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人到中年不得已

  专注于工作时,时间总是溜得飞快。

  姚衣和魏远仁分工整理初中五本必修课本,一晃眼,到了午饭时间,匆忙吃过午餐后再一晃眼,又到了晚饭时间。

  可怜老魏一把年纪,久坐之后再起身,连腰都挺不直,只能扶着长桌苦笑,看见姚衣收笔起身后行动如常,老魏心中滋味更是复杂,不由感慨道:“老啦,真是老了,跟你这么大岁数的时候,改一下午试卷,改完就去打乒乓球,一点问题没有。”

  这话说完,魏远仁感觉不妥,正担忧这么说话是否有倚老卖老之嫌,却看见姚衣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姚衣是老过一次的人,因而十分理解魏远仁的感慨。

  看着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清晰感受到各项机能逐渐下降,那种衰老无可逆转的感觉着实令人畏惧。

  看着驼背扶腰、腿麻眼花的魏远仁,想到自己四十岁时因过度劳累而问题百出的身体状况,姚衣同病相怜,叹道:“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枸杞难当岁月催,温茶热酒加当归。不上年纪,总是不懂,从来不重视健康,等到上了年纪才知道珍惜,可惜,悔之晚矣。”

  “是啊,都是这样,你这打油诗编的蛮有意思。”魏远仁啧啧称奇,“小姚,要是光听你说话,真以为你跟我同辈,怎么想都想不到你才二十岁。”

  姚衣含笑不语,老魏会有这种错觉并不奇怪,严格来说这都不算错觉,因为他的心理年纪的确与老魏相仿,只是成熟稳重的灵魂装在精力充沛躁动难抑的身体里,逐渐变得跳脱欢乐,变得青春活跃。

  魏远仁不无艳羡地看了姚衣一眼,收拾好桌上的纸笔书本,问道:“我晚上没课,差不多回家喽,小姚,你呢?”

  “签合同之前,我是于老师的助教,晚上有她的课,我得旁听。而且,听课的时候观察学生反应,能让我加深对他们的了解。”

  姚衣一边说着,一边按照后缀归类写有单词的A4纸,忙活了一下午,再去看看课堂里那些小家伙们的愁眉苦脸,也不失为一种另类的放松。

  “这倒是,咦,今天关长军连轴转,一天上了四堂课,怎么没去听?哦,是因为那个小崔吧。”魏远仁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通,见姚衣没什么反应,干脆换了话题,“那,要不要一起吃个晚饭?我请客,就当我赔个礼,早上那事儿,嘿嘿,别往心里去。”

  这老魏人是蔫坏,但眼力劲不差,整个下午陪着姚衣整理单词,没有半句废话,冲这一点姚衣也不会记他的仇。

  心胸狭隘之人,格局大不到哪里去,反之也是同样。姚衣没有迟疑,当即答应,把单词资料装进帆布包后,背着包出了门。

  走到楼道时,正巧碰见满面倦容的关长军和崔利明,互相点头致意后,姚衣跟魏远仁有说有笑地走下楼去,而崔利明则站在楼梯口,神色复杂地盯着两人的背影,等到关长军喊了一声,才提着复读机匆忙赶回办公室。

  同样是刚入职的新助教,同样是老资历的正式讲师,凭什么自己给人鞍前马后,而姚衣却能跟人谈笑风生?

  崔利明越想越不是滋味,再加上今天跟着关老师连轴转上了一天课,真是垂头丧气瘪肚子,糟糕透顶!

  强打精神完成关老师交代的任务后,崔利明拽着公文包,拖动灌了铅一般的双腿慢慢走下楼。

  刚走到教学楼门口,崔利明恰巧听见门外有人在说“姚老师”,原本耷拉着的眉毛耳朵顿时竖起。

  谈论“姚老师”的看起来是一家三口,两位家长约摸三十出头,学生则是个小姑娘,长得挺水灵,就是发型比较别致,像半块西瓜盖在头上。

  小姑娘看起来是个倔脾气,正昂着小脑袋冲她妈妈喊:“我就要听姚老师讲课!昨天姚老师教我背的单词我全都记下来了!”

  听课?

  崔利明记得课表上没有姓姚的正式讲师,所以小姑娘口中的姚老师应该就是姚衣,可他跟自己一样是助教,怎么能讲课?

  “老宋,你看看囡囡给你宠的,都不讲道理!那个姚老师是助教,他讲课也没经过于老师允许,我又听不懂他给宋词讲了什么喽,万一是些走捷径的歪门邪道,囡囡学了没打好基础怎么办?以后高中还要学三年呢!”

  穿着朴素的女人满脸担忧,语气里充满对姚衣的不信任,见丈夫没有反应,又补充道:“再说,我们交的钱是每礼拜补两节课,今天于老师要讲的跟昨天讲的内容一样,宋词非要再听一遍,怎么跟人家于老师说?”

  男性家长看起来是个好脾气,他耐心等妻子说完,才开口道:“老婆,你也说了,你听不懂,我们没文化,都听不懂,所以我们应该相信宋词的判断啊,她学了这么久英语,老师教的东西有没有用,她最清楚啊。如果你担心,我们可以让宋词去问问于老师嘛,至于多上两节课,这个不影响,只要能让宋词把英语学好,我可以多付一份补习费。”

  “交两份钱?”女人仍未消气,“哪来的钱?”

  男人挠头憨笑:“不是刚换了份工作吗?很快收入就会提上来,放心吧。”

  “放不了心!老宋,你就是心肠软,怕给人添麻烦。”女人瞪了丈夫一眼,叹道,“行,我不去为难那个姚老师,囡囡,你带我去找于老师,我先问问她,这总行吧?”

  西瓜头小姑娘飞快摇头:“妈妈,于老师都是快上课了才来学校的,我跟你们一起在这等,不然,她来了你们也说不清楚姚老师教我的方法呀。”

  站在一旁的崔利明听得眉飞色舞,要是于老师知道姚衣未经允许擅自讲课,肯定会对他不爽!

  而且,一会儿就有于老师的课,姚衣还得回来,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到时候家长多半要跟他纠缠,说不定会让他出个丑?

  想到这些,崔利明一下子精神抖擞,对肚子里咕咕叫声置若罔闻,打定主意要守在这儿看出好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