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托

  往常晚自习,孙鑫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但今天不一样,今晚孙鑫的注意力总是往窗外飘,因为他知道窗外悄无声息的走廊上,有人在做坏事。

  当孙鑫看到穿着九中校服的高个子站在窗边朝他比出一个OK的手势时,他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哎!外边那个,干嘛的!来来回回走,你哪个班的?”

  班主任看不下去,起身出门质问,校服明显不合身的高个扭头就跑,一溜烟跑下了楼。

  班主任上了年纪,腿脚不便,明知追不上,干脆走回教室,冲孙鑫这个方向问道:“刚才那个旷课的,谁认识?”

  同学们纷纷摇头,孙鑫跟着摇头,手中圆珠笔在草稿纸上写着谁也看不懂的鬼画符,假装在运算数学题。

  “那做题吧,明年就高考了,像这种自暴自弃的人会越来越多,大家千万不要受这种败类的影响。”

  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班主任不再过问,念叨两句,坐回位置继续批改试卷。

  明明无人关注,可孙鑫的心脏砰砰直跳,手心里全是汗。让他兴奋又紧张的原因,是他口袋里那张崭新的百元大钞。

  只有过年领压岁钱或者交学杂费的时候,孙鑫才能拿到面额一百的钞票,揣裤兜里还没捂热就得交出去,他从来没拿过这么多零花钱,而收获这一百元甚至更多钞票的代价,只不过是帮忙做个托而已。

  孙鑫是家长和老师们口中的好学生,但表现良好不意味着对金钱没有渴望,他也想像别人一样喝奶茶吃蛋糕,也想用精致好看的钢笔和记事本,但他没有零花钱。

  暂时没有。

  暂时而已。

  想起余伟文的承诺,孙鑫心头火热,盼着第一堂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起。

  八点整,铃声准时响起,孙鑫开始狂飙演技。

  等到班主任离开教室后,他匆匆起身假装要去厕所,只在门外转了一圈便走回教室,跨进教室门时,假装惊奇地指着被人用胶带贴在门上的A4纸,问道:“这是什么?谁贴的?”

  除了坐在第一排离门最近的女生抬头看了他一眼,其他同学无动于衷。

  看来只有闹点动静才能吸引注意,孙鑫咬咬牙,豁出去了。

  “奖金两百?把这个单词拆分正确就有两百现金奖励?真的假的!”孙鑫撕下贴在门上的传单,浮夸大喊。

  这一嗓子喊出去,全班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孙鑫身上,以前被点名起来答题时也曾像这样被班级集体行注目礼,不过这次孙鑫心虚,一下忘了自己该说什么,干脆把A4纸递给第一排的女生。

  “你、你们自己看。”

  下课时间,允许自由活动,传单刚出手,哗啦一下十几号人往这边围了过来,后边还有人伸长了脖子看热闹。

  只见A4纸最上方印着一行加粗大字:来电给出下方单词正确拆分方式者,奖励两百元RMB现金(仅限前三位)。

  这行大字下边印着两个电话号码,都是手机,没有座机。

  再往下是一个巨长无比的单词:Pneumonoultramicroscopicsilicovolcanoconiosis。

  “真的假的?”有人立即提出质疑,“拆单词?就像我们平时记单词的时候那样拆?拆个单词就有两百块钱的奖励?这是恶作剧吧!”

  “先不说有没有奖励,你说这是单词?我靠,它比句子还长,真有这个单词?”

  “耗子,你的步步高学习机呢,不是有词典吗,你查查?”

  传说每个班都有一个绰号耗子的男生,这个班级也不例外,耗子从抽屉里取出学习机,用触控笔在屏幕上一通猛戳,随后给出肯定答复:“有这个单词,矽肺病。”

  “居然真有?天,这怎么念啊?”提问者将目光投向全班英语最好的安静学霸。

  安静学霸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做了几番尝试,很快因为担心舌头可能会打结而放弃。

  “怎么念无所谓,关键是怎么拆啊?”

  安静学霸有心找回场面,仔细审视一番后,再次叹气:“我只能看出中间有个micro,就是Microsoft,微软的那个micro。”

  “连你都不会,那谁能拆的出来,你们说老班会不会?要不去问他?”

  “你敢去问他,他肯定骂你,百度怎么样?搜得到吗?”

  “只能搜出单词啊,搜不到拆分方法。”

  “话说回来,什么叫正确拆分?拆单词不就是根据音节什么的来拆么,怎么记着舒服怎么拆,还分正确不正确?”

  同学们七嘴八舌聊得热闹,孙鑫适时地插了句嘴:“诶你们看,另一面还写了东西!”

  捏着A4纸的女生翻转手腕,只见背面写有各种单词的拆分和演绎,比如goalkeeper和doorkeeper的对比,比如annual和anniversary的关联,再比如accelerate与decelerate的对比。

  除了这些单词的拆分演绎,左上方还有一副粗糙的涂鸦,画中,水彩笔绘出的小火柴人举着一把六管火神炮,疯狂扫射密密麻麻的单词。

  涂鸦上方,写着三行正楷:

  单词机关枪!

  高效解决单词的武器!

  详情请咨询150XXXXXXXX。

  “机关枪?扫射单词?有点意思。”安静学霸挤出矜持的微笑,无法挪开视线。

  “原来ann表示每年,ual是形容词后缀啊,哦,vers是这个意思,难怪加起来,anniversary是周年纪念日。我靠!这样记单词,也特么太好记了吧!”

  “还真是哈,以前真没想过,这东西谁写的?”

  “这是打印的,不是写的。”

  “一个意思,诶,我说,这个详情请咨询是什么意思,这是招生广告?”

  “有可能!那些补习机构变着花样发传单,烦死了。”

  “这个倒是不太一样,我觉得这上面写的单词拆分挺有意思的,要是早点知道就好了,能让我少花点时间多记点单词。”

  “现在也不算迟吧,还有两个学期呢,冲刺一下还来得及。”

  安静学霸嗤笑一声:“也没什么了不起,其实就是构词法里的派生法而已,我舅舅跟我讲过,不过,Pneu……Pneumo……pneu……这个单词也能用派生法拆分记忆?我倒是不信。”

  “有道理,说不定根本就拆不了,两百块奖金是骗人的!”

  质疑声再次响起,孙鑫没有站出来反驳,因为有人不信,也有人信,此时此刻,三十张A4纸正在三十间教室里引起热议,基数这么大,总会有人致电咨询。

  有人咨询,有人报名,他就有回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