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董小姐

  董莹莹上楼后一眼就看见了余伟文,这意外的遭遇让她不知所措。

  如果董莹莹说她对余伟文没有残留一丝爱意,那她是在骗自己。毕竟相恋两年,曾经的深情缠绵不可能说忘就忘。

  正因为没有忘,所以不想再见。

  本以为不会再见,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眼前。

  “莹莹,那边那个是你前男友吧?”

  挽着董莹莹左臂的室友用手肘轻轻捅她。

  “他盯着你看呢!”

  “是他。”董莹莹莫名心乱,想要装作没看见,继续往前走,但却迈不开腿。

  “他该不会是来找你的吧?应该不会,一桌子人呢,咦,他变化好大啊。”室友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余伟文,为不敢与他对视的董莹莹提供情报,“穿衣服的品位提了几个档次,桌上也没酒,说话嗓门也没那么大了,呃,以前倒是没发现,原来他长得蛮帅的嘛,发型和衣品果然很重要啊。”

  听到这,董莹莹忍不住扭头瞄了一眼。

  正如室友所说,余伟文变帅了。

  还是那张脸,还是那个身材,但一眼看去真的变化很大。

  这种亮眼的感觉,让董莹莹不由地回想起她与余伟文初次相见时的场景,那是在夏日午后的长廊,干净清爽的大男孩抱着吉他坐在地上,与长廊两侧树丛里的夏蝉合唱。

  “我,我……”董莹莹踌躇不前,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善解人意的室友松开手,笑道:“去打个招呼吧,分手了也可以做朋友,当面说清楚,反而不会纠缠不清,去吧,我坐着等你。”

  董莹莹递了个感激的眼神,背对着余伟文做了几次深呼吸,收拾了脑袋里乱七八糟各种念头后,她面无表情地走向余伟文,轻声道:“晚上好。”

  包括邱浩成在内,一桌子人眼观鼻鼻观心,老老实实当起了背景板。

  余伟文神色复杂,嗯了一声,不知该说什么。他预想过许多次与董莹莹再见时的场景,原以为自己可以风轻云淡,但根本做不到。

  “你……有空吗?我们聊聊?”董莹莹说着,侧头看了眼楼梯间。

  “行。你们先吃,都多吃点啊,浪费可耻!”余伟文指着满桌好菜招呼了一声,起身走向楼梯间。

  董莹莹比他慢了一步,因为她看见了桌上的传单,顺手拿了一张放在手里边走边看。下意识走到余伟文身旁后,她又觉得不妥,向后退了一步,隔开距离。

  捕捉到前女友这个谨慎的动作,余伟文微微叹气,郁闷的同时,心里对姚衣更加感激。

  “难怪让我来南联大拉人之前,带我去买了套新衣服,换了个新发型。”余伟文心想,“大概是早就料到这种可能,或者觉得我回了南联大一定会去找前女友,这家伙,心思真多,什么事都能想得这么周全。”

  余伟文不吭声,董莹莹也不说话,凝重的沉默持续了半分钟,她受不了了,随便想了句话说出口:“我以为你离开尚京了。”

  “哦,没有,我打算留在尚京,大城市机会多,发展空间大。”

  “你找到工作了?你住哪里?现在不让毕业生留校住寝室了吧。”

  “对,前些天找了工作,目前住火车站旁边,过两天就搬了,打算租个单间。”

  “你……那你过得怎么样?”

  “还行,运气好,有人愿意帮我,让我赚了点小钱。哈哈,说起来,那人你也见过,那天跟咱们坐同一部电梯的那个,前一天晚上住咱们隔壁,缘分呐。”

  虽然那张写着“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书签早就被董莹莹扔进垃圾桶,但她对姚衣可是印象深刻,当即沉下脸色,冷声道:“余伟文,我们现在是普通的校友关系,请你不要再提以前的事情,这样不好。”

  “嗯,是不太好,sorry。”余伟文很理解董莹莹的小心翼翼,毕竟是在校学生,要顾及影响。

  见余伟文态度这么好,董莹莹的心软了下来,她以关心的语气说道:“找到工作是好事,但是你要节省开支,不能为了面子,打肿脸充胖子,像这样请客吃饭,你一个月工资能请得起几次?”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这几天赚的提成,天天这样吃都不成问题。

  这句话余伟文藏在心里,没有说出口,不是不想炫耀,而是心知肚明自己现在的收入比起董莹莹的新欢差了太多。

  “这是你带来的传单吗?你现在的工作是发传单?还是跟人合作开街机厅?”董莹莹捏着传单,摇头叹气,“如果是开街机厅,还不如去街头卖唱,你别被人骗了。”

  “不,我的工作是招生,具体就不跟你说了,放心,我不会上当受骗,放心,我过得挺好,我想你应该过得很好……”余伟文忽然丧失了谈话的兴致,他摇摇头,说,“其实,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可以说的话了,何必再说呢,你快去吃饭吧,你朋友在等你呢,你看,她都饿得咬筷子了。”

  “等等!”董莹莹像琼瑶剧女主角那样呼唤,“我们,不会再见了吧?”

  余伟文没有等,也没有回答,三步并作两步回了座位,提起筷子却发现自己毫无食欲。

  这他妈算个什么事儿啊?

  百般情绪涌动心潮,余伟文长吸一口气,分开一双筷子,两手各持一支,敲着碗沿杯沿唱起了姚衣教他的歌。

  “董小姐,你从没忘记你的微笑。”

  “就算你和我一样,渴望着衰老。”

  “董小姐,你嘴角向下的时候很美。”

  “就像安河桥下,清澈的水。”

  董莹莹诧异地看了过来。

  “董小姐,我也是个复杂的动物。”

  “嘴上一句带过,心里却一直重复。”

  “董小姐,鼓楼的夜晚时间匆匆。”

  “陌生的人,请给我一支兰州。”

  “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董小姐,

  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余伟文玩了四年音乐,唱功远超常人,虽没有吉他在手,但他的经历和伤情使他能将歌词演绎得淋漓尽致。

  寥寥几句,便使食堂里的交谈声和碗筷敲击声消失不见,此时此刻,所有目光聚焦一处。

  短暂停顿后,余伟文闭上眼,纵情唱出高潮。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这让我感到绝望,董小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