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战略目标

  余伟文的眼界暂时局限于区区一所分校,满心想着捞快钱,因此无法理解姚衣的想法,反倒是魏远仁多年从教经验丰富,把姚衣的心思窥出一二。

  “小姚这是要走名师路线啊。用单词演绎法系统性地讲单词,小姚是第一个,虽然他只收三个班,但宣传上也不能马虎,因为小姚得让那些不了解情况的学生和家长们知道,单词演绎法的创始人是他,而不是那些跟风模仿的。”

  魏远仁看似是在给余伟文答疑解惑,但一双眼睛始终盯着姚衣,想从姚衣的表情变化中看出点什么,遗憾的是姚衣如古井无波,瞧不出丁点儿信息。

  想了想,魏远仁接着说:“另一方面,跟风的人越多,单词演绎法的名气就越大,小姚和咱们尚洋的名声也就越响亮。我看,只招三个班也是种经营名气的策略吧。小姚又年轻,身体又好,真要拼起来,每天上三四节课也不是问题,多招几个班轻轻松松。”

  “之所以限制学生数量,还是为了……为了搞出那种炙手可热的感觉,对吧?到时候学生家长削尖了脑袋想往小姚班里挤,甚至于为了报上这个单词速记班,还要送礼托关系,到那时,小姚就是响当当的名师喽!对吧?”

  对,也不对。

  魏远仁很可能是以前见过这样运营名气的老师,所以会有这种思路。

  但,还是那个问题,眼界受限。

  余伟文刚毕业,连一个长期职业规划都没有,满心想着赚钱,自然没有做事业的概念。而魏远仁在尚洋这个小庙里窝了太久,只能看到讲师这一职业的发展路线,却没有跳过职业天花板去看长远前景的思维。

  姚衣的确要做名师,但不是魏远仁认知中的那种靠讲课带班来赚钱的名师。

  造势宣传,饥饿营销,这些都是早就被人玩烂的套路,姚衣看不上。

  只招三个班的原因很简单,姚衣需要给自己留下足够的时间去思考,他要在同行们开始大规模跟风之前,完成单词教材的撰写与出版。

  余伟文说的没错,构词法不是鲜有人知的秘密,网上有关构词法的内容一搜一大把,因此其他机构的同行很容易跟风模仿,在别人看来这是个糟糕的消息,但在姚衣看来这是件好事,因为跟风的同行越多,了解到构词法的初高中生也就越多。

  中学生是购买参考书的主力军,在听说构词法后,即使没有报名听课的意向,学生们也有很大概率会到书店搜寻讲解构词法的参考书。

  然后他们会发现,找不到!

  国内现在根本没有针对初高中生的构词法参考书,SH译文出版社出版的词根词缀词典和新东方出版用于配套课程的教材,都是面向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托福、雅思等高级别英语测试的考生。

  若在此时,有一套面向初高中生、针对性极强的构词法参考书横空出世,那会怎样?

  可想而知,跟风开设单词速记班和构词法课程的老师们会去抢购,紧接着,各校乃至各地学生将会蜂拥而至。

  李洋的疯狂英语配套教材出版后都能登顶亚马逊销量排行榜,更何况是干货满满、真材实料的姚氏单词演绎法?

  只要教材内容过硬,宣传攻势做足,姚衣有十足把握在这场市场争夺战中一战成名,因为他根本没有对手。

  到时,课时费和学费提成算什么?能跟参考书的版税相提并论?

  到时,区区尚洋算得了什么?能跟响彻全国的姚老师相提并论?

  这些想法,姚衣自然不会说出口,他笑了笑,随口转移话题:“魏老师,炙手可热,是个贬义词。这个成语出自杜甫的《丽人行》,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说的是杨玉环杨国忠兄妹荒淫无道,穷奢极欲。”

  “原来是这样?哎呀,完了,这些年全用错了。”魏远仁知道他套不出姚衣的话,干脆顺着台阶往下走,“哈哈,当年学好了英语,没学好语文啊!”

  余伟文适时开口,帮忙挽尊:“原来是贬义词?我以前也不知道,嗨,都怪那些媒体报纸的小编,文化水平不过关,乱用成语典故,误导咱们。”

  “好啦,今天我请的是庆功宴啊,工作上的事情就聊到这里吧,有点饿了,来,我们开吃!”姚衣举手一挥,像是在发号施令,明明三人之中他的年纪最小,但魏远仁和余伟文都觉得理所当然。

  余伟文来来回回跑了几趟,很快让桌上摆满各色食物,不过一眼看去,全是红肉白肉、烤串冷盘。

  魏远仁刚动筷子时还说这家烤肉味道真是不错,这时看见满桌子的肉却有些吃不消,砸了咂嘴,说:“怎么全是肉呢,这对肠胃可不好,得添点绿色食品啊。”

  “好嘞。”余伟文轻快地答应一声,转身走向酒水饮品所在的冰柜,拿回两瓶瓶装雪碧。

  “你小子,故意的吧!我说的绿色食品是青菜,蔬菜!”

  魏远仁哭笑不得,摸了把光头,让姚衣想起那张“真让人头大”的表情包。

  趁着余伟文转身去取蔬菜的时间,姚衣又从帆布包里取出一个信封,递给魏远仁。

  “这是?”魏远仁有些迟疑,没伸手去接。

  姚衣诚恳道:“实验班和单词速记班,也有你的一份功劳,魏老师,这是你应得的,别客气。”

  “哎呦,是你太客气了,不用不用。”魏远仁连连摆手,“咱们这关系,帮你点忙哪用得着给我钱?”

  话说得敞亮,但实际上魏远仁是看不上这点小利,当初他腆着脸毛遂自荐要给姚衣做助手,看中的是长远利益。

  姚衣笑了下,说:“我可没说信封里装的是钱。”

  “那?”魏远仁的目光落向信封,看这厚度,的确不像是装了钱,那会是什么?支票?不至于吧。

  “看得出来,大家都很好奇我是怎么留住那些过来咨询的家长,不过,旁听我讲课可能听不出个所以然,生搬硬套也未必管用。”

  姚衣放下信封,指节轻扣桌面。

  “这是我的一些个人心得,主要是提高咨询转化率的技巧,还有我对招生这一块的理解。”

  魏远仁眨了眨眼,抢宝贝似的抓起信封揣进上衣兜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