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要不你上来讲

  翌日,姚衣一早出门,走到群英街时大约八点,可街道两侧已能看见高矮不一服装各异的学生们陆续走进尚洋英语的教学楼,其中大部分学生都是满面困意。

  想想也真是可怜,这些孩子每周只有周末不用赶去学校参加早读,却还要大清早爬出温暖被窝,在各科补习班里连轴转。

  其实家长未必不懂过犹不及的道理,但谁也不敢在别人家孩子全都参加补习时,让自家孩子留在家里休息。

  至于孩子是否能承受?

  别人都受得了,为什么就你受不了?现在吃不了苦,长大了能有什么出息?

  “哎!”姚衣轻轻摇晃脑袋,把扰人的想法和睡意统统甩出脑袋,更加坚定了为这些孩子做点事情的决心。

  以一己之力,改变不了社会风气,也改变不了家长们的想法,但说不定能够改变培训机构的教学方式,让那些不擅长死记硬背的学生能够轻松学好英语。

  早起是个好习惯,前提是要早睡,让学生们早点背完单词,他们不就能早点睡觉了么?

  抱着这个想法,姚衣按照课表找到今天第一堂课的教室,坐到教室最后一排等着旁听。

  昨天李校长说过,一般来讲,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助教可以旁听其他讲师的课程,学习经验。

  姚衣想用演绎法为基础整理出一份单词教材,必须先了解学生们的整体水平,公立学校的课堂他进不去,只能先从旁听各年级补习课程入手。

  八点半,铃声响起,一位地中海发型男老师准时进入教室,学生们齐齐喊了一声魏老师,但没有起立。

  魏老师站上讲台后目光扫视一圈,最后落在姚衣身上。

  姚衣正要自报身份,却见他指着旁边的学生说道:“今天讲卷子,先跟你旁边新来的共用一下,课间拿卷子给他去隔壁复印店复印。”

  这是把自己当成插班生了?姚衣眨了眨眼,没说话,打算课后再做解释。

  “这话说过很多次了,怕你们不记得,我就再说一遍。明年六月就要高考了,但是你们的英语水平是个什么样,相信你们自己心里有数。时间这么紧张,从头给你们讲知识点根本讲不完,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背试卷,所以说,不想高考落榜,就不要抱怨学英语有多苦有多难。”魏老师慢条斯理地说完,取出一张标注了标准答案的模拟卷,“来,从单选开始。Can I speak to,背!”

  一声令下,学生们纷纷开口,像背诵古诗一样,把题目加入正确答案后组成的原句背出来,惊得姚衣舌桥不下。

  背试卷?

  这是什么高端操作?

  是应试教育的奇葩产物,还是别有深意的提分诀窍?

  趁着背诵生遮掩,姚衣小声问身旁的学生:“平常都背试卷?”

  “对,每个礼拜背两张。”男生一脸无奈,手中水笔如风车般旋转不停。

  “整张卷子都背?”

  “单选完形全背,阅读理解选背,改错作文默写,抽查不过关就抄卷子。”男生不无同情地看了眼姚衣,苦笑道,“我要是你,赶紧转班,等你爸妈被魏秃子洗了脑,想跑都跑不掉。”

  学了这么多年英语,头一回听说背卷子抄卷子的学法,姚衣忍不住追问:“为什么要背卷子?魏老师说过吗?”

  “培养语感吧,他说讲知识点我们也学不会,不如背真题和模拟卷,反正年年出题都是考那些知识点,背久了,跟着感觉选也能选对。靠,要我说,有背卷子的时间,拿来讲知识点不是更好?”

  说到这,男生忽然叹了口气,摇头推翻自己的说法:“不过魏秃子说的也对,我们这些人平时都不怎么用心学,真像学校里的老师一样给我们讲知识点,我们也学不会,还是背试卷来的干脆。”

  “背试卷……有用?”姚衣感觉自己对英语学习的认知被刷新了。

  “谁知道呢,也许有用吧,我背了三个月,单选和完形得分率提高不少,不过阅读理解还是老样子。”男生说完,抬头看见魏老师正盯着自己,吓得脖子一缩,乖乖背诵完形填空短文。

  听着学生们念经似的背诵课文,枯坐了大半节课毫无收获,姚衣总算在临近下课前有所发现。

  讲到短文改错中某一句动词变名词的改正时,魏老师把手里的卷子往讲台上一拍,训道:“这个动变名,年年改错都要考,送分的题,你们就是做不对,这张卷子考出来,这道题改对的还不到五个,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学的!”

  坐在姚衣旁边的男生也没拿下这道“送分题”,郁闷地嘀咕道:“背了那么多张卷子,谁不知道要动变名,知道有什么用,记不到名词形式能怎么办。”

  姚衣瞄了眼试卷,看见修改的动词是“activate”,不禁讶异道:“这个,需要记?”

  “不记怎么知道它名词形式是什么?”

  男生翻了个白眼,姚衣仿佛在他脸上看到“好感度-1”的字样。

  “你们老师没教过你,凡以ate为动词后缀结尾的动词,去e改ion就是名词形式?”

  “有这说法?”男生愣住了,“真的假的?”

  姚衣反问:“educate的名词是什么?”

  “education。”男生脱口而出。

  “dominate?”

  “domination。”

  “create?”

  “creation。”

  “donate?”

  “donation,我靠?”男生瞠目结舌,指间旋转的水笔飞越三张课桌,落在另一位同学额头。

  “你俩!”魏老师又一次拍桌,“要说话出去说!”

  男生恍若未闻,带着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欣喜冲姚衣问道:“不是,所有ate结尾的单词都这么改?把e换成ion就是名词?你刚才说什么后缀?动词后缀?”

  “说你俩呢!还在说!你讲我讲?要不你们上来讲?”

  可能是感觉身为教师的威严受到挑战,魏老师出离愤怒,质问一通还不解气,甩手扔出一小截粉笔。

  粉笔在半空划了个难看的弧形,好巧不巧落在姚衣身上。

  低头看着胸口处浅浅的粉笔印,本来打算道歉的姚衣改了主意,拍拍衣服,起身离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