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学海无涯乐作豪华游艇

  看样子杨慧蕾和姚灵互不认识,只是碰巧坐在一起——或许算不上碰巧,毕竟教室里除了学生就是家长,只有她俩既不像学生也不像家长。

  教室里,家长们满怀质疑的议论声由小到大,杨慧蕾眼中隐含担忧,频频向姚衣抛去鼓励的眼神,而姐姐姚灵却丝毫没有为姚衣打气的想法,反而笑得开心。

  想看笑话?

  偏不给你看。

  姚衣轻拍讲台,打开帆布包,取出一本初中人教版英语课本。

  看见课本上摆着两沓用皮筋绑好的崭新钞票后,姚灵瞪大了眼睛。

  瞪大眼睛的可不止她一个,在鲜艳大红色的刺激下,不管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家长们都把眼睛瞪得像铜铃。

  当姚衣慢条斯理地把钞票分别装进两封写有“奖学金”的信封后,教室里已没有杂音。

  姚衣环视一周,淡定出声:“开始上课前,我向大家保证,实验班既不收取学费,也不会以其他名义收费。此外,实验班会进行定期测试,每轮奖学金一万,由成绩最好和提升最快的两位学员平分。”

  这话说得很直白,甚至可以说是粗俗,但正因为直白简单,所以容易理解,魏远仁心里其实不赞成姚衣的做法,但他这双眼睛看得清清楚楚,短短几句话过后,在座家长们的表情和态度齐刷刷地转变。

  “关于实验班的种种信息,大家课后可以咨询魏老师。现在,请允许我抓紧时间,替孩子们推开通往世界的语言之门。”

  利诱,就像勾引,必须恰到好处,不能用力过猛,否则过犹不及。

  而且,奖学金只是让学生家长们积极配合的小手段,只有过硬的教学内容才能真正打动人心,因此姚衣没有在奖学金的话题上过多赘述,放下信封后立即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今天课程内容的核心知识点。

  正式讲课与即兴发挥有极大区别,教学与演讲也有不小差异,光靠演讲技巧撑不起一堂两小时的英语课。所以,为了讲好这堂试听课,姚衣四处取经,教案删改重排多达六次,事先还跟魏远仁做了次彩排,连教案最终稿都能倒背如流。

  做了如此充分的准备,这时讲课自然是信手拈来,十二个知识点串成一条逻辑清晰的线,由浅入深,深入浅出,时不时还有惹人发笑的段子包袱藏在其中,把许多人印象中枯燥乏味的英语课,变成了全程无尿点的脱口秀。

  不光姚衣讲得好,魏远仁这捧哏也配合得好,再加上宋词梁福临两个“托”,课堂气氛出奇活跃,甚至有几个家长都凑起热闹,问起那些早已遗忘或是根本没有学过的知识点。

  时钟时针指向“4”时,姚衣刚好做完今天的课程总结,圆满收工。

  魏远仁很清楚,像这样讲一堂大课是个体力活,于是在姚衣宣布下课后,主动站上讲台,像新闻发言人似的替姚衣招架各路提问。

  看这热烈的气氛,如无意外,由姚衣主讲的尚洋实验班一期很快就能满员开课。后续步骤姚衣早已规划妥当,迈出这第一步后,要不了多久就该奔上快车道加速超车了。

  带着矜持的微笑迈下讲台,姚衣径直走向教室后排,还没来得及跟姚灵打声招呼,就被杨慧蕾半路拦截。

  “姚衣,你讲得太好了!”杨慧蕾先拍了几下手,接着伸出右手,“要是当年我的英语家教能像你一样,我也不至于学得那么痛苦。”

  姚衣冲身边打招呼的几位家长点头致意,握住杨慧蕾柔若无骨的手,小声回道:“咱们还有家教,很多家庭都请不起家教,要是碰上照本宣科的英语老师,学得更痛苦,我开设实验班,就是为了实验总结,争取拯救那些学海中不幸翻船的小家伙们。”

  “难怪你讲课这么幽默,这算是学海无涯乐作舟?”

  “舟?”姚衣摇摇头,一本正经地纠正:“豪华游艇。”

  杨慧蕾忍俊不禁,一边笑一边打开手包,取出一张工行储蓄卡递给姚衣。

  “新开的储蓄卡,我和玲玲的奖学金存在卡里,以后还会有不定期捐款,玲玲他男朋友也说要捐献一点心意呢,到时都会转到这张卡里,密码我发短信给你。”

  “谢谢。”

  姚衣诚恳道谢,这可是场及时雨,学校虽然支持设立实验班,但只提供教室和定制文具,至于每月测试都要发一次的奖学金,得靠姚衣自己想办法。

  信封里那一万块,是老魏多年积攒的私房钱,借来充充场面。要是借了不还,老魏恐怕要愁的掉头发,天地良心,留给他的头发已经不多了,真的不能再掉了。

  要是没有杨慧蕾和沈玲的捐助,姚衣还得另寻门路再开财源,免不了会浪费时间精力。

  考虑到杨慧蕾等人捐助实验班是发自内心的善意,姚衣便不谈回报,郑重收下银行卡后,向杨慧蕾承诺道:“我会详细记录开支明细,每一笔捐款的用处都会留有记录,定期给你检阅。”

  “不用那么麻烦,我们信得过你。”杨慧蕾说的是真心话,虽然她对姚衣的了解还很有限,并不清楚姚衣的人品,但这种信任无关人品。堂堂姚氏集团少主,零花钱存银行的利息都比这储蓄卡里的余额多,哪会对这点小钱动歪心思。

  “实验班由我主讲,但不止我一个老师,校长至少得给我配个助教,所以,还是记清楚点好。”

  姚衣瞥见姚灵朝他挤眉弄眼做鬼脸,便说道:“再次感谢,今天还有事儿,改天请你吃饭!”

  “哪天?”

  “嗯?”

  “改天请我吃饭,是改成哪天?”杨慧蕾笑得有些腼腆。

  这么认真?姚衣眨了眨眼,心想还好没说回头请你吃饭,不然你扭个头再扭回来,还不得立马打部车直奔餐厅。

  姚衣向来说话算话,往后推算了个日期,说:“下周五怎么样?你叫上老杨、胡斌和沈玲,我也带几个朋友,人多热闹,这次我来请。”

  见姚衣没有单独约会的想法,杨慧蕾有些失落,但没有表现在脸上,她笑着答应一声,借口有事,出了教室。

  姚衣本想送她出门,却被一双从背后伸来的手捂住眼睛。

  “猜猜我是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