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咸鱼翻身

  里约人巴西烤肉自助餐厅内,姚衣用餐夹夹起还算新鲜的水果,摆了个赏心悦目的拼盘,走回卡座递到余伟文手边。

  “愣着干嘛,吃呗,不用坐着干等,先垫垫肚子。”

  放下餐盘后,姚衣轻拍余伟文左肩,说:“想吃什么拿什么,那边穿白褂儿的都是服务员,他们手里叉的是现烤的烤肉,想吃哪种朝他们招手就好,他们看见了就会过来给你切肉。”

  今天尚洋英语破天荒的热闹,可少不了余伟文的功劳。为了犒劳功臣,刚下班姚衣就喊上余伟文,带他来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里约人”是杨承志推荐的自助餐厅,未必正宗,但绝对味美价廉,普通工薪阶层要请同事吃饭,选这个档次的自助餐厅正合适。

  姚衣早就吃腻了山珍海味大鱼大肉,饮食方面不喜荤腥油腻,可闻着这家自助餐厅里的烤肉浓香,竟难得地提起了少许食欲。

  不过,余伟文的注意力全然不在食物上,他看也不看飘香的烤肉,随手拿起一颗青红交替的冬枣放在嘴里,边嚼边说:“姚衣,姚老师,姚老大,您别卖关子了,你知道,我都等一天了,就盼着你跟我说结果呢,怎么样,今天有没有交钱报名的?”

  “当然有。”姚衣哈哈一笑,竖起四根手指。

  “四个?”余伟文停下咀嚼动作,心中略微失落。

  也对,英语补习又不是保健品直销,那些家长过来咨询试听大都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回去还要跟自家孩子商量,还要对比其他补习机构的收费和师资,门道多着呢。

  再说,报名四个就意味着六百元提成,日入六百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而且,这只是悬赏单贴出去的第一天,明天再把悬赏单改进一下,跑去其他学校张贴,那还不是生源不断,财源广进?

  想通这些,余伟文很快恢复振作。

  欣赏完小余同志的表情变化,姚衣微微摇头,说:“再加个零。”

  “嘎嘣”

  令人牙酸的声音从余伟文口腔里传出,也不知道是枣核碎了,还是牙齿碎了。

  姚衣仔细审视一番,见余伟文没有露出吃痛的表情,松了口气。

  嗯,应该是枣核碎了。

  年轻人牙口就是好,咬合力爆表。

  “四十个?”余伟文咕噜一声咽下碎枣,睁大双眼惊道,“四十个?四十个!”

  “停,人类的本质并不是复读机。”姚衣说了句没人能听懂的玩笑话,把自己逗得十分开心,“准确说,共有四十一位家长在试听结束后交费报名,群英街的ATM机都快取空了。”

  “真的假的?没那么夸张吗?”余伟文的嘴巴也张大了。

  “不夸张,一般ATM机里也就放十万到二十万,当然,我没去检查。”姚衣说着,从帆布包里取出一个厚厚的信封。

  “这是?”余伟文的眼睛开始冒光,金灿灿的光。

  “你的销售提成,今天尚洋收到学费八万二,李校长给了我12300,我们约好五五开,你那份本来是6150,我给你凑个整,6500。不用客气,悬赏单这个想法很棒,完全出自于你,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这次五五分成,算起来是我占点便宜。”姚衣说着,将信封塞进余伟文手里。

  李志华是个爽快人,下班前合计学费后,一分钟都没等,立马把姚衣叫到办公室,当场给了该给的15%提成和之后二十节单词课的课时费。

  按理说,这笔钱要等到下月月初发工资时一起发放,还要代缴个人所得税,但今天打破常规的状况让老李心头火热,他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了姚衣的价值,生怕姚衣有任何不满,或是被竞争对手挖走,所以二话不说先砸钱留人。

  从李校长手里拿了提成,姚衣转手就分出一半送到余伟文手中。

  利益,是最好的动力。

  感受着手中信封的厚度,余伟文仿佛回到十四岁春心萌动的那一刻,心跳如擂鼓。

  六千五百元啊!

  本以为是日入六百,没想到是日入六千!

  那天吃火锅时余伟文还觉得月入过万有点夸张,没想到短短几天就做到了更夸张的日入六千!

  如果这时周围没人,余伟文一定会像电影里演的那样,非常潇洒地将钞票抛向头顶,然后在漫空飞舞的钞票中大喊出声。

  本咸鱼,翻身啦!

  可惜,餐厅里到处都是人,眼前还有个姚衣,余伟文顾及形象,只能拼命压制,尽可能不让内心的狂喜流入表面。

  姚衣瞅着余伟文,问:“你现在是不是很激动?”

  余伟文点头。

  姚衣又问:“是不是很想大喊大叫,手舞足蹈?”

  余伟文用力点头。

  姚衣伸手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憋着太难受,去吧,去喊两嗓子,躲在隔间里喊,谁也看不见谁。”

  余伟文呲溜一下离开座位,带着春风荡漾的表情,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跨进洗手间,引起阵阵尖叫。

  得,这小子走错门了。

  一阵鸡飞狗跳后,余伟文仓皇狼狈地逃出女厕,捂着脸灰溜溜地跑回座位。

  “还没喊呢。”姚衣小口吃着西瓜,神情揶揄,“不喊了?”

  “不喊了不喊了,她们帮我喊了。”余伟文连连摇头,擦去额头岑岑细汗后长出一口气,感叹道,“这大起大落的,比过山车都刺激。”

  “不喊不行,我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感觉,最好还是找机会把情绪发泄一下,一会儿吃完你可以去唱个K,我没空陪你,不过你可以叫个公主嘛,一个不够叫两个。”

  冒充老司机的姚衣露出坏笑,指着余伟文鼓鼓囊囊的口袋说:“不用想着省钱,只要不碰黄赌毒,其他方面怎么让自己开心就怎么来,钱是王八蛋,花了再去赚。”

  姚衣一向喜欢鼓励员工消费,不仅是为国家拉动内需做贡献,也是为了让员工更有动力。

  小富即安、存钱不用的人,很难创造巨大价值,只有大把赚钱大把花钱的人,才会不断进取。

  “谁是王八蛋?”

  姗姗来迟的魏远仁循着声音走到姚衣身旁,急着加入话题,以便缓解自己的尴尬与不适应。

  姚衣扭头看了眼老魏锃亮如灯泡的光头,竖起大拇指:“魏老师说话算话,很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