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邻桌转身扭头的食客长着一张路人脸,五官平平,毫无特点,但只要看过他一眼,想必就不会轻易忘记,因为他留着富有年代气息的,遮住左眼的草绿色斜刘海。

  姚衣倒是没见过这人,骤然惊起不是因为他的长相,而是因为他的脸色。

  满脸醉意也就罢了,可这人转头时两颊泛白,双瞳涣散,喉部隆起,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循环是要吐了!

  烧烤摊面积不大,各桌食客挨得比较近,如果邻桌醉汉存货足够多,胃部收缩能力足够强,有一定概率给李鸣来次终身难忘的淋浴。

  那画面,简直不敢想象。

  李鸣被拉离座位后一脸迷茫,正想问姚衣怎么回事,就听见身侧传来令他心颤的怪声。

  “呕——”

  绿毛来不及弯腰俯身,黄白秽物已脱口而出,像是射水枪似的喷在空椅子旁的地面上,四散溅开。

  杨慧蕾和沈玲吓得花容失色,自诩硬汉的李鸣也好不了多少,看他脸颊发青喉头微动,多半是恶心得快吐了。

  “别看,别呼吸,走。”

  姚衣从牙缝里急促地挤出几个字,随后屏住呼吸,拉着李鸣继续往后退,退开几步后仔细检查一番,确认自己和李鸣都没中招后,总算松了口气。

  “还好,没沾上,也没溅到。”

  听见姚衣这么说,李鸣的脸色微微缓和,想到刚才那一瞬间的紧急,他喃喃道:“操,还好有你。”

  李鸣父亲虽不像姚起那样严厉,但同样重视教育,而且尤其重视李鸣的言行礼仪,因此李鸣很少说脏话,这句国骂,足以显示李鸣的后怕和愤怒。

  “是啊,还好有我。”姚衣忍不住坏笑。

  总算明白当年李鸣为什么亲自下场跟人贴身肉搏把人打进医院了,被陌生人吐一身,不失了智才怪。

  这事儿出了以后,姚衣一直没问出个结果,此刻才知道答案,顿时有种改变历史轨迹的感觉——要是他今天没来,恐怕绿毛小青年要在住院部躺个小半年。

  那边杨承志等人还没撤,闻到呕吐物的酸腐臭气,先是一阵干呕,而后勃然大怒,指着绿毛的鼻子质问:“你有没有素质?要吐找个没人的地方吐,怎么能往我们这边吐!恶心,太恶心了!”

  醉醺醺的绿毛无力反驳,与他同桌的三个社会小青年站了起来,头发最长的那个踹开塑料椅上前两步,指着杨承志的鼻子大声叫骂。

  “你叫你妈了个比,又没吐到你们身上,有吗?有吐到吗?没吐到你叫个**?”

  另外两个小青年不甘落后,也骂得起劲,污言秽语不绝于耳,气得杨承志眼前发黑。

  两位女生不想待在呕吐物旁边,急忙拉住杨承志和胡斌低声劝阻,不让他们动手揍人。

  杨承志和胡斌分别被堂妹和女友劝住,冷静下来一想,确实没必要把事情闹大,就算要教训这几个出口不逊的小青年,也不能自己动手。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哪能亲自下场干架?万一伤着自己,岂不是傻透了?

  两人冷静下来之后,阴恻恻地看了两眼,把几个小青年的长相记在心里,默不作声地离开座位。

  小青年们以为自己镇住了场面,笑得很是猖狂,一个个鼻孔朝天,得意忘形。

  其中头发最长的那个最嚣张,骂完了还故意冲脚下吐了口浓痰,吸引到数十道憎恶嫌弃的目光。

  “姚衣,你别拦着我,妈的好心情全给毁了,胃口也没了,我今天不把他的脸给锤变形,我怕是睡不好觉。”

  李鸣摩拳擦掌,想去战个三百回合,他是个暴脾气,又很讲义气,根本无法忍受这种侮辱,奈何姚衣拦在他身前,不让他冲锋陷阵。

  “别激动,气不过你就找人给他个适当的教训,何必自己动手?我知道你练过散打,可你不怕脏了你的手吗?再说,万一他们随身带刀呢?现在的小混混不就喜欢搞那一套?”

  姚衣摇摇头,不肯松手。

  本想着再僵持一会儿先让李鸣冷静下来,却没想到吐痰的长毛眼珠子一转,居然搀着绿毛走到姚衣身前,满含挑衅地问:“你朋友说我朋友恶心,没素质,他妈的,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懂吗?这事,你说怎么办吧?”

  哦,这是来敲诈了。

  姚衣一眼看穿小青年的想法,肯定是看李鸣杨承志等人衣着光鲜而且认怂,想来诈唬一下,索要“赔偿”。

  酒气扑鼻,姚衣眯起不见波澜的双眼,轻声说:“适可而止,我会考虑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

  这话没吓着酒劲当头的长毛小青年,反倒让李鸣吃惊不小。

  “我道歉?你他妈怎么听不懂我说话呢!你朋友骂我朋友,我他妈还道歉!”

  长毛一面叫嚷,一面伸手推搡,姚衣避开那只留着长指甲的脏手,目光四下飘移。

  像眼下这种情况,最好是让保镖来处理。

  姚衣知道父亲会派人监视保护自己,跟米萌摆地摊卖书签时他就发现了跟踪自己的两组生面孔,在他们购买书签时姚衣还特意写了一句“不尽长江滚滚流”。

  之后姚衣没再看见他们,但姚衣相信父亲和严助理不会让自己处于无人监视无人保护的状态,所以很可能是他们有所察觉,换了批人继续跟踪保护。

  很快,姚衣在不远处看到两辆车牌被灰尘遮挡的小轿车,隔着挡风玻璃能看见车里各坐着两个人。

  既然能被派来当护卫,身手肯定不会太差,4V4想必能轻松解决战斗,想到这里,姚衣抬起手臂,朝两辆小轿车招了招手。

  出乎意料,车里的人还没打开车门,雨棚里倒先有几个拎着啤酒瓶的身影蹿了过来,挡在姚衣身侧。

  这几人高矮不一,看模样年纪不大,好几个脸上还长着青春痘,虽然脸嫩,但表情凶悍。

  这是?姚衣有点迷糊。

  “你们干嘛?想干嘛!”领头的高个儿用啤酒瓶抵着长毛的胸口,把他向后推了两步,接着回头问,“姚老师,你没事吧?”

  姚衣定睛一看,原来是早上高三班那个刺头。

  这小子,换个发型差点没认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