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大忽悠

  小方桌三人组不约而同陷入沉默,余伟文掉进悲伤回忆里无法自拔,姚灵沉浸在美味中无暇旁顾,而三人之中最为理性的姚衣则在思考。

  他没有替余伟文打抱不平的立场,再说这的确是余伟文自己的问题,揣着含金量极高的985大学毕业证书居然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凭什么让女友拿青春陪他赌明天?好在咸鱼同学没有怨天尤人抱怨社会不公,而是认清事实重整旗鼓,否则真是无可救药。

  对姚衣来说,余伟文失恋是件好事,如果他前女友没有摊牌,余伟文很可能不会应聘助教一职,而姚衣处于起步期,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像余伟文这样适合干销售的厚脸皮拉到队伍里,能让姚衣加快后续计划的进展——英语补习和单词教材都属于知识产品,都绕不开销售这一环,而尚洋英语的销售水平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不过,讲师和助教之间没有直接雇佣关系,姚衣也没有虎躯一震令人纳头便拜的王霸之气,要让余伟文死心塌地跟着自己干,还得耍点小手段。

  姚衣换位思考,站在余伟文的角度将助教这份工作审视一番后,找到了切入点。

  “给你一个友情提示,助教这份工作比较忙碌,而且是受尽剥削却没有合理回报的穷忙、瞎忙。”

  “啊?”

  姚衣夹起一颗香菇丸,看似随意地将助教的处境解释一番,最后做了个总结:“如果你是英语专业出身,或者英语功底扎实,还可以等着校区安排进修转正,助教阶段属于职业积累。但像你这种情况,做助教就是给讲师打杂,相当于廉价劳动力,毫无意义。”

  说是廉价劳动力真不过分,助教的基础工资加上全勤奖励也就两千出头,但每周工作时间至少五十小时,算下来时薪大约四十。

  “当然,你也可以通过自学提升英语水平再争取进修转正,但那需要多少时间?你能保证你工作之余还能坚持学习?大学刚毕业这三五年可是最重要的职业积累阶段,如果做了一两年助教还没转正,就等于浪费了一两年时间。”

  “你应该知道,应届毕业生比没有工作经验的往届毕业生更容易找到工作,到时候你成了往届毕业生,却只有做助教的工作经验,你想跳槽?除了换个地方教英语,还有别的选择吗?”

  当然有,而且有很多,天大地大,决心最大,只要有决心,跨行转业不是问题,不过姚衣想让余伟文留在身边做销售,自然不能说实话。

  这年头的大学生还算单纯,余伟文摸不清姚衣的套路,傻乎乎地信以为真,担忧地问:“那怎么办?除了尚洋,别的公司也不要我啊。”

  事实上,余伟文从南联大毕业,就算他没有一技之长,也有大把公司抢着要,应聘失败说明他不懂得面试技巧,或者干脆就是找错了目标,误打误撞,撞到了姚衣身边。

  对此,姚衣必须讲一句,果真是傻人有傻福啊!

  “我没让你离开尚洋另寻出路啊,我只是告诉你,你在尚洋做助教,既没有前途,也没有钱途,我是说赚钱的那个钱途。”

  “啊?”余伟文彻底晕了,“没前途,我干嘛不走?可是走了,也没别的地方去……”

  “留在尚洋,未必要老老实实做助教嘛。”姚衣狡黠一笑,露出狐狸尾巴,“我直说你别介意,我觉得你脸皮特别厚,这可不是批判你,脸皮厚是种优势,只不过给讲师打杂发挥不出这种优势。”

  听到姚衣夸自己脸皮厚,余伟文摸了摸鼻头,厚着脸皮点头承认。

  “我不怎么怕羞倒是真的,这是优势?那,当助教发挥不出来,干啥能发挥出来?”

  “追姑娘啊,我都看到好些个癞蛤蟆死皮赖脸吃着天鹅肉了。”姚灵故意捣乱,不合时宜地插了句话。

  “服务员,这边加菜加汤,谢谢。”姚衣指着姚灵的瓦罐喊了一嗓子,接着对余伟文说:“做销售啊,很多销售员脸皮薄,害怕被客户拒绝,结果白白流失潜在客户。换了你上,肯定没有漏网之鱼。”

  “在培训学校当销售?”余伟文愈发疑惑,“卖什么?”

  “卖课。纠正一下,名为学校,其实是私立补习机构,本质上也是商店,只不过出售的商品是知识。”

  姚衣给了余伟文一个你懂的眼神,继续蛊惑:“知道构词法吗?过段时间我会以构词法为主体,开设单词速记班,李校长应该跟你说过,正式讲师带班有提成,学费的百分之十五。我把招生任务交给你,凡是你招来的学生,提成我们五五分,怎么样?”

  余伟文眨眨眼,没吭声,看样子对提成没有清晰的概念。

  “我帮你算下啊,假设单词速记班有六十个学生,每个学生每个课时学费一百,一个月八个课时,学费总计48000,提成7200,五五分,你拿3600.这还只是一个班,如果你能招满两个班,你拿7200,加上助教工资。”姚衣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月薪破万!”

  09年的钱还很值钱,应届毕业生月薪破万的不是没有,但少得可怜。夸张点说,放眼神州大地也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这条件不可谓不诱惑,但余伟文并没有被忽悠得神志不清,他放下筷子想了一会儿,问:“我看尚洋不是那种小作坊似的补习班,学校应该不会把招生的事情交给老师吧?”

  这话没说错,尚洋的体量不至于小到让讲师自己招生,也没大到能够任意分配学生组成班级的程度。据姚衣了解,除非金牌讲师开班,否则学校不会专门做宣传,一般讲师都靠老学生带新学生,而新老师则会根据校长的安排,先做替补,再抽选彼此看对眼的学生组成一个小班级,由小到大。

  “对,学校不会把招生的事情交给我们,但也没有禁止讲师自己招生的规定。说起这个,我想问问你。”

  姚衣抛出第一个考验:“你知道为什么尚洋不鼓励讲师去招生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