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豪华半月游

  认出刺头学生后,姚衣啼笑皆非。

  放在别人的故事里,都是老师散发着无比伟岸的光辉,如天神下凡般保护学生,怎么换到自个儿身上非得来出反套路呢?

  仅有一面之缘的学生愿为自己挺身而出,姚衣倍感欣慰,不过欣慰之余又不免担忧。

  社会小青年至少是混过社会的人,懂得利害关系,咄咄逼人无非是借机生事勒索钱财,如无必要绝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伤人。

  可高中生未必懂得这些道理,用他们的视角来看待这件事,肯定会理解成类似校园霸凌的欺压,再加上酒精、荷尔蒙和肾上腺素的化学作用,他们很可能率先动手。

  虽说以人数和武力值作对比,姚衣一方占巨大优势,但一旦开启混战,事情就脱离了姚衣的控制,可能出现种种不可控的风险。

  为了排除不必要的风险,姚衣抢先对长毛小青年说道:“以多欺少没意思,我们就坐在这里等,你尽管叫人,我们奉陪到底。刚才你不是很狂?让我看看,你凭什么这么狂?”

  姚衣向来不喜欢古惑仔式的好勇斗狠,对街头群殴更是不感兴趣,说这话只是为了让争取时间另做布置。

  假如这四个小青年色厉内荏,立马开溜,那么这事儿就到此为止。李鸣和杨承志怎么想暂且不提,反正姚衣不至于闲得蛋疼事后追究。

  假如他们觉得下不来台面,非要喊上一伙兄弟过来助威,那很抱歉,姚衣必须给他们全体同伙留一个深刻教训,让他们清楚认识到自己惹了不能惹的人,免得这帮吃饱了饭没事干的蠢货伺机报复——姚衣不担心他们报复自己和李鸣,但姚衣不能让他们对身旁的学生产生任何想法。

  长毛看见几个脸上没毛的小鬼冲到身前,也不敢随便动手。按人头算,他这边除去烂醉如泥的绿毛只有三人,真打起来讨不了好,原本还在犹豫是认怂走人还是先下手为强,听见姚衣这么说,他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用食指指着姚衣李鸣和刺头学生胡乱点了几下,后退几步拉开距离,开始打电话喊人。

  为了张扬声势,长毛故意拔高音量,一双眼睛死死盯住姚衣,却没注意到雨棚下已有几个食客悄悄拿出手机开始录像。

  姚衣无动于衷,甚至有点想笑,于是就笑出了声,笑完拉着几个学生坐回各自的位置。

  学生有点担心,凑到姚衣身边低声说:“姚老师,那个傻吊看起来不像是虚张声势,要不我们还是先走吧,他们就四个人,拦不住我们,或者我们可以先揍他们一顿再走。”

  “不用,我们在这儿等。”

  既然矛盾没有当场爆发,那就永远没有爆发的机会,姚衣根本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随口应了一句,招手示意两个小工过来打扫卫生。

  “姚老师,你别觉得以多欺少是胜之不武,那种人就是无赖,不讲规矩的,你不能像那个宋,宋什么来着?哎呀,反正你不能等他们叫来帮手再跟他们打,他们叫人肯定要带家伙来的。”学生仍不放心,嘀嘀咕咕说个不停。

  “你想说我不能学宋襄公之仁?”姚衣含笑看了眼这位历史没学好的高三学生,指了指同样在打电话但声音很小的李鸣,接着说,“若有碾压敌军的实力,放他们过河,任他们整装,有何不可?正好一网打尽,省事。”

  说完,姚衣给杨承志和胡斌各倒上一杯啤酒,又给学生们倒了几杯可乐,故意板着脸假装严肃地说:“未成年不能喝酒,你们喝饮料,来,干杯!”

  “等等,还有我呢。”

  李鸣打完了电话,匆匆赶过来,随手提起刚开瓶的啤酒跟大家碰杯,一口气吹瓶后他先是打了个酒嗝,接着说了句玩笑话:“哇,姚衣,你什么时候练了批童子军,关键时刻来护驾,哈哈,来来来,小兄弟们,我们再喝一轮,哥哥谢你们仗义相助!”

  情绪可以传染,姚衣李鸣等人的镇定很快感染了其他人,烧烤排挡内逐渐恢复如常,只有几个不喜欢看热闹的食客匆匆离去。

  十五分钟后,一辆面包车闯到烧烤摊前,满是刮痕的车门拉开后,呼啦一下跳出七八个拎着钢管的汉子,个个光着膀子,身上纹龙画虎。

  蹲在路边充当监视器的长毛猛地起身,拖动发麻的双腿一瘸一拐走到领头的光头身边,伸手指着姚衣恶狠狠地说了几句。

  距离隔得比较远,姚衣没听清他具体说了什么,也不在意他到底说了什么,自顾自地倒酒吃肉。

  别说,杨承志找到的吃食果真美味,烤串火候把控得极好,配上让杨承志赞不绝口的秘制酱汁,吃一口就停不了嘴。

  姚衣李鸣没把那伙面目狰狞的打手当一回事,可苦了几个学生,他们左顾右盼始终没能找到援军的身影,少许醉意被惊得丁点儿不剩,想跑又觉得不能把姚老师扔下不管,只能咬牙坚守,尽管吓得两股战战,也没有起身离席。

  李鸣很是欣赏地看了看几个学生,正想说点什么,就看见一根钢管和一只汗毛浓密的肥手拍在塑料桌上。

  转头一看,没穿上衣的光头汉子正弯腰把脸贴近。

  “听我弟弟说,几位兄弟对他有意见?”

  光头汉子说话时挤出假笑,脸上堆起不少肉褶子,看得李鸣汗毛倒竖,浑身不自在。

  因为不屑搭理,李鸣没有出声,光头汉子误以为自己镇住场面,不无得意地拍打着桌面说道:“我弟弟那朋友酒量不好,喝吐了不能怪他,他又不是故意的,对吧?再说,要是吐到你们身上了,那我也不好讲什么,既然没吐到你们身上,那你们怎么能骂人呢?我们出来混,最讲究面子,你们落了我弟弟跟他朋友的面子,于情于理,是不是该给点赔偿?”

  “赔!当然要赔!赔你们一个拘留所豪华半月游!”

  李鸣无法忍受光头的口臭,捂着鼻子起身挥了挥手。

  “嘟嘟,嘟——”

  仿佛响应他的号召,警笛声突兀响起,街角处红蓝爆闪灯骤亮,一队全副武装的巡特警迅速展开呈扇形,将面包车与烧烤摊包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