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教子诗

  这一晚余伟文没有睡好。

  他在火车站旁边月租两百的鸽子笼单间里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前女友的音容笑貌。

  音容笑貌这个词只能用来形容逝者,不过用在这里也算恰当,因为从目睹前女友坐上崭新宝马车的那一刻起,她在余伟文的世界里不复存在。

  被前女友像甩垃圾一样甩掉之后,余伟文没有展开报复的想法,但每每独处时总是悔恨不甘,他很想学着《斗破苍穹》男主角一样,对那个鼻孔朝天的富二代喊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但他知道那样做毫无意义,只是自取其辱。

  萧炎是金手指傍身的位面之子,他自身天资过人,又有药老相助,自然可以轻易跳出新手村纵横大陆。可自己有什么?余伟文不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更不觉得自己是位面之子,除非也能遇到一位传奇人物当自己的“药老”,否则何来自信。

  但那是小说里才会发生的事,现实世界里,像他这样的小人物,除非机缘巧合进了特殊的圈子,不然根本不可能与大人物产生交集。

  尽管认得清现实,可人总是会有幻想,刚分手那几天,余伟文每晚都攥着彩票入睡,做着一夜暴富一朝翻身的美梦,意淫着自己开着豪车接回前女友的场面,然而梦醒时他根本找不到方向。

  痛定思痛,余伟文收拾心情,外出工作,他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他认为自己连在尚京立足都感到困难,根本不可能成为富一代,打脸富二代。

  但今天余伟文看到了一丝丝希望,姚衣的提点让他意识到他并非没有长处。

  以前在学校图书馆里余伟文曾看过一本成功学书籍,书里说,年轻人刚刚踏入社会后会有不可避免的迷茫期,在迷茫之中“找回自信”和“找准目标”是走向成功的重要条件。

  想到姚衣一顿饭的功夫就把两个重要条件都送到自己手里,余伟文总算明白什么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按姚衣说的做,肯定比当助教有前途。

  余伟文见识有限,他不清楚尚洋市、江南省乃至全国范围内的补习市场有多大,但他知道天京有个新东方。

  这是目前余伟文能看到的唯一机会,所以他有拼尽一切也要抓住机会的觉悟。

  天还没亮,余伟文就已出门,他早早赶到学校门口,边啃馒头边看《销售圣经》,为了买下这本今年五月出版的爆款畅销书,余伟文得啃三天馒头。

  来这么早不是为了装勤奋给领导留下好印象——因为领导绝对不会来这么早——而是为了找机会与还不熟悉的同事们沟通。

  比如前台的姑娘,比如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比如早起的讲师助教,他们多多少少都会知道一些余伟文不知道的事情,比如学校由谁主管招生,再比如其他学校怎么招生。

  这时候厚脸皮的优势就发挥出来了,余伟文天生自来熟,不管人家想不想跟他聊天,他都敢上前搭话,哪怕别人露出不耐烦或者嫌弃的表情,他也笑脸相对,问个不停。

  毕竟在一栋楼里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就算不想搭理,也不好冷着脸无视,再加上余伟文把姿态摆得很低,又很会聊天,大家有空时也乐意跟他唠嗑解闷。

  一天时间这么聊下来,余伟文听到不少有用的内容。

  比如,提出用公式手册代替传单这个主意的人,正是玄武分校校长李志华。

  07年暑假前夕,尚洋英语雇佣在校大学生在各中学门口发放了几万张传单,然而收到的咨询来电还不到三十通,谁也搞不懂问题出在哪里,各位领导急得团团转,这时还没当上校长的李志华出了个好点子:用缩印的公式手册代替传单。

  为了验证自己的思路,李志华亲自上阵,顶着炎炎烈日在三中门口发了两天传单,接着又发两天手册,两相对比,高下立判,传单递到别人手里,转眼就进了垃圾桶,而手册却会被学生收进书包。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一万份手册发到学生手里,最后招生只有不到一百人,这个转化率只能说差强人意。

  一位姓魏的秃顶讲师告诉余伟文,李校长猜测是因为手册只发到学生手里却没有发到家长手里,而在补习问题上做出选择的往往是家长,至于学生,对于补课大多是能躲就躲。

  然而第二轮招生季时,不少手册都刻意发到家长手里,仍然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

  对此,魏老师和李校长都深感不解,而余伟文听后则有自己的见解:李校长的思路没错,错的是没有珍惜宝贵时机。

  外国佬都说中华是山寨大国,虽不愿承认,但大家心里都清楚,国人确实跟风成瘾,发放手册是个好主意,肯定会有一部分竞争对手跟风模仿,李校长等到下一轮招生季再把手册发到家长手里,自然无法取得理想的效果。

  假如李校长没有等第二轮招生季,而是在招生季结束后补印一批手册接着发,全都发到家长手里,说不定就能给尚洋带来一大批新生。

  余伟文没有把这些猜想说出口,一来,他不想给人留下显摆小聪明的印象,真正比领导聪明的下属都不会表现得特别聪明。二来,这只是猜想,具体情况究竟如何,他并不清楚,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该了解的余伟文已经了解了七七八八,待在办公室里问东问西也问不出招生秘诀——要是办公室里的老师们精通招生,他们估计不会坐在这里——于是,他决定去试试看,看看发传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余伟文刚一离开,热闹的办公室顿时冷清下来,魏远仁拿起余伟文放在桌上的《销售圣经》,嘿嘿笑了两声,对姚衣说:“你说这小余,是不是想去招生?啧,看这个有用吗?”

  姚衣瞥了一眼,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回了句:“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魏远仁捧起保温杯吹了口气,哈哈笑道:“这是陆游的教子诗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