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熟悉又陌生

  吃完火锅,姚灵得回群英街取车,姚衣顺道回去拿教材,姐弟俩坐在出租车后座上大眼瞪更大眼,一路无话。

  等到下车后身边没有外人,姚灵终于憋不住了,参观国宝似的围着姚衣转了几圈,冷不丁问了句:“臭弟弟,你穿越了?”

  “嗯?”

  姚灵一语道破天机,但姚衣了无波澜,因为他知道姐姐是在开玩笑。就算自家亲姐姐真的起了疑心,姚衣也不必紧张,因为姚灵不会对他不利,而且二十二岁的姚灵很容易忽悠。

  “变化也太大了吧。”姚灵啧啧称奇。

  “有吗?”姚衣无辜地眨眨眼,“变得更帅了?”

  “不是这个,我是说……不知道怎么说,反正我感觉你跟以前大不一样。”

  “的确不一样。”姚衣点头承认,“人都会变嘛。”

  “你变得也太快了。这才几天?”姚灵掰着手指头计数,“才不到二十天,就变了这么多?”

  姚衣正色道:“男人的蜕变,往往就在一瞬间。”

  姚灵翻了个白眼,继续审问:“刚才在火锅店里,你跟那个鱼尾纹讲的那些,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不是想出来的,是观察出来的。”姚衣指着前方教学楼,说出姚灵这辈子都用不上的职场技巧,“你知道为什么那些早到晚归的员工最容易升职吗,不是因为他们勤奋,而是因为他们在工作环境里待得久,比起其他人,他们有更多时间去观察。很多问题光靠想是想不出来的,得用眼睛看。”

  “有道理。”姚灵若有所悟,走到教学楼门前时,她忽然提问:“鱼尾纹说不知道怎么招生,你说你教不了他,但其实你早就想好了怎么招生,对吗?”

  “对。”

  姚灵昂起下巴,得意洋洋。

  “我就知道,嘿嘿,看你样子事先应该不知道他会被派来给你当助教,你肯定有自己的计划。不过,为什么你不教他?都教了那么多,还差这一点吗?还有,你为什么帮他啊?看他可怜,同情他?”

  “他需要机会,我需要有人替我跑腿,互相利用而已。至于为什么不教他?培养人才可不能把正确答案一股脑灌进他耳朵,一旦他失去自主思考能力,只会言听计从,就不指望他能独当一面替你分忧了。许多个人能力出众的中小企业老板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他们比员工优秀太多却不知道怎么让员工进步,结果自己忙得不可开交,无暇思考。”

  姚衣今天说的话很多,忽然觉得口渴,闪身绕开姚灵跑去便利店买了两罐可乐,拉着姚灵坐到路边长椅上,与她分享自己的规划。

  “今天的课你也听了,感觉不错吧?这两个礼拜我在教学上花了不少心血,以后还要投入更多精力,不过我没打算在教育界甘当孺子牛,如果以后我要自己创办培训学校,正好让他负责招生,能省不少功夫。”

  刚入职做讲师,就想着创办自己的学校,并且准备筹建核心团队,看起来似乎想得太远,但姚衣自信只要自己有这个意愿,那就不会太远。

  姚灵是个佛系青年,丝毫没有偶像包袱,翘着二郎腿坐在姚衣旁边,一口气喝了半罐可乐,打了个长长的嗝,说:“你要自己创业?没必要吧,妈跟我说尚洋是咱们家的啊?”

  “我说的是如果嘛,再说,尚洋这名字太难听了,总让我联想到崇洋媚外。”

  “这算什么理由,一听就是借口。”

  的确是借口,名字不好可以改,不必自立门户。但通过这两周的观察,姚衣发现尚洋内部存在许多症结,若尚洋是个刚起步的小作坊,姚衣一副药方就能让尚洋药到病除,但现在的尚洋想要重获新生,必须经历改革阵痛。

  姚衣倒不在乎会有多少老员工下岗,只是不愿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所以这事儿还得看之后的发展,如果尚洋管理层肯配合,姚衣就带他们一程,反之,如果尚洋让姚衣感到糟心,那么他会选择自己创业。

  “对了,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让他去看别人的广告,我可以理解,可诈骗短信是怎么回事?这跟招生宣传有什么关系?”

  “这个说起来有点复杂。”

  “那你简单说说。”

  “好吧,打个比方,商家为什么宁可在电视台买下大段时间反复循环播放垃圾广告,也不愿用这笔费用去拍一个精彩动人的广告?因为再精彩的广告也会被遗忘,而反复播放的广告会给观众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等到观众走进商场变成消费者,面对不同品牌的选择,自然更倾向于自己熟悉的那个品牌名。”

  姚衣说了一半,抬手示意姚灵稍安勿躁。

  “学校招生发传单也是一样,为的是让学生家长知道自己的存在,给他们留下印象,让他们在做选择时更倾向于自己,不过这些年传单满天飞,再说每所中学门前都堵着几十家机构的人在发传单,学校自然无法达到目的。”

  “所以,想做好低成本的招生宣传不光要在手法上创新,还要针对性地找客户,这就跟诈骗短信有关了。”

  “有吗?”姚灵托着下巴,叹道,“百思不得其解啊。”

  “我没有这个想法。”

  “什么?”

  “咳咳,你想,诈骗短信为什么编的那么蠢?难道骗子不知道他编的骗局很容易被识破吗?不,其实骗子知道,骗子是故意把骗局编得漏洞百出,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所以,科学道理?”

  “……”

  “你说呀!”

  “因为他每天要发几万条甚至几十万条短信,如果有几千个或者几百个人收到短信后回电,他会有接不完的电话,但那些警惕心强、智商高的人很难上当受骗,结果就是他付出了时间精力很难收获,所以骗子的目标就是几十万人中那几十个或者几个容易上当的人,他们连经不起推敲的诈骗短信都会相信,骗他们的钱不是很轻松?精准筛选客户,才能提高效率。”

  “哦!原来是这样!”姚灵恍然大悟。

  审问总算是结束了,姚衣松了口气,喝下最后一口可乐,本想随手将易拉罐扔进旁边的垃圾箱,但脑海中忽然闪过梁福临翻捡垃圾箱的画面。

  想了想,姚衣把易拉罐轻轻放在垃圾箱旁的地面上,挥手跟姚灵告别。

  姚灵仍坐在长椅上思索,她想知道为什么自家弟弟会给自己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夕阳向西沉降被高楼遮住时,姚灵终于想到答案。

  陌生是因为姚衣不像以前的姚衣,熟悉是因为姚衣像极了父亲姚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