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咸鱼

  男生闯出门后径直奔向楼梯,险些撞着姚灵,紧跟着Sebastien走了出来,看样子是想追上学生,不过看到姚衣站在门外,他立刻停住脚步,说了声hi。

  “下午好。”姚衣指了指楼梯口,问,“发生什么了?”

  “我的错。”Sebastien耸了耸肩,满脸无奈,“Joey认为他的发音不标准,所以他不敢开口说英语,我告诉他,他必须自信,必须勇敢面对自己的错误,然后改正。也许是因为我的语气太严厉,Joey很伤心。见鬼,我真不该犯这样的错误。”

  姚衣瞅了他一眼,又扭头看看楼梯,点了点头,没说话。

  未成年学生哭着跑出外教办公室,这事儿看起来有点古怪,不过老师训哭学生也是常有的事情。而且,Sebastien坦然自若,完全不像是做了坏事的人。要真是暗行龌龊之事被人撞破,他不该表现得如此自然。

  “抱歉,我想我应该去安慰Joey,这是我的错,我必须尽快弥补。另外,我可不想接到家长的投诉。”Sebastien给了姚衣一个wink,绕过姚灵快步走向楼梯,匆匆下楼。

  姚灵突然出声:“他是个gay。”

  “哈?”

  “如果说是因为我的长相不符合老外的审美,那为什么他对我的美貌视而不见,却对你抛媚眼?真相只有一个。”姚灵注视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做出名侦探柯南的经典动作,“他是个gay。”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姚衣拍拍巴掌,“他要真是gay,那小男生岂不是很危险?”

  每句玩笑话多少都有点认真的意味,这句也不例外。往后二十年姚衣不知见过多少负面新闻,此时自然而然联想到许多教师性侵学生的丑陋案例。

  “不至于吧,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学校乱来吧?再说,学生又不是不会反抗,我听说UU英语有个老外猥亵女学生,当场被人报警抓走了。”

  “嗯,也是。”姚衣点点头,毕竟这里是培训学校,不是《熔炉》里的残障学校,初高中生基本都有性的概念和保护自己的意识,那些暗藏几年才被爆出的大料,大多发生在公立学校,因为学生畏惧老师的权威,不敢发声。而这种情况,显然不会出现在私立培训学校。

  “哎,小姚,你上来了,那刚好。”

  李校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姚衣转身看去,第一眼就看见一双脏兮兮的仿版AJ。

  是他?

  时隔半月,姚衣仍然记得这家伙的模样,虽然之前只见过一面,但保洁那句一瓶红牛三个套可是令人印象深刻。

  “来,介绍一下,这是余伟文,新招的助教。小余,这位是姚老师,我们实验班的主讲老师。”李志华给双方做了个简单介绍,接着对姚衣说道,“小姚,你费点心,带好小余。我还有事,你们先聊。”

  玄武分校原定招聘助教两人,可李志华做主让姚衣签了讲师合同,所以助教还有空缺。姚衣本以为新招的助教会派给于咏梅,没想到李校长派给了他。

  看来李校长说全力支持实验班不是空话,虽然上面批下来的资源有限,他也不愿自掏腰包,但在职权允许的前提下,他还是会尽力给姚衣提供便利。

  姚衣道了声谢,目送李校长下楼后,向余伟文伸出右手,笑得阳光灿烂。

  这家伙,来的正好。

  实验班和单词教材是两码事,再说老魏年纪不小,就算他心甘情愿姚衣也不能任意使唤,眼下实验班马上开课,单词速记班又在筹备,里里外外都要姚衣忙活,现在多个帮手,姚衣会轻松不少。

  余伟文这时也想起了两周之前的偶遇,尴尬得脸颊发烧,愣了好一会儿才握住姚衣的手,讷讷说了句你好。

  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跟之前那个外向热情的厚脸皮简直判若两人。

  一看就是受了打击,估计是情伤。

  看这小伙子是个可造之材,姚衣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当即提议道:“又见面啦,看来咱俩挺有缘,一起吃个饭?”

  余伟文下意识把手探进裤袋摸了两下,赧然道:“才四点半,我不饿。”

  姚衣大手一挥:“谁说饿了才能吃?走吧,我请客。”

  “那好吧。”余伟文答应得很干脆,果然是个厚脸皮。

  “行,姐,你没开车吧?”

  姚衣给姚灵打了个眼色,姐弟俩心有灵犀,姚灵立刻会意,收起了车钥匙。要是让人看见她那辆购置税都得几十万的豪车,姚衣怕是没法保持低调。

  三人下楼打了部车,直奔老陶小火锅。下午五点正是老陶家最热闹的时候,站在门外排了十几分钟队才能上桌,等到瓦罐汤底摆上木桌,沁人脾胃的清香瞬间冲走姚灵所有不满。

  国人有在饭桌上谈事谈心谈生意的传统,没过一会儿姚衣就顺利撬开余伟文的话匣子,谈了几句时下最热的房地产,姚衣话锋一转,问道:“说起来,你怎么会来尚洋当助教?”

  余伟文放下筷子,叹了口气:“我失恋了。”

  “你改名吧。”

  姚灵突然插了句话,让余伟文摸不着头脑。

  “你叫鱼尾纹啊,哪个女生会喜欢?换了我,我也不要鱼尾纹。”

  “不是这么回事。”余伟文哭笑不得,“我六月底就毕业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兜里比脸都干净。”

  姚灵仔细审视一番余伟文面白无须的脸蛋,点了点头,打趣道:“那你兜里是有够干净的哈。”

  姚衣赶紧往姐姐的瓦罐里夹菜,用美食挡住她的毒舌。

  “你南联大毕业,怎么会找不到工作?”

  “因为我大学四年都在玩音乐,没认真学专业知识,又没工作经验,找来找去,只有李校长要我。”余伟文摇了摇头,悲叹道,“我女朋友,呃,前女友觉得我太不上进,决定跟我分手。我去她宿舍找她,结果她室友跟我说有个富二代在追求她,我……唉,算了,是我自己的问题。”

  “什么时候的事?”

  “十几天吧,记不清了。”余伟文没再动筷子,想起伤心事,吃什么都味同嚼蜡。

  十几天,那就差不多是余伟文前女友跟小二代逛街撞上姚衣之后。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她果然是选了熊掌,抛弃了小余这条咸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