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悬赏单

  单词机关枪?

  姚衣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绰号。

  不用猜,肯定跟余伟文那小子有关。

  还别说,这绰号真有点意思。

  以构词法中的派生法为基础对同词根同词缀的单词进行串联记忆,一次记一串,颇有些机关枪扫射敌军的感觉,光听这名字,就比一颗钉子一个坑的“狙击枪式”单词记好得多。

  更重要的是,这名字容易宣传。

  这是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有时,一个朗朗上口的名字和一句深入人心的宣传语,比优质的内容更加重要。

  姚衣将派生法改名为“单词演绎法”就是想蹭一蹭“基本演绎法”的热度,但火遍全球的英剧《神探夏洛克》要等到明年才会上线,目前来说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基本演绎法仍属于小众名词。

  但机关枪就不一样了,得益于这些年抗日神剧常年霸榜,人人都知道机关枪长什么样、有什么。

  往近了说,单词机关枪这名字通俗易懂、新奇有趣,让人一听就能记住。往远了说,还能激起一点激愤情怀呢,想想,电视剧里的机关枪用来打日岛鬼子,单词机关枪则是用来打洋鬼子发明的英语单词。

  毫不夸张地说,单是余伟文想出的这个绰号,价值就远远超过信封里那一千块钱。

  这笔钱,花得太值了!

  不过,这厮怎么把自己的私人号码给泄露出去了?

  眨眼间,姚衣已经把接到这通来电的原因猜了个七七八八。

  大约下午六点时,余伟文曾打来电话,询问单词演绎法中几个基本拆分,还特意问姚衣有没有很复杂又能用构词法拆分记忆的长单词。

  当时姚衣就料到余伟文想在传单内容上做出创新,想着不做干涉才能看到余伟文的真实发挥,便没有多问。

  没曾想,这家伙居然未经允许就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印上了传单!

  也许在余伟文看来这事无足轻重,但着实让姚衣有点不爽。一来,姚衣身份特殊,私人号码泄露可能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二来,余伟文行动力出众是件好事,但先斩后奏的习惯并不可取,沟通不畅很容易埋下各种隐患。

  不过,这事也算情有可原,毕竟余伟文初入职场,还没有摆脱学生的心态和思维。再说,人人都有缺点,姚衣也没指望随便拉个人就是十全十美万能小弟。

  这事儿,暂且记在心里,等到时机合适时敲打一番即可。

  电话那头的女生半天听不见回应,不禁犯起嘀咕:“奇怪,没有拨错号码啊?喂,喂?”

  姚衣清清嗓子,用舒缓且富有磁性的男低音回道:“嗯,你好。”

  女生似乎忘了自己拨出电话的意图,愣了半晌,说了句:“你声音真好听。”

  “谢谢。”姚衣有些得意,这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练出来的。

  许多人,包括曾经的姚衣,都认为说话唱歌的嗓音是天生所得,但实际上发声是可以练习的,虽然练不出“天使吻过的歌喉”,但要练到异性面红耳赤的程度,未必不可。

  “请问,你怎么会有我的号码?”

  “悬赏单上写着你的号码呀。”

  “悬赏单?”

  姚衣惊了,余伟文这厮还给他整上悬赏单了?

  怎么,要让他成为新世纪的海贼王?

  “啊,不是悬赏单,是传单,班里男生都说是悬赏单,呃,口误了。”女生连忙改口,说出引起年级轰动的传单事件。

  听了她一番解释,姚衣不得不说余伟文真是个销售鬼才,上午姚衣让他对传单的发放方式作出创新,到了晚上,他就能想到这么有趣且有效的办法,让学生去抢传单。

  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人手一张的传单,学生未必会看,但贴在教室门上、全班只有一张的传单,哪怕是出于好奇心或是凑热闹,也会有不少学生上前围观。

  高中时的记忆对姚衣而言过于久远,但他仍然记得高中时代的枯燥单调。正是因为枯燥单调,所以中学里总有传不完的绯闻和谣言,一个人人都知道的笑话,也能讲个三年,乐此不疲。

  原因无他,太无聊。

  而余伟文设计的传单里,无论是有奖答题的悬赏机制,还是矽肺病这个长到没朋友的生僻词,都能成为高中生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以想象,这三十张“悬赏单”贴出去之后,许多学生会无意识地成为余伟文的“水军”,炒起“单词机关枪”和“悬赏单”这两个话题的热度。而传单反面的趣味涂鸦和构词技巧,也会越传越广。

  买来这么多水军要花多少钱?传单上已经写的清清楚楚:六百块。

  也许余伟文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这一招有多妙,但姚衣相信以他的行动力和想象力,出此奇招绝非巧合。

  这样看来,若干年后,小余同学的前女友必将追悔莫及,因为她看走了眼,把丹顶锦鲤看作了咸鱼。

  也多亏她有眼无珠,才把余伟文这样的得力帮手送到姚衣囊中。姚衣越想越愉悦,脸上不见喜色,但心里乐开了花,因私人号码外泄而产生的些许不快,一洗而空。

  “那,那我是不是打错电话了啊?”女生解释过后,见姚衣对此毫不知情,以为是传单印错了号码。

  “不,没错,我是单词演绎法,也就是单词机关枪的创始者。”姚衣厚颜无耻地给自己安上一个创始人的名号,笑眯眯地问,“请问,同学你是打电话来咨询,还是已经找到了pneumonoultramicroscopicsilicovolcanoconiosis的拆分方式,想要领取奖金呢?”

  “原来这个单词是这样念的啊。”女生哇了一声,惊叹不已,“好厉害!我们英语老师看着词典都念不来诶!”

  念不来还真不能怪他,这单词长的像个绕口令,找个英美洋鬼子也不一定能念好,姚衣能麻溜地念出来,那是因为当年他在美帝留学期间玩truth or dare(真心话大冒险)时,当众把这个单词念了一百遍。

  女生接着说道:“我不知道怎么拆那个单词,我是来咨询的,我觉得这样拆单词很有意思,而且拆完很容易记,我想学这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