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特别听众

  不出意外,第二天晚上米萌就带回了好消息。

  百香书屋的段老板原本就有转型的想法,姚衣指出的两点正中下怀,再加上米萌一身卖萌的好本事,她轻松顺利地说服了书店老板,虽然重新布置书店格局需要较长一段准备时间,但百香书屋转入复合化经营已成定势。

  DIY书签的畅销和段老板主动上门这两件事都证明了姚衣的聪明才智和商业才华,出于对他的信任,柳珏鼓起勇气毅然辞职,与米萌搭档售卖书签,她写得一手好字,米萌有画图功底,两人字画合璧,每天都能卖出至少二十张书签,连带着百香书屋的客流量都在噌噌往上涨。

  不少人压根不是来看书,而是来看人,也不知是书店老板的安排,还是好事者的编排,尚京贴吧和城市论坛里渐渐流传出一句“百香书屋颜如玉,并蒂西施姐妹花”,配上“偷拍者”发帖上传的几张照片,没过几天就让原本稍显冷清的百香书屋变得门庭若市。

  那帖子和照片姚衣也看过,光线角度构图都是一流,把两位美人不同风格的美展现得恰到好处,在这个美颜相机尚未出现、照片常见而照骗少见的年代,堪称吸睛神器。

  要说这是偷拍,姚衣一百个不信,一般人就算摆拍都拍不出这效果,十有八*九是那位段老板请来专业摄影师为书店造势引流。

  如此看来,这位段老板具备合格的商业思维,而且人品不错。至少,她没有哄骗米萌和柳珏跟她签订附有特殊条款的商业合同。

  绑定,往往意味着压榨。目前看来,段老板没有压榨米萌柳珏的想法,只想以真诚感动二人,并利用她们的优势盘活书店。

  既然双方相处愉快,姚衣便只负责收钱分赃,不再过问具体细节,他的时间很宝贵,自然不能浪费在这种小生意上,而要投入到回报更多、逼格更高的事业中。

  一旦专注于工作,时钟转动的速度仿佛加快十倍。

  两周时间一晃而过,米萌和柳珏的小生意蒸蒸日上,姚衣的教育事业也步入正轨。

  与尚洋签订合同成为玄武分校正式讲师后,姚衣辗转于各位老师的课堂,一方面如饥似渴地汲取其他老师的教学经验,另一方面凭借脸嫩代沟浅的优势与学生们打成一片,实时了解他们对课堂内容的反馈。

  说来讽刺,了解越深,越觉得崔利明没有说错,学得好和教得好完全是两码事,因为大部分学生的接受能力和思考方式与老师完全不同,所以许多在姚衣看来浅显易懂的知识点,在学生看来根本无法理解,要解决这种误差,就需要姚衣从头再学一遍中学英语。

  学呗,也不是什么难事,中年人的理解能力与青少年的记忆能力相结合,学习速度堪比开挂,短短两周时间,在魏远仁的帮助下,姚衣不仅将初高中课程内容过了一遍,还整理出了单词演绎法教材的大致框架。

  有了骨架,只需再往里面填充血肉即可,换句话说,姚衣已经成功了一半,至于之后的排版、修改、再排版,都是水磨功夫。

  另一边,开设实验班的计划同样进展飞速,有李志华为姚衣背书,有护驾童子军替姚衣寻觅生源,还有杨承志、杨慧蕾等人提供资源,姚衣只用了一周时间,就到手三十份学员信息,除宋词以外,其余学员都是贫困生,其中大部分来自单亲家庭。

  虽然尚洋英语没有对实验班进行宣传,但宋词从梁福临口中听说了姚衣的实验班,坚持要转入姚衣的实验班,已经交过学费的宋有知夫妇没有反对,姚衣也就没有拒绝。

  原以为招生也会一帆风顺,却没想到这些目标学员的家长听闻实验班后大多持怀疑态度——说来好笑,他们觉得实验班不但不收钱还送文具,可能是某种骗局,虽然他们并没有多少值得骗取的财物,但出于防范本能,他们没有像姚衣想象的那样,争先恐后地把孩子送进实验班。

  这种担忧不难理解,也很容易解除,姚衣相信,一堂免费试听课足以卸下他们的防备,虽说这些贫困生的家长大多文化水平低下,不具备分辨能力,但让他们和孩子一起听课,能让他们对姚衣的课程效果有一个直观感受。

  等到课程结束后再向他们承诺,报名上课无需签订协议,补课期间不以任何名义收取费用,相信家长们便会做出正确选择。

  于是,姚衣向目标学员们发出邀请,定在周末,也就是今天,讲一节免费试听课。

  下午两点,姚衣准时踏入教室,朝提前走进教室等候的魏远仁点了点头,接着将目光投向坐满教室的学生和家长。粗略看去,教室里坐了六十多人,稍显拥挤,好在门窗全都开着,空气不算污浊沉闷。

  可能是因为姚衣看起来过于年轻,原以为魏远仁主讲课程的家长们顿时骚动,出于对讲台的尊重,学生们大多没有出声,即使说话也是窃窃私语。但家长们可没这份顾忌,一时间七嘴八舌,愣是把教室聊成了菜市场。

  姚衣早就料到会有这番场面,不过他没有立刻做出反应,而是嘴角含笑悄悄看向教室最后排右手边的角落。

  那儿有两道与环境格格不入的身影,尽管她们无意张扬,可她们就像藏在米粒间的珍珠,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坐在窗边的是杨承志的堂妹杨慧蕾,两周前聚餐时姚衣说过实验班开课时会请朋友们旁听,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杨慧蕾却当真来了。也对,既然打算把奖学金捐给实验班,怎么能不先听听姚衣的教学水平?

  如果说杨慧蕾过来旁听给姚衣带来的意外指数是一,那么她身旁的观众给姚衣带来的意外指数至少666.

  坐在杨慧蕾身旁的,正是姚衣思念已久的姐姐姚灵。

  亲姐姐千里迢迢回到尚京听自家弟弟讲课,多么温情又经典的一幕场景。

  等等,她为什么在偷笑?

  笑得这么坏,果然是姚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