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你哪个班的

  姚衣说话算话,午休时间点餐时多叫了一份盒饭。

  小电驴送来的长方形环保饭盒分成三块矩形,两个小长方形里摆着一荤一素,旁边面积最大的正方形里盛满颗粒饱满的白米饭,米饭上铺着煎鸡蛋、炸肉排和一根皮脆肉多的烤鸡腿,无不散发着诱人香气。

  余伟文提着筷子把煎蛋和肉排翻过来又翻过去,看见零星洒在煎蛋肉排上的黑芝麻后,不禁咋舌,盒饭而已,居然搞得这么精致?真让他有点无从下嘴的感觉。

  纠结了一会儿,余伟文先喝口盒饭附赠的例汤,一口闷下去,全是紫菜虾米和蛋花。

  “这个。”余伟文用筷子指着饭盒,小心翼翼地问,“这要多少钱啊?”

  “不贵,二十八。”姚衣答了一声,坐在办公室里吃盒饭,倒是不用遵守餐桌礼仪。

  “二十八!讲师工资这么高?”余伟文瞪圆双眼,深感想象力被贫穷所限制。

  姚衣摇头:“讲师底薪比助教高不了多少,不过有课时费和提成。如果你能搞好招生,赚的不会比我少。”

  余伟文咬着鸡腿,感激涕零,这些天他只有两顿饭开了荤,都是姚衣请客,对一个连吃饭都觉得困难的人来说,能让他吃肉就算是不小的恩情。

  风卷残云般消灭了热腾腾的饭菜,余伟文刨干净最后几粒米,摸着肚皮感慨道:“两份盒饭就五十六,好奢侈啊,还不如去旁边小馆子炒菜。”

  “不一样,这家味道还行,而且干净,卫生许可证、营业执照,样样都有,吃得放心。”

  其实五块六块的盒饭楼下就有,但味道不好,也不卫生,吃坏了肚子是自己难受,下馆子又太浪费时间。这不是奢侈,而是理智的选择,作为消费者,姚衣认为自己的健康和时间比每月几百块的伙食费更珍贵,因此他选择前者。

  这是消费理念的差异,等到余伟文咸鱼翻身月入过万,他自然会懂,在那之前,说再多也是白费力气。所以姚衣没有过多解释,只说了句吃得放心。

  “也是,吃得舒服,干活都有力气,谢啦!”余伟文自觉收拾桌面,用传单拢着饭盒筷子和纸巾倒进塑料袋里,正要出门扔垃圾,却被姚衣叫住。

  “这里有一千,你先拿着。”姚衣拉开抽屉,取出最底下一张信封放在桌上推向余伟文。

  帮姚衣招生可不属于余伟文的工作范围,毕竟给余伟文发工资的是尚洋,姚衣忽悠余伟文给自己跑腿,总得给些车马费。

  要让马儿跑,不能不给马儿吃草,姚衣昨晚准备了三张信封,分别放有两百、五百和一千元现金,今天余伟文的表现让姚衣格外满意,所以他取出了最厚的信封。

  “这,不好吧?”余伟文明知办公室里没有别人,还是忍不住往旁边看了两眼,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眼睛瞟来瞟去,不安分的手已盖在信封上,挺像个过年领压岁钱的孩子。

  “这是你应得的报酬,再说,印刷传单、来回通勤都要用钱,先拿着吧。”姚衣知道余伟文囊中羞涩,也体会过没钱的苦楚,虽然他付完房租后没过几个小时就解决了经济困难,但那几个小时的纠结也让姚衣记忆深刻。

  “那我先收着,等我给你招来学生,从我分成里扣。”余伟文没再推辞,把信封揣进口袋。

  “嗯,也行,下午魏老师会过来帮我整理资料,你不用待在这,先把试听课看了,再去九中转转,尽快找出思路。”

  刚吃饱饭,没必要灌鸡汤,姚衣打发了余伟文,站起身活动了一会儿,继续整理单词。

  虽然目前时间充裕,但姚衣要争取赶在日程安排被课程排满之前整理出单词教材,最好是在单词班和实验班这两架重炮打响姚老师的名声时,同步推出配套教材和光盘。

  余伟文扔了饭盒,回到办公室取传单时,看见长桌前坐了一上午的姚衣又在翻书动笔,心中咔哒一下,像是打开了某个机关。

  看到身边比自己更优秀的人居然比自己更努力,发誓不再当咸鱼的余伟文脸皮发烧,在羞耻心的鞭策下,他放弃午休的想法,揣着SD卡去买了个读取器,趁着午休时间在网吧化身一股清流,捧着笔记本把姚衣的试听课看了一遍又一遍,而且从头到尾没按过快进键。

  虽然大学四年没有正经读书,但高中的英语底子还剩一点,余伟文不仅听得懂,而且听得出姚衣精心设计的课程究竟好在哪里,既然要为姚衣的单词课量身定制新传单,必须先搞明白课程的优势和亮点在哪里。

  每每看到妙处,余伟文直呼过瘾,引得旁边DNF玩家与劲舞团玩家频频侧目。

  两个小时的课程来回放了三遍,直到电脑屏幕上方弹出余额不足的提示框,余伟文才发觉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半。

  也顾不上吃饭,余伟文背起包匆匆赶到九中高中部校门口,带着热情的笑容向接送学生的家长们散发传单。

  沿着停靠校门口的私家车一路往前,不知不觉绕了一圈走到后门,余伟文眼尖,隔着十几步便看见昨天为他指点迷津的男生。

  不过情况好像不太对劲,男生被几个人围住,眼镜也被人抢走,看样子是被人欺负了。

  都特么21世纪了还有校园霸凌,余伟文义愤填膺,收起手里的传单跑上前,一把推开把校服当围裙系在腰间的校痞,喝问道:“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

  几个校痞没被人高马大的余伟文镇住,领头的瞪了他一眼,用更大的嗓门喊道:“说好了考试给我们发答案,结果屁都没发,还问我想干什么?我想揍他!”

  “说好了?”余伟文冷笑一声,“是你们强迫他帮你们作弊吧?要不要脸?再说,就你们这德行,都高三了还不消停?高考能作弊吗!”

  “关你屁事!”校痞自知理亏,干脆不讲道理,“你要帮孙鑫出头是吧?好,你有种,你哪个班的?”

  “我哪个班的?我……”

  余伟文气极反笑,笑了又笑。

  这个问题问得好,他突然有主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