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惊世口才

  城管搞突然袭击,大体分为两种情况。

  一是近期有领导要来视察,上面给足了压力,要求保证市容市貌干净整齐。二是哥几个闲得蛋疼,成群结队在辖区内找点乐子,打打秋风。

  这是常态,领导心里有数,只要下面做得不是特别过分,通常睁只眼闭只眼,揣着明白装糊涂。

  没法子呀,城管也是人,都长着嘴,得吃饭呢!

  城管里边分为三类,收入最高的是部门内领导干部,他们大多是转业军官出身,属于公务员范畴,享受公务员的收入和待遇,基本不会出现在执法现场,都是坐在办公室里下达命令,其中部分领导根本不穿城管制服,平时悠闲得很。

  第二类则是行政执法大队的队员,他们是正规城管,属于事业编制,工资相当于同地区事业单位,待遇上参考同城民警,这些队员都是通过地方事业单位考试录用,因此年纪普遍不大,而且文化水平基本在专科以上,一般来说,这些城管不会在执法时动手动脚或是出口成脏。

  但这种享有事业编制的城管数量很少,因为他们能力强,所以上面派给他们的任务往往是查处违章建筑、维护市政设施、监督城市公用与城市节水、负责城管监察队伍在行政执法中跨区域与领导交办的重大案件的查处工作。

  最后就是像王彪这样的“临时工”,他们这类人叫作协管员,是城管的主力部队,不仅数量庞大,而且成分复杂,有老企业破产后产生的无法再就业的失业工人,有滞留城市的农民工,也有混不上台面的社会人。

  凡是苦活,都由协管员来做,凡是黑锅,都由协管员来背,但付出最多的协管员,却是城管队伍中薪资待遇最低的,其收入之微博,只能勉强达到法定的最低工资标准,远远比不上那些生意红火的摊贩。

  既无法享受令人满意的薪资待遇,又得不到他人的认可与尊重,协管员哪可能会有一个好心态?再加上本身素质不高,上岗前也没接受就业培训,要让他们在监督不足的情况下文明执法、守法奉公,无异于痴人说梦。

  比如王彪,不论穿不穿城管制服,都是彻头彻尾的流氓,眼里根本没有“法”的概念。

  前阵子王彪带着一众伙计替小弟出头,没想到踢到铁板,被巡特警拎进拘留所足足待了半个月,按说早该被逐出队伍,但王彪交友甚广,而且很会做人,所以保住了这份工作。

  这张皮在王彪看来有着不小作用,至少,能让他理直气壮地收保护费。

  这不,刚从拘留所里放出来,哥几个就请刘彪开荤,吃饱喝足玩爽,然后一起扫荡。

  既然是求财,倒没必要动手,按王彪的想法,就跟以前一样,速战速决,搞个突然袭击,扣几个摊车接着伸手要钱就完事儿了。

  小贩拿不出钱?不存在的。别看协管员很少穿着制服到处巡逻,但是哪条街上有哪些人摆摊,摆摊卖些什么,卖得好不好,协管员心里清楚得很,专挑赚钱的抓,一抓一个准。

  那些摊贩知不知道呢?他们也知道。摊贩里不少老油条跟城管的关系好着呢,平时少不了孝敬,遇上情况时协管员还会短信通知他们,让他们提前放出消息疏散摊贩。

  最让协管员头疼的是那些软硬不吃的刺头,看见城管追过来就死命跑,跑不过就反抗到底,一不小心就引发交通事故或是流血事件。

  今晚王彪就遇上几个这样的刺头,哥几个来之前都喝了不少,这暴脾气一上头就忍不住动手。

  两边打得热闹,怎么劝都劝不住,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王彪心急如焚,万一闹出点事儿让人拍了视频发到网上,他这身衣服可保不住,那以后上哪找钱去?

  这时,王彪瞅见一个高个往这边走,乍一看有些眼熟,仔细一看,吓得浑身激灵。

  拘留所豪华半月游才刚结束,怎么又碰上这位爷!

  看见那边年轻大爷朝自己眼神示意,王彪二话不说,屁颠屁颠奔了过去。

  关二爷作证,他真不想再进拘留所了。

  ………………

  段杜敏住在新天地,离香山名园大约四十分钟车程,往常她会提前两个小时离店,到家后检查儿子作业,再跟保姆说说明天的菜单,正好上床休息。

  但今晚例外,今晚段杜敏接触了一位异常优秀的年轻人,尽管自己发出的邀请被对方拒绝,但与他交流也是一件令人愉悦并且受益匪浅的事情。

  对话结束后,段杜敏翻出写满读后感的记事本,趁着记忆清晰,把姚衣提的几个建议一一记录下来,等到合上记事本,已经过了书店打烊时间。

  刚出门,段杜敏就看见如狼似虎的城管扑向路边摊贩,这种事不是头一回发生,段杜敏本没有看热闹的兴趣,没想到竟有小贩跟城管扭打起来。

  段杜敏的车停在街边,她要取车就得横穿战场,这显然不是个好主意,无奈之下,段杜敏只能站在书店门口,等着这场闹剧落幕。

  正纠结着车子会不会被划了碰了,段杜敏忽然发现姚衣只身闯入战局,顿时提心吊胆。

  虽然小贩和城管的战斗看起来很是滑稽,像是小学生打架,但王八拳也有杀伤力,这时候走到混乱之中,搞不好会被误伤。

  还没来得及出声提醒,就看见一个满脸横肉的光头佬奔向姚衣,段杜敏心里咯噔一下,吓得不轻。

  可没想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向来不讲道理的城管,竟然和颜悦色地跟姚衣聊起了天,看起来是姚衣在跟他讲道理,而他连连点头虚心受教。

  没过一会儿,光头城管扯着嗓子嚎道:“别打了,都停手,文明执法!不能乱搞!听见没,都别动手了!”

  不光嘴上喊,他还行动起来,在战局中来回穿梭,冒着被误伤的风险,一一制止扭打的摊贩和城管。

  段杜敏看得清清楚楚,那光头衣服上都被踹出几个鞋印,可他笑得像个弥勒佛,丝毫不动怒。

  这?

  姚衣是怎么做到的?

  段杜敏想不明白,只能打心底里发出一声感慨。

  “真是惊世的口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