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业余钢管舞表演

  姚衣从不以身犯险,既然选择留下,当然是有十足把握。

  尚京是大城市,公安干警能力过硬,城市治安水平较高,对付流氓地痞用不着打鸡血似的喊人助阵,只需拨打报警电话呼唤警察同志即可。

  魑魅魍魉撞上人民公安,除了束手就擒乖乖投降,别无选择。

  光头怔怔看着从天而降的巡特警,瞄了眼领队者系在腰间的执勤巡逻武装带,只觉得实心钢管变成了刚从灶炉里取出烧火棍,烫手无比。

  不知是谁手中的钢管掉落在地,紧接着哐当声响成一片,巡特警领队见他们主动放下武器,脸色稍稍缓和,取出警官证左右展示,称自己接到群众报警,质问一众赤裸上身手持武器的打手为何聚众滋事。

  要真是群众报警,报警电话理应是打到110指挥中心,再由指挥中心下派出勤任务,由附近派出所的民警赶赴现场,像这种因口舌而起又还没开打的冲突,大都看作民事纠纷,派出所民警一般会采取调解措施,也就是大家说的和稀泥。

  正是因为熟悉这套路,光头才敢肆无忌惮地敲诈勒索,可他怎么也想不到来的不是民警而是全副武装的巡特警,看这架势,是要让自己享受一回毒枭待遇!

  警官摄人的锐利眼神如一盆冰水,浇灭光头的嚣张气焰,他心知自己踢到铁板,顾不上“最重要的面子”,堆起讨好的笑容摇头道:“误会,误会,天气热,就没穿衣服,我、我弟弟喝多了,我过来接他回家,没别的意思。”

  “接你弟弟回家?”警官不苟言笑,瞥了眼地面上不再滚动的钢管,喝问道,“那这些钢管呢!”

  “啊?啊,钢管啊……”

  光头大汉急得满头大汗,忽然急中生智抽走塑料桌上的钢管拄在地上胡乱扭了几下,腆着脸说:“警察同志,我们业余表演钢管舞,免费的。”

  “……”

  警官无言以对,转头看向李鸣。

  李鸣嘴角以每秒超过五次的高频率飞快抽搐,他很想憋住笑,但根本憋不住。

  噗嗤一声轻笑,激起哄堂大笑,就连几个年轻的巡特警都快忍不住笑场,执法现场搞成这样,警官有些尴尬,也不给光头长毛等人继续狡辩的机会,打了个手势直接上铐子押走。

  光头没有反抗也没有争辩,挤眉弄眼疯狂暗示同伙和长毛等人不要反抗,老老实实让警察同志押走。

  并没有什么装逼打脸的桥段,一场闹剧就这样在笑声中落下帷幕。

  李鸣目送警车离去后捧腹大笑,笑得前俯后仰,好不容易平复气息坐回位置,还意犹未尽地说道:“钢管舞,哇,钢管舞,亏他想得出来,哈哈,笑得我肚子疼。诶,姚衣,老杨,这个好玩,太有意思了。”

  杨承志象征性地咧了咧嘴,阴恻恻地说:“出来吃饭就是这点不好,什么猫猫狗狗都可能遇到,让他们竖着走算便宜他们了,一会儿我找几个朋友,给他们安排的明明白白。嘿,拘留所里有的是愿意为钱卖命的人,给他们弄个法定的轻伤,小意思。”

  听这意思,是要买通拘留所内的羁押人犯和看守人员,在拘留所里对光头一行人下手?以前倒是没看出来老杨戾气这么大。姚衣摇摇头,问:“老杨,他们是我们的敌人吗?”

  “敌人?”杨承志鼻腔里喷出一声冷哼,“他们也配?”

  “既然不是敌人,何必赶尽杀绝,别给自己添麻烦。”姚衣语气平淡,看似只是直抒己见,但细细品味却有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今晚换了别人,搞不好就被他们欺负了。”胡斌忿忿不平地插了句嘴,“鬼晓得他们以后会做点什么事,像这种以后有可能去杀人放火的社会渣滓,赶尽杀绝也没什么不好。”

  对于胡斌的极端言论,姚衣笑笑而已,没有反驳。

  “算啦,老杨,我刚才气得跺脚也就只想揍他们一顿,你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我妈常说做人要有敬畏之心。人在做,天在看啊。”

  李鸣说着,指了指漆黑一片不见星月的夜空。

  人在做,天在看?姚衣微微仰头,想到自己重生二十年前,心中思绪万千。

  也许,做人是该常怀敬畏之心。

  “姚衣,想啥呢。”李鸣在姚衣肩头轻轻推了一把,嬉笑道,“你今天这一招稳坐钓鱼台,有点意思,我学到了。”

  以这货贪玩的脾性,日后肯定要找机会故技重施,搞不好会闯祸。

  姚衣好心劝道:“今天也是情况紧急,以后尽量别用这套路,有些人情欠了不好还,而且,公器私用是大忌,现在我们年纪小,偶尔请人帮个忙没有关系,但步入社会以后,千万不能逾矩。”

  李鸣虽是个暴脾气,但并非一根筋,姚衣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他不会听不懂,当即点头道:“放心,我有分寸,不会乱来。”

  “你心里有数就行。”姚衣不再多说,一边倒酒,一边招呼小工过来收拾桌面。

  杨承志双手合十抵着下巴,若有所思,似有疑问,可能是觉得自己跟姚衣还不够熟,他犹豫半天才把肚子里的疑问说出口:“要是没有童子军护驾,你会怎么处理这事?”

  “什么童子军护驾,那是尚洋英语高三班的学生,我今早给他们讲过几分钟的课。”姚衣对这称谓感到好笑,解释清楚后接着答道:“他们无非是想要钱,我会让他们到你车上取钱,如果他们有脑子,看到你的车和车牌,就不敢拿你的钱。”

  杨承志又问:“要是他真敢拿我钱呢?后面来的那个光头倒是挺聪明,知道装疯卖傻可以避祸,但最先挑事的那个拖把头,我看他不像是有脑子的人。”

  “敢拿就给他呗,你又不差这点钱。”姚衣瞅着杨承志脸上的疑惑表情,乐呵呵地说道,“碰上傻B,不要总想着去教育他,那是帮助他快乐成长,你要鼓励他,把他从一个傻B,鼓励成一个大傻B,然后让社会去教育他。”

  杨承志和胡斌面面相觑,李鸣竖起大拇指:“杀人不见血,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