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婉拒

  这话,不止一个人说。

  屈才么?这得怎么看。

  别人不知道姚衣的计划,不晓得讲课只是他开展个人事业的第一步,也看不见上千亿的教育市场,自然觉得屈才。

  但事实上,未来十年,国内教育产业的价值将超越绝大多数人的想象,新版三驾马车之一的支柱性产业,岂容小觑?且不提养老、教育与医疗作为三驾马车拉动内需究竟是不是一步臭棋,单从这个说法就能看出教育产业的市场到底有多大。

  诚然,眼下热门产业是房地产,而且这种热度还会持续十几年,但姚氏集团本身就是业内佼佼者,父亲姚起又正值巅峰时期,因此姚衣大可以凭借先知先觉的优势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去试试那些以前想试但没有机会的产业。

  比如,教联网。

  AI、大数据等概念被炒热之后,人们对“物联网”、“车联网”耳熟能详,但对“教联网”十分陌生。所谓教联网,就是利用发达的物联技术,将学生、老师使用的教学设备和教学资源进行编制和联通,使学校能够对每一个学生提供精准定位的个性化教学服务。

  听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但实际操作起来,可行性不高,一是提出这一概念的孔教授没能收到充足支持,二是高性能智能手机普及后各路网课APP冲击教育市场,搞出一片乱象,连教育部都头疼不已。

  像这样有趣的事情还有许多,姚衣都想试试。

  年轻嘛,可以使劲折腾。

  但,要有规划有目的地折腾,不能瞎折腾。

  眼下正是打基础的时候,不出意外的话,过不了多久姚衣就会离开讲台,摆脱讲师身份。但如果这时候三心二意,分散精力,必定打乱姚衣的计划。

  所以姚衣没有片刻犹豫,当即回道:“谈不上屈才,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马先生当年也在临安师范当过英语老师呢,他不止一次说过当年从教的经历让他受益匪浅。”

  段杜敏听出弦外之音,但不愿放弃。

  《天下无贼》上映后,有句话特别火:21世纪什么最宝贵?人才!

  像姚衣这种人才,太难找了,任谁碰上都不会轻易放过。想了想,段杜敏干脆直说:“是这样,你让米萌转达给我的话,给我很多启发。现在实体书店很不景气,百香书屋想要生存下去,必须激流勇进,趁着米萌和柳珏带来的客流量没有下滑,我想尽快开设分店,为百香书屋塑造品牌形象。”

  “但是?”姚衣适时替她接上转折词。

  段杜敏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左右,见身旁没有店员,压低声音说道:“分店需要店长,但我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激流勇进很需要魄力,但并不是只需要魄力,段杜敏果然是见书店客流量骤增,临时起意决定开设分店,否则她早该着手培养。

  店员里没有适合当店长的人选,那就找一个有潜力的培养成预备役,这可比开设分店后空降一个店长要好得多。许多刚起步不久的公司都急着招储备干部,可不光是为了找任劳任怨的万金油员工,也是为了之后的扩张做准备。

  见姚衣不表态,段杜敏误以为自己有机会,继续说道:“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不如委屈你,先来做个店长?待遇一定让你满意,跳过试用期,基本工资一万,其他另算,怎么样?”

  基本工资一万,而且跳过试用期?这位风韵犹存的美少妇果然魄力十足,如果姚衣真是个二十岁的小年轻,遇上这样的伯乐姐姐,哪能不跟着她跑?

  “咳咳!”

  坐在姚衣背后的老史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他很激动,也很着急。

  看前面那小伙子顶多二十出头,给这待遇还算委屈?怕不是段杜敏动了春心,打算老牛吃嫩草,梅开二度吧!

  想到这种可能,老史顿时有种掀桌子的冲动。但他是个文化人,讲究斯文,所以憋着满腔怨念,继续偷听。

  “承蒙段姐抬爱,感激不尽。不过,我有自己的计划,暂时不打算换工作。”姚衣开玩笑似的抱拳拱手,心里想着米萌总说段姐对她如何如何好,最好还是给她留几分善意,于是接着说道:“再说,我不适合做分店店长,与其赌我这个陌生人是否靠谱,不如在自己熟悉的店员里选个靠谱的培养。”

  “喔?”

  “嗯,开设分店,你不可能全招新店员,肯定要分几个老店员到新店,让他们带着新人熟悉一下。如果你让我去做店长,老店员心里会怎么想?当然啦,让他们服气不是难事,管理他们也不是难事,但是,长远来看,除非是技术含量极高的职位,否则空降领导是企业管理的大忌,很打击员工积极性。”

  姚衣见段杜敏陷入沉思,心知她还没听懂,于是补充了几句:“打个比方,老店员一看我这么年轻,从来没在书店待过,突然成了他们的店长,即使我工作做得到位,赏罚分明,他们也会失落,为什么?因为我对他们来说太陌生。换个他们认识的同事当了店长,一来更熟悉他们,更容易把团队带好,二来给他们看到了希望:只要勤勤恳恳认真工作,以后他们也可能成为新设分店的店长。”

  “千万不要小看员工积极性的重要程度,书店有服务业属性,店员为顾客服务时的态度会直接影响到顾客的购书体验,进而决定百香书屋的存亡。”

  为了改变段杜敏的想法,姚衣使用了夸张手法,实际上空降店长和提拔培养都是各有利弊,让姚衣去当店长也未必会磨灭员工的工作热情,只需要做好章程制度,照样能带好团队。

  但段杜敏这些年并没有用企业管理的思维去运营书屋,因此被姚衣轻易忽悠。

  “原来如此。”段杜敏憬然有悟,连连点头,张嘴还想再问,却见姚衣晃了晃手机。

  “抱歉,接个电话。”姚衣致以歉意一笑,按下接听键。

  一个青涩且陌生的声音从扬声器中传出。

  “喂,你好,请问……请问是单词机关枪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