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凌晨四点的街机厅

  动感天地二楼的条形灯只有不到一半是亮着的,没亮的那些,有一部分是坏了,另一部分则是为了省电没有打开。

  昏暗无人的角落处,用雨衣雨靴、橡胶手套、口罩头套、防风眼镜将自己全副武装的李鸣正奋力举高新买的扫帚,将悬挂在墙上的蜘蛛网一一清除。

  解决了蜘蛛网,他又开始对付墙上长年累月积下的污渍,这活儿真不好干,风干的痰印、牢牢粘着的口香糖、来源未知的油污,无不让人恶心。

  尽管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肌肤暴露在外,李鸣还是感到反胃,心理作用太过强烈,以至于引起生理反应,使他几度弯腰作呕。

  费尽力气从墙上抠下一块呈黑褐色不规则形状的口香糖后,李鸣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哀鸣,要是有防化服就好了,再不济来个防毒面具也行,然而条件有限,能从便利店买到的只有棉质口罩。

  把失去粘性的口香糖扔进垃圾桶后,李鸣后退几步,环顾四周,再次叹气。

  动感天地太大了,要把这四面墙壁收拾干净,少说得一天时间,还是先把别的搞定吧!

  扫地拖地倒是容易,但还有三百多台机器需要清洗。

  最后,还有一项艰巨艰辛的任务:攻下厕所这座恶臭堡垒。

  说实话,这真不是人干的活。

  体会到打扫卫生的艰辛后,李鸣对家中菲佣的敬意无限拔高。

  老天爷,她们居然能让一座占地面积约为动感天地十倍的私人别墅保持在一尘不染的状态?怕不是传说中的魔法女佣?

  想到任劳任怨的菲佣,李鸣起了点小心思。

  李力群夫妇请了四位菲佣,李鸣通讯录里有其中一位菲佣的手机号,如果李鸣给她打个电话,让她悄悄过来帮自己打扫,她应该不会拒绝。

  不过,想到为菲佣支付薪酬的不是自己,李鸣心里犯起嘀咕。

  利用父母雇佣的家政服务,与找人借钱似乎没有区别,姚衣说得对,想让爸妈承认自己,必须真正独立!

  下定决心后,李鸣活动泛酸的手脚,再次投入到劳动中。

  吧台旁边,文杰放下了那本错字连篇的盗版小说,认真且专注地看着李鸣。

  文杰本以为这个小年轻至少要等到明天才会过来,没想到他去了趟便利店就回来打扫卫生。看样子,给了那五千块之后,他荷包里没剩多少钱,否则不至于亲自上阵。

  看得出来,他以前没怎么做过家务。他拿扫帚和拖把的方式都很奇怪,像是一名孤身闯入敌群的武士,在不同系列的街机前来来回回,仿佛不知疲倦的机器。

  这让文杰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当年动感天地刚开的时候,文杰吃住全在店里解决,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像是巡视珍宝的卫兵,全力保证每一台机器都能正常使用,每一块区域都干净整洁。

  正是因为文杰这么拼,所以尚京市那么多家街机厅里,动感天地的名号别树一帜,与那些环境脏乱差的街机厅泾渭分明。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区别就不再明显,大概是在营业额大幅下降那年开始吧。请不起店员,文杰一个人顶着,再怎么拼命也顾不上整个动感天地的机器维修和卫生清洁。

  心理的防线一旦出现漏洞,很快就会全面崩溃,反正怎么打扫都弄不干净,干脆不去费心,文杰就这样自暴自弃,陷入恶性循环。

  环境越差,过来玩街机的客人越少,来的人越少,营收额越低,文杰的心情也就越差,如此往复循环,动感天地便以坚定的脚步走向灭亡,无可挽回。

  明明心灰意冷不再努力了,却又不肯放弃,像个等死的重病患者一样,蜷缩在角落里看着自己的街机厅一点一点慢慢死去,文杰现在想想,觉得这种行为真是傻比透顶。

  要是当年果断放弃,拿着前几年行情好的时候赚的钱去开个网吧,怎么会混得这么差?要是当年没有颓废,坚持打扫卫生搞好环境,说不定营业额就不会一落千丈,再用手里的钱购进一些新机,也许生意还能维持。

  不过,木已成舟,想再多也没有用。唯一能做的,就是抓住现在。

  文杰骂了一句娘,也不知道是在骂谁,骂完站起身,摇着胳膊晃着脑袋走向李鸣。

  当他走到李鸣身后时,李鸣正在清洗抹布,一抬头看见文老板拎起扫帚,愣住了。

  “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活动活动,你接着擦机子,我先扫地拖地,哎,弄干净也没人来,过两天又是一地灰。”文杰一边说话一边挥舞扫帚,听起来好像有点不情愿,但肢体动作表达了完全相反的意思。

  “谢了,文老板,搞完我请你吃宵夜。”

  李鸣抱了下拳,乐呵呵地附身擦拭游戏机的底座,他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不过这个承诺实现不了,因为等到他俩把动感天地的机器和地板清扫干净,已是凌晨四点。

  四点钟想吃东西?要么跑去马台街,要么再等一个小时——到了早上五点,早餐店差不多开门了。

  好消息是,文老板有泡面。

  坏消息是,李鸣吃不了。

  倒不是嫌泡面没营养不健康,就是单纯吃不了而已,连着擦洗三百多台机器,完工时李鸣整个后背抽筋似的疼,钻心的疼,疼得他直不起腰,只能背朝天花板趴着,才能稍微缓解疼痛。

  文杰端着滚开水泡好的康师傅桶装方便面,蹲在李鸣旁边,吸溜吸溜地吃着面,含糊不清地说:“你以前没做过家务吧?长时间弯腰干活,腰背肯定受不了,以前我小时候,到了农忙就得下地,忙活一天,站都站不直,没事儿,你就这么趴着休息会儿就好。”

  李鸣又饿又累,难受得直哼哼,喘了半天,冷不丁说了句:“凌晨四点的洛杉矶我没见过,凌晨四点的街机厅我倒是见过了。喔,妈的,还有墙。”

  “算啦,墙上搞不干净的,贴墙纸得了,墙纸我来买。”文杰仰头喝光面汤,咂着嘴问,“打扫卫生,是为了你要搞的活动吧?你说的活动挺有意思,不过,你怎么宣传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