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昨日重现

  宿舍门被人推开,外面有歌声向屋里传来。

  “董小姐,你熄灭了烟,说起从前。”

  “你说前半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

  端着饭盒的室友十分自然地接上下一句:“在五月的早晨,终于丢失了睡眠。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董小姐,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躺在另一张床位上铺的哥们儿翻身起来,扯着嗓子嚎道:“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停停停,你们别唱了,走到哪儿都是这首歌,跟洗脑似的。”

  邱浩成双手捂耳,不堪其扰。

  最近几天,一首据说是毕业校友创作的民谣歌曲火遍了整个南联大,只要身处校园内,无论是在教室、食堂还是寝室,都能听到《董小姐》的旋律。甚至,就连厕所隔间里,也有人哼唱着爱上一匹野马!

  平心而论,这是一首优秀的抒情歌曲,但再好听的歌,萦绕耳边反反复复无休无止,也让人受不了。

  “干嘛,这歌不是挺好听的?你这就受不了啦?那咱们学校的董小姐,还不得崩溃啊。”

  赖在上铺不肯起床的邋遢哥们儿嘎嘎怪笑,邱浩成想起那天在食堂三楼看见的姑娘,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

  《董小姐》传遍校园,董小姐与余先生各种版本的爱情故事也传遍了南联大,想必此时已与余先生分手的董小姐一定饱受其扰。

  不过,这跟邱浩成没有关系,说实话,他甚至有点快意,毕竟他对那位余姓学长印象不错,于是在他看来,劈腿并抛弃余先生的董小姐,是个反派。

  “谁会不厌其烦的安慰那无知的少年。”

  “我想和你一样,不顾那些所以——”

  歌声再次传入耳中,邱浩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哎呦我靠,受不了了,我不待这儿了。”

  “那你去哪儿?图书馆倒是没人唱歌,诶,你要是去图书馆,一会儿回来帮我带个肉沫茄子盖饭啊。”上铺的邋遢哥们儿朝邱浩成挥手,看样子他今天是不打算下来了。

  邱浩成摆摆手:“自己去食堂吃,我要出去。”

  “去哪?”

  “动感天地。”邱浩成扬起传单,“拳王争霸赛!”

  “赢了请客啊!”

  “没问题。”

  邱浩成哈哈一笑,走出寝室。

  本来呢,打定主意参赛,就该提前到动感天地街机厅练练手,熟悉环境,毕竟坐在嘈杂的街机厅里用摇杆按键进行操作,与坐在寝室里用手柄和键盘操作大不相同。

  但这几天不光要上课,还要参加入党动员大会和入党积极分子党校学习,三天两头开会,实在抽不出时间,因此只能等到周末,也就是活动当天。

  正好,躲一躲无处不在的《董小姐》。

  南联大校区离繁华热闹的市区并不远,邱浩成转一趟公交车再走几分钟就找到了动感天地街机厅,接着他意外地发现,动感天地与他想象的大不一样。

  在他印象里,老式街机早已没落,街机厅要么关门要么转型,要么像吊着最后一口气的晚期病人,任谁看了都堵心。

  可动感天地完全不一样,看入口的楼梯间,这个街机厅明显有些年头,但入口两侧摆着花篮,门口铺着崭新的地毯,隐约能嗅到些许清香。

  定睛一看,楼梯每个台阶都有一行粉笔字:

  【你来了】

  【等你很久了】

  【希望你来这里】

  【不是因为空虚】

  【也不是因为无聊】

  【而是因为你】

  【能在这里找到乐趣】

  【准备好了吗】

  【那么】

  【去战斗吧!】

  “嘿,有点意思啊。”

  陌生人的声音在身侧响起,邱浩成扭头看去,那人三十上下,身材臃肿,穿着显瘦的黑色外套,头发蓬松,看起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

  “以前我来过这儿,不是这样。”胖子接着说话,也不知道是在跟邱浩成说,还是在自言自语,“最早的时候,十年前吧,这儿很干净,后来脏的不行,嘿,没想到现在收拾的这么好,我看,老文搞这个活动,是想给我们一个盛大的告别吧。”

  见邱浩成不搭理他,胖子咧嘴笑了下,率先跨上楼梯,虽然满身肥肉晃荡,但动作却很敏捷。

  接着邱浩成也上了楼梯,刚走到二楼便被眼前的景象给镇住了。

  头顶的条形灯没有打开,全靠四面墙壁上如藤蔓一般攀附于墙纸的串联小彩灯照明。

  迷离彩光中,几百台老式街机以奇特的排列方式布置在二楼,既不显空旷,又不至于阻碍来回走动,还有一种难言的美感,仿佛米其林餐厅的精致摆盘。

  别出心裁的环境布置并不能让邱浩成深陷震撼,真正让他激动到不能自已的,是人,挤满街机厅的人!

  这里好多人。

  这里全是人!

  那么多台机子,没有一台是空的,不仅如此,像合金弹头、三国战纪这种当年最火热的游戏机后边,竟然有人站着排队!

  邱浩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走过楼梯时穿越了时空。

  这是2009年?

  还是1999年?

  摇杆声与按键声响成一片,偶有间隙也会被谈话声掩盖,形形色色的人们因相同的目的聚在一起,抛下各自的身份,无视彼此的差异,喜怒哀乐只为屏幕里的种种变幻……

  这是街机的魅力,但这种魅力,不是早就消失了吗?

  恰在此时,音乐切换,一段熟悉的旋律跃然入耳。

  “Those were such happy times (那曾是如此幸福的时光)

  and not so long ago(似乎并不遥远)

  How I wondered (我时常疑惑)

  where they'd gone(它消逝于何处)

  But they're back again (如今它重现眼前)

  just like a long lost friend(像一位久无音讯的老友)”

  邱浩成站在门口,听得出神。

  一个年纪相仿的男生走了过来,热情地向他发出邀请:“欢迎光临,请进!”

  邱浩成点点头,问:“这首歌,我小时候经常听的,但是忘了歌名,请问?”

  “喔。”男生指着人头攒动的街机厅,给出答案,“《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