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梦想照进现实

  回了自己的房间,姚衣总算想起开机。

  带缺口的白苹果图标在屏幕上浮现又消失,紧接着未接来电的短信提示如瀑布般弹出。

  仔细一算,足足有八十六通未接电话,除去重复来电,共有六十四个陌生号码!

  这意味着什么?虽然这六十四位来电咨询的学生或家长未必都能转化成生源,但从悬赏单贴出去到现在,不过一晚上时间,就能吸引到这么多关注,这证明余伟文的奇招起到了奇效。如无意外,单词速记班将会爆满。

  姚衣编辑了一条短信,群发给所有来电号码,接着给余伟文拨去电话,打算问问他那边接到多少通咨询电话。

  出乎意料,电话没有接通,手机扬声器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女声。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已暂停服务。”

  停机了?

  姚衣放下手机,若有所思。

  看来,今晚不能早早上床休息,还得为明天应对前来咨询的家长做点准备。

  ………………

  “别关门!老板别关门!等下!”

  寒夜里,余伟文化身追风少年,全力奔向即将拉下卷帘门的小卖部。

  “干嘛呀?”小卖部老板急着去麻将馆,看见生意上门还不太情愿,“要买啥,赶紧。”

  “这儿能充话费吗?充值卡也行,谢谢,谢谢!一张不够,多来几张!”

  余伟文接过面额从二十到一百元不等的充值卡,手忙脚乱地刮开密码,按照印在充值卡背面的提示拨打号码为自己的手机充值。

  此时网商已成热门,但充话费的方式仍是通过营业厅或充值卡,这时候大多数人都很难想象短短几年之后出门可以不用带钱包,在家时只需要拿出手机轻轻一点,就能轻松缴纳电话费、燃气费、水电费等生活费用。

  接到充值成功的短信后余伟文才顾上喘气,在小卖部老板嫌弃的眼神中,他又拿了一瓶蓝色尖叫和一瓶红牛。

  换作两天前,余伟文连矿泉水都舍不得买,渴了就忍着,忍不住就喝自来水,能省一点是一点。但今晚不用省了,因为余伟文已经看见粉红大钞在向他招手。

  混进学校贴悬赏单之前,余伟文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效果,从八点钟第一节晚自习下课开始就有咨询电话不断打来,一直call到余伟文的号码欠费停机,即便如此也还有因占线而错过的未接来电!

  每个不慎错过的咨询电话,都可能带来一个或者更多学生,那可都是钱啊!余伟文不敢耽搁,立马跑出鸽子笼,冒着呼呼往脸上吹的冷风购买话费充值卡。

  也许功能性饮料真像广告里说的那么神,两瓶怪味水灌进干涩烧痛仿佛着火的喉咙里,不但没有浇灭身体里熊熊燃烧的那团火焰,反而让它烧的更旺。

  余伟文感觉自己像是有了用不完的力气,丝毫感觉不到疲倦,回到潮湿狭仄的鸽子笼后他兴奋得睡不着觉,拿出记事本把接到和没接到的电话全给记下,等着明天午休时间再一一回电。

  之后会有学生家长去群英街吗?会有多少人呢?又会有多少人会报名呢?

  姚衣说单词速记班按一套课程二十个课时收费,每人每课时收费一百,这样算下来,来一个学生就有150元提成。

  2个就是300,3个就是450,4个就是600,5个就是……

  沉浸在美好想象中的余伟文就这样数着数,带着傻气的微笑陷入梦乡。

  他做了一个漫长且美妙的梦,他梦见尚洋英语挤满了前来咨询的家长,他梦见姚衣在讲台上大放异彩,他梦见学生越来越多,多到玄武分校的教学楼教室不够用,而他的钱也越来越多,多到不知道怎么花才能花完,从此吃包子只吃馅儿,吃油条买两根……

  第2天,梦想照进现实。

  因为睡得晚,余伟文没能早起,起床后又遇上堵车,从火车站坐公交车到群英街,等了近两个小时才到站。

  下车后没走两步,余伟文僵住了。

  尚洋英语真的挤满了人!全是过来咨询的家长!

  几十个人,听起来不多,全挤在一起,看起来可声势不小。

  今天可是工作日,这还没到下班时间,就有这么多家长过来咨询?

  鼎沸人声之中,余伟文凑到前台身边,带着无法压抑的惊喜,低声问道:“这些人来干嘛的?应该不是来接送孩子的吧?”

  前台小姐姐扯着嗓子艰难回应:“不是,他们都在问姚老师的单词速记班。”

  “啊?啊!”余伟文狂喜,像是中了彩票,“那、那姚老师呢?这么多家长过来咨询,他没在吗?”

  “姚老师在二楼教室,里面已经坐满了,站都站不下了,全是来听单词课的。一楼这些,都在等着上面试听结束再上去。”前台小姐姐狂翻白眼,“我来半年了,第一次碰上这种热闹,头都给我吵昏了!”

  余伟文丝毫不在意前台小姐姐的感受,无比兴奋地说道,“这么牛B?这些家长没位置就甘愿在这儿等?”

  “是啊!刚才关老师过来都吓一跳,我跟你说,现在除了我俩跟外教,其他人,包括李校长,全都在姚老师教室里听课呢!他们也想知道姚老师是怎么把人留住了,太神奇了。”前台小姐姐眼中浮现不解,“要不是这些家长里有几个熟面孔,我都以为他们是请来的群演呢。”

  前台小姐姐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余伟文也同样感到不解。

  他看过录像,因此丝毫不怀疑姚衣的教学实力,但,给家长讲试听课与给学生讲试听课完全是两回事,学生不论成绩好坏,至少能听懂姚衣在讲什么,而许多家长要么学历不高,要么早就把英语忘得干干净净。

  更重要的是,家长不太可能像学生一样,对那两百块的单词悬赏和拆分单词的技巧产生浓厚兴趣。

  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不会有充足的时间和耐心。

  一个毫无名气的年轻讲师,竟能让这些家长心甘情愿地留在楼下等待下一堂试听课?这也太神了!

  神队友!

  Carry全场的神队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