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法不轻传

  姚衣虽没有从教的经验,但他也曾是学生,论年级,二十岁刚进大学校门的姚衣,只比台下这些学生高了一两届,他很清楚,刺头吸引学生注意的能力比老师强得多。

  众所周知,讲相声多是一捧一逗,讲课也是一样,如果有个刺头能配合老师授课,不仅能调动氛围,还能牢牢抓住其他学生的注意力。

  至于怎么让刺头配合自己?那就得靠语言的艺术了。

  “毕竟是第一次站上讲台,我需要认真思考一番才敢开口,嗯,我看大家都准备好了,我也思考得差不多了,那么,我们开始吧。”

  姚衣微微一笑,伸手指向疑似多动症患者的刺头。

  “这位同学,请你回答我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魏老师刚才讲的这道改错题,你答对了吗?”

  刺头大多是不害臊的,这位也不例外,大喇喇地站起身,笑嘻嘻地说道:“没,做错了。”

  错了还笑得这么欢,果然是块当教学搭档的好材料。

  “不用站起来,请坐。”姚衣做了个手势,“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你没有答对呢?是因为不知道activate的名词形式吗?”

  “对噻,你看我卷子上填的就是‘activate的名词形式’嘛,哎呦,非得填‘activation’才能得分,我也莫得办法噻。”刺头学生故意用上滑稽的腔调,惹得满堂哄笑。

  “嗯,还有没有其他人是因为不知道activate的名词形式而丢分呢?来,举手看看。”

  话音刚落,或长或短的手臂在教室里立起一片密林,仔细看去,只有三个学生没有举手,看他们隐含优越的表情,估计是答对了这道题的极少数。

  姚衣先是伸出食指虚点几下,假装计数,然后叹道:“看来大家都知道这道题是要改动词为名词,只是不知道activation的名词形式如何拼写,这样丢分,太可惜了,你们要知道,当初我高考的时候,只差一分……”

  “噢,对,忘了做自我介绍。”姚衣抬手拍了下额头,开始飙戏,“大家好,我是新来的助教,我姓姚。你们应该看得出来,我不比你们大多少,哎,你们知道吗,当初我参加高考,只差一分就能考上心仪的大学,只差一分啊!”

  “六年苦读,只差这一分,就跟梦想失之交臂,太可惜了,但是没办法,就像老师们常说的那样,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嘛,少一分,名次可能下降几千名。所以,不要小看这一分!”

  姚衣说着,指尖指向试卷。

  短文改错,不多不少,正好一空一分。

  姚衣讲的也是那些老师们挂在嘴边的老话,但偏偏能带动学生们的情绪,因为他编了一个能让学生有代入感的故事。

  只因漏背了一个单词,丢了这一分,六年寒窗付之东流,想到这样的事情很有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在座学生不可能再以无所谓的心态看待这道题。

  只要他们联想到自己,就不可能不担忧,只要他们感到担忧,就不可能不在乎。

  多年以后,那些捏造内容、收读者智商税的无良自媒体为什么能大行其道?就是因为他们抓住了营造代入感和贩卖焦虑的诀窍!

  捕捉到学生们眉眼间的忧虑后,姚衣趁热打铁,继续说道:“更可惜的是,你们居然都不知道,就算你没有背过activate的名词形式,甚至是连activate这个单词都没见过,也能答对这道题。”

  此话一出,包括魏老师在内,教室里所有人都露出惊愕神情,唯独先前坐在姚衣身旁的那个男生激动不已,取出纸币准备做笔记。

  可话说了半截,姚衣故意偏转方向,感慨道:“还好,还好这不是高考啊,不然,悔得拿头锤墙。”

  吊人胃口,不是恶趣味,而是销售技巧。

  人性是共通的,某种意义上,教学生和销售产品、追求异性一样,想让学生珍惜知识,认真对待知识,就不能送瘟神似的把知识往学生脸上糊,必须勾起学生的求知欲,让他们主动来问才行,所以古人才有“法不轻传”的说法。

  “真的假的,不知道activate都能蒙对答案?怎么蒙啊?”刺头已完全进入节奏,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正在配合姚衣的教学。

  见火候差不多了,姚衣拿起粉笔,一边写一边说:“不是蒙,而是造词,当然,不是胡编乱造,而是按照正确的规则规律去创造,听起来不可思议?可你们要想一件事,我们今天所学的英语单词,都是由以前的英语使用者按照某种规律创造的,只要掌握他们创造单词的规律,我们也可以创造单词。来,看黑板!”

  姚衣潇洒转身,粉笔掷入盒中,黑板上留下几行单词:

  Create->Creation

  Educate->Education

  Donate->Donation

  Dominate->Domination

  Congratulate->Congratulation

  Accumulate->Accumulation

  “怎么样?找到规律了吗?”姚衣环视一圈,点起前排一个举手的女生,“你说。”

  女生不敢起立,低着头用刘海遮住小脸,怯生生地回道:“左边的单词都以ate结尾,把结尾的e改成ion,就变成了右边的,呃,右边的名词。”

  “对,所以同理,activate的名词形式是?”姚衣目光再次转向教学搭档,“你说。”

  “靠,activate,activation,还真是啊?”刺头不再作对,而是兴奋地竖起大拇指,“那以后所有以ate结尾的单词,我都不用背名词形式了噻?”

  “问得好!”姚衣回敬一个大拇指,“我再举两个例子,late,rate。late的意思是已故的,迟到的,之前的,为什么去e改ion却变成生僻词lation,‘副调制’?rate的意思是比率,等级,为什么去e改ion变成了‘ration’,定量,配给量,限量供应?”

  见学生们开始认真思考,半天没出声的老魏沉下脸色,他没料到姚衣不是插班生而是助教,更没想到姚衣上台后竟能讲得这么好,居然能让这帮学生认真听讲。

  更糟糕的是,姚衣居然说出一种他没有教过的答题技巧,这岂不是说自己存在过错?老魏不能接受这个结果,自己教了十多年,从没有人说过他教错了。

  怎么可能是他错了呢?不可能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