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小老弟搞事情

  魏远仁高兴,余伟文比他更高兴,两人端着酒瓶子开开心心,很快喝成哥俩好,谈天说地俨然忘年交。

  姚衣酒量过关,但没有陪他们多喝,因为用餐前已经付过餐费,所以吃到七分饱后姚衣便脚底抹油,先走一步。

  魏远仁有社会经验,余伟文身体壮实,不用担心他俩会在自助餐厅喝出事儿,与其干坐在这儿看他俩吹牛,不如先回去洗漱看书,等着接小米萌下班回家。

  为什么要接米萌下班?

  这个问题姚衣没有深入思考,反正要去看书,顺路嘛。

  刚坐上出租车,裤兜里响起铃声,姚衣脸上没有表情,但心里有点不爽,寻思着要是陌生号码就给挂了,下次再印宣传单得让余伟文去掉自己的号码。

  没想到取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李鸣,他打电话过来干嘛?两周没见,甚是想念?

  姚衣笑着把手机举到耳边,喂了一声。

  “姚衣,你有空没?”

  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声音十分消沉,让姚衣收起笑意。

  “有空。”

  “嗯……”

  姚衣听见沉重悠长的呼吸声,应该是李鸣在深呼吸,但他迟迟没有说出下文。

  “怎么了?出事了?说话啊,你现在安全吗?如果不方便说话,咳两声。”姚衣无视了出租车司机的怪异眼神,一边问一边努力回想,记忆中李鸣没出过事,难道是自己无意中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李鸣明显愣了一会儿才做出回应:“安全啊,呃,你别想多了,我就是有点郁闷,想喊你出来聊聊天。”

  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是把米萌的脑补神功给学来了。

  姚衣自己咳了两声缓解尴尬,问:“你在哪?我现在过去。”

  “博斯咖啡厅。”李鸣回道,“顺路给我带点鸭脖,要麻辣的,越辣越好。”

  “行。”姚衣答应得很爽快,但忍不住摇头,在博斯咖啡厅啃鸭脖,亏他想得出来。

  接掌大权之前,姚衣也曾是博斯咖啡厅的常客,博斯咖啡厅的取名就挺有意思,是BOSS的音译。虽然装修格调是小清新风格,但运营方式是纯正商业路线,店老板眼界广阔,目光长远,开店几年后把咖啡厅分为上下两层,下层是咖啡馆,上层重新设计装修,给商务人士和创业者提供更为友好的环境。

  这步棋相当超前,09年,阿里巴巴员工出资创办的贝塔咖啡才刚成立,天京中关村的车库咖啡还要再等两年才会声名鹊起,能在此时想到为早期创业者提供廉价的开放式办公场所,不可谓不聪明。

  没记错的话,再过几年,博斯咖啡厅的创业孵化区成为尚京创业者,尤其是互联网创业者聚会沟通的首选场所,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家咖啡厅卧虎藏龙,不仅有想法独特的创业者,还有财力雄厚的投资者,而博斯咖啡也靠着人脉资源配对,成为资本与项目的鹊桥,大获成功。

  虽然现在的博斯咖啡厅还不像以后那么牛掰,但也是个逼格极高的正经地方,换个生面孔搁那儿啃鸭脖,指定给“请”出去,也就是人家老板认得李鸣姚衣,才会装作没看见。

  四十分钟后,姚衣提着一袋变态辣鸭脖出现在博斯咖啡厅门前,欣赏几眼过道两侧的鲜花绿植后,径直走向李鸣。这家伙没像平时那样翘着二郎腿,却像个小姑娘似的缩在单人沙发里,神情颓废,满身丧气。

  姚衣把装着鸭脖和手套的纸袋抛入李鸣怀中,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小老弟,你是怎么回事?”

  李鸣看看鸭脖,又看看姚衣,长叹一声,不答反问:“你最近怎样,上次你说的实验班,弄成没?”

  “当然成了,老杨和他堂妹帮了不少忙。”姚衣边说边打量李鸣,这货身上没有臭味,发型干净整洁,但上衣裤子明显已经几天没换。

  “真佩服你。”李鸣由衷说道,“上次吃烧烤的时候,我就跟老杨说,你一定能做成你想做的事。唉,我就不行。”

  “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姚衣又拍拍他的肩膀,挥手招来咖啡师,一般人想喝咖啡得到吧台点单付钱,但姚衣不是一般人,偶尔享受特殊待遇也不错。

  因为时间不早,姚衣没点咖啡,要了一杯果茶和一杯柠檬水,坐到正对着李鸣的单人沙发上,问:“你是不是离家出走啦?”

  “对,呃,你怎么知道?”李鸣诧异道,“我没跟别人说啊,我爸死要面子的,也不会往外说才对。”

  “我看出来的,你爱干净,除非没有衣服换,不然不会一套衣服沾油沾灰都不换。”

  李鸣很感激姚衣没有嘲笑他的狼狈,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苦笑道:“没钱买新的,我这两天都住网吧包厢,吃饭洗漱全靠以前办的会员卡。”

  “不至于吧。”姚衣着实有些吃惊,“你刷脸也能住六星级酒店啊?”

  “不行,哎,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啧……”李鸣撇了撇嘴,很是郁闷,“你知道,我不喜欢我妈给我选的这个专业,真的太无聊了。我想搞电竞,棒子那边电竞产业非常发达,我看了一篇报道,说五年前电竞产业在棒子那边的年产值突破四十亿美元,现在咱们这边也在起步,我觉得吧,要做就得趁早,所以,我就跟我爸商量,我说能不能让我一边读书,一边做自己的事业。”

  “然后?”

  “哎,他刚听我说的时候还挺高兴,结果我一说我对电竞感兴趣,他就大发脾气,哎,他觉得电竞就是玩游戏,以为我是想找借口玩游戏。不管我怎么给他解释,他都不信。”

  “然后?”

  “然后,我就说,人家姚衣都能退学工作,为什么我不能做自己的事业。他说姚衣是姚衣,你是你,你要是学姚衣,一分钱不拿去外面闯,保准饿肚子。”

  李鸣学的惟妙惟肖,让姚衣摇头失笑。

  “再然后呢?”

  “再然后……”李鸣扶着额头,万分痛苦地说:“我发现他说对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