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活出自己

  今晚这场闹剧没给其他食客造成麻烦,反而增添不少欢乐。

  不过,长毛光头一伙人的形象有碍观瞻,可能影响食欲。为表歉意,李鸣主动找到烧烤架后翻烤肉串的老板,替在场所有食客买了单。

  这年头连网银支付都只是在城市范围内普及,更别提手机扫码支付,还好老板自备POS机。刷掉普通白领一个月的工资,李鸣眼都不眨,笑嘻嘻地招呼着童子军们把桌子搬近点坐到一起。

  李鸣喜欢讲义气的人,所以他对几个小家伙很有好感,因为他们刚才吓得六神无主也没有临阵脱逃,在他看来,这样的小兄弟,可以坐在一起喝酒吃肉。

  几个高中生坐在李鸣和杨承志旁边,略显局促,胆子最大的刺头再三犹豫后,支支吾吾地说道:“刚才那个人,我们以前见过,好、好像是三哥。”

  “谁?那个光头佬?”李鸣满不在乎,管他几哥几爷,都得蹲在拘留所装孙子。

  刺头像啄木鸟似的点头:“对,三中扛把子的大哥就是他。”

  “嚯,扛把子的大哥,听起来好威风,结果呢?”李鸣拍拍刺头的后脑勺,意味深长地说,“所以说,混社会没前途啦,好好跟着你们姚老师学,认真读书,以后考个好大学,别成天搁学校里瞎混,诶对了,你们玩不玩掉线城?”

  这家伙!

  前一秒还在给人充当人生导师,讲完大道理就问人打不打电子游戏,变脸速度堪比川剧大师。

  “玩啊,我们都玩,尚南一区,我练的白手,44级,马上就能学幻影剑舞了!”

  “我是阿修罗,已经45级了,不动明王阵刷图神技。”

  “机械师刷图才厉害啊。”

  “你刚开始玩,你知道什么?机械师在PK场就是挨虐,只有漫游枪手能跟白手打,不过漫游刷图比白手还慢。”

  打开了共同话题,学生们七嘴八舌说得热闹,论年纪李鸣本就没比他们大多少,谈到游戏时他的表现更是跟他们几乎没有区别。

  吹嘘一番自己的顶级装备后,李鸣故作神秘地问:“你们知道国服第一白手是谁?”

  “那肯定是孙雅龙啊!今年WCG总决赛泗川队是冠军呢!”剑魂迷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嘿嘿,我跟他是好朋友,我跟他说好了,只要年底中华队拿到冠军,不管是个人冠军还是团体冠军,我都请他来尚京玩,再送他一份大礼,到时候找个网吧,让他教你们打PK场。”

  说起大型赛事,李鸣满面红光。

  只可惜,他注定是要失望了。

  09年亚洲争霸赛,孙雅龙个人战决赛2:3落败,团体赛则与大和队并列亚军。比赛结束后,李鸣的疯狂电话轰炸让身边每一位朋友都深深记住了这场比赛的结局。

  当然,也只能记住结局。

  即使姚衣专门训练强化过自己的记忆能力,也记不起二十年前某场比赛的细节,只记得李鸣当时的气恼。

  虽然李鸣游戏水平不高,但他是个真正热爱游戏、尊重电竞的玩家,姚衣记得他大学毕业后勇敢追梦,创立了一家电竞俱乐部,发誓要为中华电竞正名,要让中华队站在国际电竞比赛的冠军领奖台上。

  至于他最后有没有成功,姚衣却是记不清了,当年他按照父母的安排,远渡重洋出国留学,硕博毕业后再回国内,朋友圈子大不相同,跟李鸣已然生分,彼此间仍有往来,但不再像小孩子一样分享彼此的感受、经历和梦想。

  看着眼前这个说到激动处唾沫星子四处乱飞的李鸣,姚衣嘴角上翘,收起劝他继承家业的想法。

  不论他最后是否取得成功,亦不论他的收获是否能得到肯定,至少他敢爱敢恨,敢于追求自我。人活一世,最重要的是活出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

  姚衣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尽快完成设立实验班和撰写单词教材的计划,早日在教育产业闯出名堂,所以他耐心等到网瘾少年们聊完游戏,对刺头问道:“你们在学校里应该认识很多人吧?我想请你们帮个忙。”

  “那当然。姚老师,要我们干什么,你说。”

  “我想请你们在XW区几个中学里找人。”

  “找人?”

  “各年级各班级里都有英语成绩不好,但没有参加英语补习班的学生。”

  说话时,姚衣脑海里自动浮现出梁福临翻捡垃圾箱的画面,补充了一句:“尤其是那些家庭贫困,无法承担补习费用的学生。”

  “这个简单,各个班找人问就是了。”刺头不问缘由,拍拍胸脯,大包大揽地说道,“交给我吧姚老师,保证完成任务!”

  出于好奇,李鸣问起了原因,姚衣大致讲解了设立、推广实验班的想法,让两位女生拍手称赞。

  不管是小女生还是老女人都有母性情结,相比男性,女性往往更有同理心,更会同情苦难者的遭遇。

  听说姚衣打算亲力亲为帮助贫困生,杨慧蕾只觉得这个看起来又沉稳又老气的大男孩浑身都在发光,比电灯泡还亮。

  “那个,我之前有参加过一个捐助城区贫困生的公益组织。”

  话说到一半,杨慧蕾见姚衣转头看向自己,立刻低头避开姚衣的目光,停顿片刻后,她若无其事地拿起饮料瓶,一边往沈玲杯子里倒果汁一边说:“我可以联系他们,他们肯定有受捐赠贫困生的联系方式。还有,我觉得这是件……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虽然我不会上课,也没有太多空闲时间,但是我愿意把我的奖学金捐给你的实验班。”

  “我也觉得,嘻嘻,平时吃喝玩乐用零花钱就好,奖学金还是得用在有意义的事情上。不过我这人很懒,奖学金我就打给蕾蕾,让蕾蕾联系你吧,姚老师。”沈玲拉起杨慧蕾的手,笑得耐人寻味。

  见自家表妹和女友表态,杨承志和胡斌不甘落后,也表示愿意捐助实验班的学员,愿意为姚衣提供帮助。

  考虑到尚洋英语未必会给予实验班大量资源,姚衣没有客套推辞,而是诚恳致谢,照单全收。

  “诶诶诶,这么好玩的事儿不能落下我啊,得带上我一起!”

  玩性最重的李鸣打趣了一句,接着感慨道:“有帮好朋友果真很重要啊,哎,大家伙,要是有一天我也学姚衣离家出走搞自己的事业,你们可不能袖手旁观啊!”

  “那得看你搞什么事业了?”杨承志揶揄道,“万一你搞游戏事业,我们怎么帮你?”

  “嘿,你别说。”李鸣两手一拍,“我还真就想搞游戏事业,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把五星红旗插上电竞神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