿去是容易,但回来可不好打车。”

  姚衣觉得有些好玩和好笑,要说啥就直接说嘛,跟逗小姑娘似得,明明目标是走水道以探清幽,非得先擦着边说我爱你天长地久。

  尽整花里胡哨的。

  司机师傅看他没啥反应,又说:“小哥我不骗你的,不是为了挣你这点,那地方真不好打车。”

  的确,倒也算事实。

  于是姚衣回道:“没事,师傅,你放心开吧,我晚上不回来。”

  不回来?

  司机心里嘀咕,看着不像啊……

  渐渐地城市被甩在身后,灯火阑珊被绿树丛林取代,通往山上的路也越来越冷清,只有两旁的通往远处的路灯,就算偶尔过一辆还是声音很饱满的跑车声。

  司机赞叹连连,恨不能藤原拓海附体。

  姚衣在车上和自己姐姐联系,时间掐的差不多,上山的盘山公路匝道口,姚灵的车正停着。

  “不上去了?”师傅问。

  “上。”姚衣解开安全带,留下车钱。

  师傅向右前方看了一眼,随后释惑——车牌号告诉他这青年人可能真的是住在上面的。

  上了姐姐的车,姚衣赶紧换衣服。姚灵看他这顿完全没必要的忙乎,开口说道:“我看要不你还是算了吧,瞧这折腾劲,你自己烦不烦?”

  姚衣身量高大,在这个小空间辗转腾挪还真有些费劲。

  不过人嘛,干自己喜欢的事,累的满头大汗,虚的肾不堪支,那也是乐此不疲的。

  “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么点麻烦就说算了,我还能活不?”

  姚灵也不抱什么期待,就是那么一说,心中想着,折腾吧,换个思路想,他这个老弟,这样的条件,这样的折腾也总比天天泡女明星这样的坏习惯要好,是吧?

  这么想来,其实发现也还挺不错。

  姚灵不提这茬,转脸问:“那最近有什么收获没?”

  姚衣边穿边说:“当然是有的,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吧,我的成长环境告诉我,有钱不能怎样,但是现在想想,还是得着好点儿。”

  姚灵听着有趣,呵呵直笑:“是这样吗?”

  “是啊,因为向钞票低头是不好受的。”

  想他什么时候为衣服愁过,也真正是破天荒头一遭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