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贪多嚼不烂

  姚衣与魏远仁有个赌约。

  昨天在办公室里,老魏说余伟文太年轻而且没经验,不可能做好招生。老魏对自己的判断很有信心,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姚衣的赌约,但他万万没想到,反转与打脸来得如此之快。

  愿赌服输,老魏乖乖按照姚衣的要求,到理发店推了个大光头。

  魏远仁本就是地中海发型,这两周跟着姚衣整理单词,发量更加稀疏,那几根舍不得剪的长毛耷拉在脑门上甚是碍眼。

  现在剃个光头,看起来精神多了。

  魏远仁伸手摸着光溜溜的脑壳,强颜欢笑:“说实话,别的优点没有,信守承诺算一个,愿赌服输嘛。”

  “魏、魏老师?”余伟文刚还在疑惑姚衣在说什么,听见声音才反应过来,“我晕,我都没认出来!原来换个发型会有这么大差别啊,比之前帅了十倍!”

  “呵呵,小余真会说话。”

  “不不不,真的,我说真的!您回家肯定把家里人都吓一跳,魏老师,您看起来至少年轻了十岁!”

  余伟文语气笃定,这回魏远仁的笑容没那么僵硬了。

  谁都享受被人捧被人夸嘛,老魏也是个俗人,哪能例外。

  魏远仁哈哈笑着坐到余伟文旁边,冲余伟文竖起大拇指,说:“看起来年轻而已,人还是老了,不中用了,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小余,我可听姚老师说了,今天来咨询的那些家长,都是你带来的。嘿,真有本事,昨天我还说你没经验干不好呢,没想到你这么能干。”

  铺垫了一大堆,魏远仁忽然露出狐狸尾巴,问:“你想了什么法子,能找来这么多人?”

  年轻人都爱表现,先把他捧上天,然后虚心求教,很容易打听到诀窍。老魏是这么想的,不过他还是低估了余伟文。

  看起来余伟文脸上笑开了花,但心里清楚的很,他傻笑着不出声,等着姚衣来做决定。

  从那天魏远仁敢请校长来旁听姚衣讲课就看得出来,这家伙跟李校长关系不错,毕竟是同龄人,相处时间也长,魏远仁的屁股肯定坐在李志华那边。不出意外的话,这回也是帮李校长打听余伟文的招生秘诀。

  学校方面还没对姚衣的单词速记班展开宣传,就有这么多家长过来咨询,李志华作为分校校长,业绩和收入与招生直接挂钩,岂能不关注这一异常现象?

  按说这种独门秘诀应该私藏,但余伟文的悬赏单在九中已经成了热门话题,想瞒也瞒不住,与其捂着掖着,不如大大方方讲出来,收份人情。

  “伟文的方法么,说来简单,其实里面有不少门道。”

  在魏远仁期待的小眼神注视下,姚衣先说了余伟文悬赏单格式,接着分析了这一模式迅速获得成功的种种原因,不仅让魏远仁连连叫好,也让余伟文意想不到。

  “原来我的悬赏单还有这种作用,能让学生自发讨论形成免费的宣传,你说的那个词叫什么?炒热度?”余伟文有点不好意思,“难怪效果这么好,第一天就有这么多家长过来咨询,可我真没想那么多啊,这是瞎猫撞上死耗子。”

  “不,我说过,厚脸皮是一种优势。悬赏单这个点子的出现是偶然,但你的成功是必然。”

  姚衣的夸奖与魏远仁的夸奖不同,后者一听就是场面话,前者有理有据仿佛陈述事实,让余伟文心潮澎湃,劲头十足。

  “还有,这只是开始,之后两天过来咨询的人数可能会下滑,但等到周末一定会回涨。我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招满两个单词速记班。按照我们的约定,只要是通过悬赏单获知单词速记班并付费报名的学生,后续学费提CD有你一半分成。”

  既然今天请客把魏远仁也喊过来,就没打算把他当外人,所以姚衣说话时丝毫不顾忌魏远仁就在旁边。

  “但是,我只招三个班,根据学生年级和基础不同分成三个班,这三个班招满就打住,多一个都不收。”

  “啊?就招三个班?最大的教室也只能坐五六十人吧?”余伟文万分不解,眼神里写着一个问句:哪有人放着钱不赚的?

  “三个班我都嫌多,再加上实验班,一共四个班,四个班的课程内容和课程进度都不一样,还得分开备课,你知道这是多大的工作量?”姚衣翻着白眼,振振有词,“贪多嚼不烂,盲目加大工作量,必定影响教学质量,这是对学生的不负责,更是自毁长城。”

  余伟文挠挠头,说:“这倒也是,我没想那么多,嘿嘿,你说的有道理。那,招满三个班我就可以停工了?”

  “不,不管招没招满,宣传不能停。事实证明,你的传单思路是对的,而且你的创新做的非常棒,趁着其他机构还没开始跟风模仿,接下来你要抓紧时间,尽快让我们的宣传单贴到XW区各中学每个教室的门上、墙上、窗户上。”

  “XW区的学校贴完了,还可以去别的区,要是你不怕挨揍,还可以去别的培训学校。除了悬赏单,还要创新其他宣传手法,总之,想方设法,让更多人知道尚洋英语的单词速记班,让更多人了解单词演绎法的功效。”

  “可是,你只招三个班的学生。”余伟文陷入沉思,“招满以后,别的学生报不了名,其他机构肯定趁虚而入,他们也会跟风开设单词速记班,毕竟,构词法也不是什么鲜为人知的秘密啊,我在大学英语课就经常听到构词法,网上随便搜搜也能搜到很多。”

  说完,余伟文不太确定地问了一句:“呃,我没说错吧?”

  面对姚衣,他实在没有自信。

  姚衣点头:“没错,你的分析基本正确。”

  “那?”余伟文眉关紧缩,“那为什么还要继续宣传啊?”

  “因为机构之间的跟风模仿比你想的更快,即使不扩大宣传,也会有其他机构用构词法开设单词班。”

  姚衣故意笑出高深莫测的意味,沉声道:“还有,有人跟风,才是我想要的效果,跟风模仿的,越多越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